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2257章我看的你看的他看的

第2257章我看的你看的他看的

    阴山。

    於夫罗带着满满的收获,离开了阴山城,回到了自己的王庭。

    在於夫罗面前的绣花毡毯之上,摆放的便是满满的这一次从骠骑那边得到的物品。

    『这些东西,』於夫罗缓缓的说着,脸上还带着一些笑意,『都是从骠骑那边得到的……你们,都可以挑选一个,挑一个你自己最喜欢的……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

    『来,老大,你先挑罢!』於夫罗看了一眼刘豹,『随便,喜欢什么就挑选什么。』

    刘豹上前说道:『父王,我是长子,当礼让弟妹,便是让他们先挑罢!』

    於夫罗脸上依旧是带着笑,但是眼里却有了一些凶光,『我说,我让你先挑!』

    刘豹愣了一下,旋即低头,在毡毯之上捡起了一块玉璋,然后拱手说道:『多些父王赏赐……』

    『嗯。退下罢。』於夫罗点了点头。

    然后是长女,排行第二。她倒是干脆,二话不说就上前拿了那个金银镶嵌雕花的漆盒,说道:『我正好缺一个放首饰的,这个就不错!』

    於夫罗哈哈笑笑,摆摆手,『拿走,拿走!』

    长女笑嘻嘻的,便是捧了镶嵌了金银宝石的漆盒走了。

    然后到了三王子。

    三王子走上前说道:『父亲大人,我还没有想好要什么……不如让弟弟妹妹们先选吧?』

    於夫罗目光落了下来,『我让你选!』

    『是,父亲大人,我知道,可是我现在……还没有选好……』三王子低着头说道。

    王帐之内的气氛顿时就有一些压抑起来。

    过了片刻,於夫罗才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挥挥手,『那你就先到旁边待着……老四,来,到你了……』

    后面的孩子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特别事情,一个个的挑选拿走一项事物之后,便是离开了王帐。最后,在王帐的毡毯之上,便是剩下了几块金银锭和一些细麻布。

    『就剩下这些了……』於夫罗盯着自己的三儿,『越是等到后面,便是越没有什么好东西……』

    三王子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知道……』

    『那你还故意这么做?』於夫罗问道,『为什么?』

    『因为……』三王子抬起头,看着他的父亲,『因为我一件都不想要!都不想要!这些都是汉人的东西,都是汉人的!我不想要!』

    於夫罗盯着三王子,片刻之后忽然大笑起来,眉眼皆扬起,显得很开心。可是片刻之后,於夫罗便是收了笑容,然后对着三王子说道:『你这么做,不是在骂为父么?』

    三王子连忙低头说道:『孩儿不敢!只是孩儿真心不想要这些汉人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汉人用来让我们沉迷于器物,最终被汉人驱使的东西……孩儿真心是不想要!』

    於夫罗又是一阵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然后喘着气,用袖子擦了擦。

    『来,给你看个东西……』於夫罗朝着自家三儿招了招手。

    三王子迈步向前,一脚就是踩到了毡毯上的细麻布上,然后留下了一个脚印,但是三王子就像是没发现自己踩到了东西,而在宝座上的於夫罗也似乎是完全没看到。

    『来,看看这个……』於夫罗将一袋种子递给了三王子,『骠骑要我们的人替他种这个……』

    『这是……』三王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东西,自然不认识。

    於夫罗缓缓的说道:『骠骑叫这个东西是……嗯,自然……或是子兰,反正差不多就这个音……放一些在食物里面,很好吃……我吃过,确实很好吃……』

    三王子深深的皱着眉头,『那我们还替他们种这个?』

    於夫罗长长叹了口气,『总比替他们种粮食要好一些……』

    三王子的手一抖,然后沉默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捏着装着种子的口袋,似乎是下一刻就要将这个口袋撕扯而开一样。

    『不用这样,』於夫罗伸手握住了三王子的手,『相反,你应该感觉到高兴才是……』

    『为什么?』三王子问道。

    於夫罗叹了口气说道,『从我认识骠骑将军到现在,他几乎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这一点才是我最害怕的地方……他几乎没有犯任何的错,这很可怕,很可怕……如果说汉人里面多几个像是骠骑这样的人……』

    王帐里面沉寂下来,就连阳光似乎都在躲在外面,不愿意进来。

    良久之后,於夫罗才打破了沉默,重新开口说道:『幸好,这么长时间,我只看到了骠骑一个人……而且……』

    於夫罗拍了拍握在三王子手中装了种子的口袋,『这似乎是一个好现象……你知道在汉人之前,很早很早之前,有一个王,叫做夫差……』

    三王子显然也知道这个故事,便是说道:『是了,骠骑现在就是夫差,而我们就是勾践!十年苦忍,就是为了……』

    『嘘……』於夫罗拍了拍三王子的手,『有些话不用说……这个玩意,吃是好吃,但是它又不是粮食,又可以卖高价,所以……你说我们种,还是不种?』

    ……╭(′▽`)╭(′▽`)╯……

    阴山城。

    斐潜也在问着斐蓁同样的问题,『来来,你说说,这南匈奴,是会种,还是不会种?』

    『会……会吧……』斐蓁下意识的就说道。

    『嗯?』斐潜微微眯了眯眼。

    『等等!』斐蓁举起手,『给我点时间,让我想一想!』

    『你这个毛病要自己改啊……』斐潜点了点斐蓁,『别让我帮你改……你自己想罢,想好了叫我……』

    到了阴山,怎么能不吃羊肉?

