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2260章几百年的政治是否还能延续

第2260章几百年的政治是否还能延续

    星斗漫空。

    汉代的夜空是异常绚丽的。

    很多后世的孩子以为星星就是灰白黄光的,大一点,小一点,没啥好看的,但是要知道,那都是污染过后的……

    若是在污染比较少的地方,夜空便是宛如深沉的天鹅绒,各种五彩斑斓大大小小的星星,星河,星云,星带,便是让人生出无限的憧憬,又会觉得自身无限的渺小。

    斐蓁就躺在后院之中,在看着夜空,看着星斗漫天。

    在斐蓁旁边坐着的是黄月英,手中拿了一把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有一些人以为小冰河时期就是冷,单纯的寒冷,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小冰河时期除了冬天冷和长之外,气候也会紊乱,热的更热,冷的更冷,大旱与大涝相继出现……

    今年夏天就很热。初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仲夏的味道,幸好在阴山之处,中午虽然热,早晚还是比较凉快的。

    『母亲大人……』斐蓁忽然轻轻叫了一声。

    黄月英有些倦了,听是有听到,只不过懒得应,便是嗯了一声。

    『母亲大人?』斐蓁以为黄月英没听到,便是又叫了一声,声音还比之前更大了一些,『母亲大人!』

    『啊呀!你这个毛孩子!』黄月英一个蒲扇打了过去,『有事就说!』

    斐蓁一咕噜翻身坐起,正好也闪过了黄月英扇子的攻击范围,然后又重新凑了过来,到了黄月英的身边,仰着头,『母亲大人……那个,嗯,父亲大人吓唬我了……』

    『哦?』黄月英瞄了一眼,『吓唬你什么?』

    『嗯……父亲大人说要杀我……』斐蓁嘀咕着。

    『嗯,啊?』黄月英一愣,蒲扇都掉了下来,『你说什么?你父亲?杀你?他敢?!』

    『不是不是!不是父亲大人要杀我……』斐蓁摆着手,『父亲大人没明说,但他的意思应该是有人会杀我……或是害我……』

    『谁?!』黄月英眉毛都几乎要立起来,『那个人敢动我儿?!』

    『不是谁……』斐蓁说道,『不是特别的谁,但是谁也可能是那个谁……』

    『……』黄月英沉默了片刻,然后重新抓起了蒲扇,给自己扇了两下,『你个毛孩子!从头讲!』

    『哦……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不是南匈奴要来么,然后父亲大人说让我想一想要和南匈奴的大王子怎么说……』斐蓁慢慢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大体上叙述了一下,然后说道,『后来南匈奴的人走了……父亲大人说了一些话,意思么,应该就是……就像是我计算南匈奴的大王子和三王子一样,也会有很多的人会来计算我……甚至是……想要杀死我……』

    黄月英摇着蒲扇的手停了下来,沉默着。

    斐蓁看着黄月英,希望从黄月英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黄月英伸出手,摸了摸斐蓁的脑袋,『你觉得呢?你觉得……你父亲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希望是假的……』斐蓁叹了口气,表情很是忧伤,『但是我都在计算南匈奴的大王子和三王子了,那么又怎么可能没有人来计算我呢?』

    黄月英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摇了摇蒲扇,『至少你父亲母亲是不会伤害你的……』

    斐蓁点了点头,『只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的权势,所以必然是会遭人计算?那么是不是没有权势了,就不会被计算?』

    『嗯……这个问题……』黄月英仰着头,看着夜空,『问得挺好。』

    斐蓁等了半天,结果黄月英都没说话,不由得又开始叫了起来,『母亲大人?啊?母亲大人!』

    『叫什么呢?!你个毛孩子!』黄月英毫不客气的给了斐蓁一个蒲扇,『我是在考虑要不要给你讲……』

    『讲讲呗,讲讲呗……』斐蓁笑嘻嘻的凑过去,靠在黄月英的身上。

    黄月英憋着嘴,然后用手指头比划了一下,『你娘啊,当年长的啊……嗯,嗯,稍微有那么一点的丑……』

    『娘亲不丑!』斐蓁认真的说道,『娘亲很漂亮!』

    黄月英顿时眉开眼笑的搂过斐蓁,叭咂在斐蓁脑门上亲了一下,『还是我儿有眼光!和你爹一个样!』

    娘俩嘻嘻哈哈的又闹了一阵,才重新又打开的话匣子。

    『正常来说,我长的丑,或是不丑,其实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黄月英缓缓的说道,『就像是天有阴晴,时有四季,这个天下既然有长得美的人,当然也就有长得嗯……一般的人……』