    羊和羊是有区别的,尤其是草原上的羊,从小就是为了将自己腌制成为一个充满了青草和沙葱香味的高级羊而不懈的努力奋斗,和后世那种喂养饲料,而且还不知道饲料里面添加了什么的羊,怎么可能是一样的?

    先上来的是烤羊肉串。

    羊肉串用的是羊后腿肉,肉中带筋,筋肉相连,最适合用来腌制烧烤。这羊后腿肉啊,肉质细嫩,高蛋白,低脂肪,经过一段时间的烤制后,原本不多的脂肪都化在了肉中,再撒上孜然等香料,喷香扑鼻,不腻不膻,外酥里嫩,鲜香无比。

    配着喝的,自然就是羊肉汤。

    烹煮羊肉汤自然也算是一门技术活,当然其中食材也是非常的关键,在没有重口味调料的汉代,如果食材本身素质不成,即便是庖丁的技术再高超,也煮不出一锅鲜美的羊肉汤来,只能算是一锅羊膻汤。

    虽然说羊肉这玩意,膻有膻的吃法,不膻有不膻的吃法。有的人对羊膻味深恶痛绝,有的人觉得不膻就不是好羊,但是如果是太膻了,那怎么都不算好吃。

    羊汤发白,醇厚的宛如羊奶一般,丝滑柔顺,喝上一口,便是从喉咙一直暖到了肚子里,十分的舒服。

    斐蓁在一旁吞着口水,然后尽可能的抱着脑袋,不去看烤羊肉串和羊肉汤,竭尽全力的去想方才的问题……

    一股奇特的香味飘了进来,顿时搅乱了斐蓁的思维,使得他不由得伸着脖子,大力的吸了两下,感慨出声,『好香啊……』

    『嗯,当然香。』斐潜缓缓的说道,『先将上等的羊排腌制好,然后用果木慢慢烤,在烤制的时候要将蜂蜜水一层层的刷上去……这些蜂蜜水会跟着羊排的油脂,跟着香料一点点的渗入到羊肉之中去,由外而内,由生变熟……』

    『咕噜……』斐蓁伸长了脖子,吞咽着口水。

    『当然,你没想出来之前,是不能吃的……』斐潜慢悠悠的又拿起了一串烤羊肉串,『香啊……』

    『等等!』斐蓁忍不住了,跳将起来,『我在想,父亲大人你也想好么了?』

    『当然!』斐潜呵呵笑笑,『要不我先将答案写下来,然后等你想好了一起核对一下?』

    『呃……也好……』斐蓁见难不倒斐潜,便是放弃了纠缠,为了更好的避开干扰,甚至转过身去,然后低着头抱着脑袋,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喃喃自语起来。

    斐潜看着斐蓁,微微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羊肉串。

    成大事的,自然要擅长抵御各种诱惑,要排除欲望的干扰,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会有各种欲望的勾引,食欲,色欲,贪欲等等,还会有一些人装作好心的说什么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啊,不需要强求啊……

    如果一辈子做一个普通人,自然可以顺从所谓的每个人的『追求』,不需要『强求』什么,但是像斐蓁这样,注定了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甚至可能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存亡问题的人,又怎么可能放纵其『追求』,不行『强求』?

    如果在后世,像是斐蓁这样的年龄,基本上来说是不会接触到这些东西的,也不会被斐潜逼迫着要去考虑各种各样的问题,然后可以看着各种卡通书,看着电视,看着手机,然后活在一个他自己构建起来的多彩且绚丽,富足且安逸的世界当中,根本不需要看,也不着急去体会到当下斐潜给他揭露出来的现实……

    幸好的是,斐蓁他并没有像是后世的一些孩子一样,拒绝面对现实,只想着放纵自己的欲望,在虚幻当中寻找满足感。这一点让斐潜欣慰,但是也更无奈。孩子,你觉得『身为汉人,便当于至闇之中,尤求光明』,仅仅是我在口头上随便说一说的么?这个世界的黑暗,是超出了你的想象,而现在,你就要开始习惯这些黑暗,同时还要去寻找光明……

    『啊啊哈哈!』斐蓁跳了起来,『我想出来了!会种,肯定会种!』

    斐潜点头说道:『为什么?』

    『不不,』斐蓁凑上前来,『我要先看看父亲大人的答案!』

    斐潜哈哈一笑,然后指了指在桌案上写着的字。

    『太好了!』斐蓁鼓掌大笑,『父亲和我想的一样!』

    『但是字一样,想法可能不一样……』斐潜慢悠悠的说道,『好了,你先说为什么,然后我再来说我的……』

    『是,父亲大人……』斐蓁向斐潜拱手行礼,然后仰着小脑袋,在厅中转悠起来,『南匈奴的普通人很穷,穿的,吃的,都很差,但是南匈奴的单于王帐很漂亮,也很大,穿的吃的都很好……这说明南匈奴的单于很贪婪,所以他一定会愿意种这个价格更高的孜然……』