    『这都很正常对不对?』黄月英问道。

    斐蓁点点头。

    『可是就是有人觉得这样不行,』黄月英缓缓的说道,『然后这些人会嘲笑,会讥讽,会用各种浅白的,或是引申的话语来贬低我……』

    『当着娘亲的面讲?』斐蓁瞪圆了眼。

    黄月英嗤笑了一声,『她们那有这个胆子,当面自然是什么都不讲的,全部是在背后才说……我跟你学一下哈……』

    黄月英蒲扇遮着半张脸,拿腔拿调的学了起来,『啊呀,我还以为就我一个认为她丑呢,看到大家都这么讲,我也就放心了……』

    『你看她一个女孩家,到处乱跑,连讲话都阴阳怪气的,真是什么家教啊……』

    『丑真的是没办法,天生的,但是又丑又蠢,就是不对了……』

    『嗯,诸如此类的,反正很多……』黄月英将蒲扇放了下来,顺手摇了几下,『反正很多,你能想到的,你想不到的,都有说……』

    斐蓁两个小拳头捏的紧紧的,『辱我娘亲,真是气煞我也!』

    『哎哟,都过去啦……我那个时候还小呢……』黄月英呵呵笑着,轻轻抚摸了一下斐蓁的脑袋,『都是一群年少无知的人,跟她们计较什么?真正可怕的是那种嘴上什么都不说,然后什么都藏在心里的……』

    『比如像是父亲大人……啊……痛!』斐蓁嘴快,秃噜一下,然后就被揍了。

    『所以你明白了么?娘亲当时还是跟你差不多大的年龄,有什么权势?还不是一样被人惦记,时不时就拿出来说?』黄月英说道,『这个跟权势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嗯,当然也有一点关系……但是整体上来说,不管在那边都是有这样的人的,不管是你是不是骠骑之子,不管你究竟有没有钱财,不管你生在何处,这个天下,总是有这样的人……当着面什么都不会说,但是会背后偷偷的讲……』

    『这种事情,是你躲不掉的,只要有人,只要有利益……』黄月英摸着斐蓁的脑袋,『就有这样的人……你明白么?』

    『有一点明白,但也不是很明白……』斐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计算南匈奴的三王子,是因为三王子不服教化……旁人若是计算于我,是因为我是骠骑之子,可是……可是那些人背后算计嘲笑娘亲,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为了开心啊!』黄月英呵呵笑了,『嘲笑讥讽了我,她们就觉得开心了啊!』

    『就只是为了开心?!』斐蓁觉得很不可思议?

    『嗯!要不然呢?』黄月英说道,『当时我还不认识你父亲,我们黄氏在荆襄也不和旁人争夺什么官职,唯一的一点权势便是和庞氏蔡氏有些亲戚关系……仅此而已,再说了,当时我连婚嫁年龄都没到,也不可能和她们去抢什么郎君……你说她们背后算计嘲笑我有什么特别的好处?没有啊,就只有开心……』

    『所以啊,孩子,别想着说没了权势,就没了利益,旁人就不会算计你了……有时候这些人做事说话,就是为了开心……』黄月英很严肃的说道,『而且越是没有权势,这种不知所谓的穷开心的事情便是越多!你看看我现在,那个人胆敢让我知道了在背后说我坏话的?嗯?』

    黄月英不怒而威。

    『明白了……』斐蓁叹了口气,『没有权势,穷开心的事情就多,有了权势,牵扯利益的事情就多,反正都是多,也是躲不掉的……』

    『对了,就是如此!』黄月英点头说道,『大丈夫立于世,岂有遇到问题,就是退缩回避的道理?』

    『嗯!明白了!』斐蓁也是应了一声,然后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膛。

    『再跟你说一个事,』黄月英嘻嘻笑了两声,『你父亲的事……』

    斐蓁立刻就来了兴趣,哦哦的凑了过来。

    『你父亲啊……当年在长安的时候,也遭遇了旁人的刺杀……』黄月英说道,『有一次特别危险,都被射中肩膀了,要是箭矢再准一点……』

    『要是箭矢再准一些,当时就射不中我……』斐潜从回廊那边转悠了出来,『那个时候我正好要下马躲避……嗯,算了,都过去了……怎么突然讲起这个事情来……』

    『见过夫君……』

    『见过父亲大人……』

    黄月英和斐蓁站起来行礼。

    『嗯,天色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都在聊一些什么呢?』斐潜坐了下来,示意二人也坐。

    黄月英就将斐蓁考虑的问题说了一下。

    斐潜不由得看了看斐蓁。

    斐潜有些不好意思,亦或是有些担心的缩了缩脖子。

    『来……』斐潜朝着斐蓁招了招手,『坐这里……』

    斐蓁挪了过来,然后看着斐潜。

    要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建立合理的三观,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对于小孩来说,主要是针对于抽象概念记不住,因为难以有比较明确的实例,所以拔高到三观层面的时候往往难以形成一个比较巩固的印象。而对于成人来说,则是原有的三观相近的,比较容易接受,但是如果和原本理念相驳,那么就难了。

    斐蓁便是如此。

    指望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能过多么了解政治,然后可以像是斐潜一样考虑事项,那跟本不现实。但是又不能说完全不让斐蓁接触这些……

    『刺杀啊……』斐潜笑笑,『这个事情很难避免……总有一些人想要偷懒,觉得只要是将人杀了就可以万事大吉……至于为什么我并不是很害怕呢?这些护卫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更深的是……我能带给这些人希望……』