    斐蓁转了过来,然后盯着斐潜,似乎希望从斐潜的脸上表情当中看出一点什么来,但是他很快的失望了。

    『嗨!』斐蓁叹了口气,『很明显,这是表面上的……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也是南匈奴於夫罗故意摆出来给我们看的……』

    斐潜点了点头,『继续。』

    斐蓁继续说道,『如果说南匈奴在外围的那些人很穷,我是相信的,就像是我们关中也有偏远的村寨,也很穷,这个很正常……但是居住王帐周边,那些也有彩色装饰的帐篷和房子里面,却也是一些穿着破皮袍的人……这就不正常了……就像是在我们长安城周边,然后都是一些普通村寨里面的农夫一样……再加上父亲大人说於夫罗将一个儿子藏了起来……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於夫罗在装穷,他让他的周边的那些手下,在装穷……』斐蓁眉飞色舞的说道,显然是为了识破了於夫罗的计谋而感到高兴,『他在害怕父亲大人知道他的实力,他害怕父亲大人盯上他们的财产,所以装成穷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一定会去种植这个价格更高的孜然去赚钱,否则他们装穷的事情就等于是暴露出来了!』

    『父亲大人,我说得对不对?』斐蓁握着小拳头,紧紧的盯着斐潜。

    斐潜笑眯眯的,『对,但是依旧只有一半……』

    『啊?!』斐蓁跳将起来,『怎么可能只有一半?!』

    『嗯……我问你……』斐潜笑着说道,『既然你都能看出来的事情,那么於夫罗会觉得我看不出来?』

    『Σ(?д?lll)』斐蓁愣住了,片刻之后抱着脑袋,『等等,有点乱,我要理一下……这么说来,於夫罗是故意要这么做的,为得也是让父亲大人察觉到这一点?莫非是……』

    斐潜点头说道,『没错。於夫罗故意这么做的,就是为了带偏我们……其实钱财不钱财的,亦或是穷或是不穷,都不是重点,而是人……我们教化胡人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也是为了人……』

    斐蓁缓缓的点了点头,『我好像是有一点明白了……』

    『没有明白的可以慢慢想……』斐潜笑着说道,『不过绝对不能一点都不明白……因此我的这个「会」和你的「会」,是不是有些区别?』

    斐蓁叹了口气,『是有些区别。』

    『所以啊,南匈奴让你看的,是他让你看的,同样的,我让他看的,也是我让他看的……』斐潜像是说着绕口令一般,『这样你明白了?』

    『嗯……比之前好像多了这么一点明白了……』斐蓁用手比划着,然后说道,『但是还有一点不明白……』

    『这样……』斐潜解释说道,『农桑之事,要是一般人说起来,就会说不就是种田么?对吧,春天将种子种到土里,然后秋天收获,就这么简单,对不对?我是说一般的人……』

    斐蓁点了点头。

    『但是实际上简单么?』斐潜问道。

    斐蓁回答道:『不简单。』

    『为什么不简单?』斐潜又问道。

    『因为春要耕,夏要肥,秋要收,冬要藏……每一项都不简单……』斐蓁认真的说道,『说简单的大部分都是没有亲自去做的,亲自去做过的,就知道不简单了……』

    斐潜点头说道:『没错。并且耕田需要工具,灌溉需要水利,施肥需要方法,仓廪需要建筑……所以看着表面上简单的种田而已,但是实际上涉及的东西方方面面,什么都有,只要其中一个问题处理不好,那么有可能就会影响到全部的事项……』

    『所以南匈奴只要种了这些,就必须要跟着我们走……於夫罗以为简单,但是实际上不简单……』斐蓁问道,『那么他会不会看破这些,然后选择不种呢?』

    斐潜笑着说道,『他选择种,还有可能多坚持一段时间,如果不种,那么他就完了……他也知道这个,所以他肯定是会种……就像是这羊,肥了,当然是要杀来吃的……』

    『如果还能做种,那么就留一阵子……』斐蓁说道,『明白了……』

    斐潜看着斐蓁,『所以你真的是明白了?』

    斐蓁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怔了片刻,然后吞了一口唾沫,『父亲大人……』

    『看来你是真明白了一些……有时候我也会担心,会不会太过于心急了一些,但是这个世道啊……一步慢,便是步步都慢……所以要努力啊……』斐潜点头说道,『努力的活着,就要努力的吃饭……吃肉还是吃草,便是看怎么选……看,蜜烤羊排,刚巧做好了……』

    烤成了金黄色的小羊排端了上来,香味顿时弥漫整个的厅堂。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斐蓁忽然觉得这羊排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