    『希望……』斐潜摸着斐蓁的小脑袋,『如果没有希望,即便是有再多的护卫,再多的将领,一样没有用,这些没有了希望的人,就会变成了野兽……那么什么是希望呢?』

    『希望……就是将来?』斐蓁说道。

    『嗯,是将来会更好!』斐潜认真的说道,『不是什么过去忍一忍,现在忍一忍,将来再忍一忍,最后才会好的那种,那种是假的,如果大部分人都死在了路上,又有谁会跟着一起走?真的是什么?是现在就变得好一些,将来更好一些,越来越好的那种,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希望……当所有人认识到这种希望来源于你,那么他们就会服从你,保护你,尊敬你……』

    『就像是我在河东,在这里,裴氏,於夫罗,难道内心当中没有想过要杀了我?』斐潜笑了笑,『但是他们不敢,因为一旦我死了,他们就立刻要承受其他人的那些怒火,那种失去了希望的绝望……嗯,当然,你也要确定这些人是比较聪明的人,才能这么做,傻子的思想是绝对不可以去度量的……记住,别跟傻子去玩心眼,傻子没心眼,怎么玩?』

    『那么在河东,我带你看了一个家族领袖,是怎么对待这个希望的……他选择了什么?默许,放纵,装作看不见……』斐潜缓缓的说道,『那是裴巨光选择的方式,对吧?是不是河东就没有其他赚钱的手段?不是的,即便是沿着汾河搭建水力磨坊,都可以赚一些加工费……嗯,赚钱,可是那是辛苦钱,他觉得会累……他觉得累,他的族人就觉得更累……所以他下手对付他兄弟很可怜么?恰恰相反,是他之前的选择害死了他兄弟……』

    『现在在这里,於夫罗则是更大的一个统领,他的部落比裴氏的人要更多对吧?他又是怎么选择对待族人,还有他的孩子的?』斐潜看着斐蓁,『他舍弃不了当下的生活,又不想要失去将来的王位,但是他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改变,所以他娶了很多妻子,生了很多孩子,然后寄希望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或是有几个,能帮他去解决将来的问题……你说他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的孩子能解决么?』

    『一个是什么?是放纵。一个是什么?是推卸。对吧?』斐潜指了指自己,『然后你也看到了,这几天我都在做什么?即便是吃吃喝喝,也是在算计,在衡量,在布置,难道我就不累么?我就不懂得什么是放纵,什么是推卸么?就不想着什么都要舒服,什么都要享受么?』

    斐潜这两天除了南匈奴的事情之外,还需要关注军务上的安排,同时还要查看这几年来关于阴山北面的气候变化情况,对于小冰河的影响进行评估,还要接见一些人询问了解实际的情况是不是和记录的相符,所以基本上从早上起来,就要忙到天黑。

    当然,斐潜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就是玩,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下属,然后天天找一些美女来摸奈子推屁股……

    然后和老曹同学一样,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收!

    养子从子收一大堆,就像是那个什么中山靖王,子嗣按照堆来算,至于继承人么,也就像是养蛊一般,最后吞噬了兄弟姐妹血肉的那个最凶残最强大的来当首领……

    只是这样养蛊养出来的领袖,真的就是最合适的么?

    先不论在继承人之间站队,就会使得多少人死于非命,单说这些在嗣子争斗当中活下来的官吏,难道都是一开始就选择正确,至死不渝的?

    肯定不是。

    越是正直的,便是越先越早的死去了,剩下的自然都是奸诈狡猾,不会轻易表态,查风观色技能都是点满的,甚至有时候还可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

    那么这样的一个养蛊出来的领袖和官场,又会引导整个华夏走向什么方向?

    必然就是越发的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要杀自己人,便是有一百种一千种的手段,但是面对外敌的时候,便是双手捧心,啊,洋大人好帅啊……

    怎么选,都是看自己。

    所得到的后果,自然也是跟随着选择而来。

    『父亲大人……』斐蓁抓着斐潜的衣袖,不知道说什么好,『孩儿……孩儿……』

    『哈哈,我说这些,不是在抱怨,只是告诉你,作为一个统领,这是必须要做出的选择……』斐潜笑着,『而这个选择,越早越好……所以现在,你能回答出我们最开始出发的时候,我问你的那两个问题了么?』

    『我想……应该可以了……』斐蓁仰着头,看着父亲,『是希望……是希望,父亲大人……』

    斐潜微微点了点头,摸了摸斐蓁的头。

    斐蓁靠了过来,将额头顶在斐潜的手上,然后抱住了斐潜。

    黄月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也凑了过来,伸手将斐潜和斐蓁抱在了一处。

    斐潜也伸出了双手,左边抱住了斐蓁,右边抱住了黄月英,三个人就像是夜色大潮之下小小的三块石头,相互支撑在一起,抵御着时间浪潮的冲刷。

    风儿轻轻在房檐上飘过,像是在轻笑,也像是在呜咽,或许也是几百年来那些蛊虫们的长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