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720章再难猖狂

第720章再难猖狂

    “大哥,再打下去要出人命啊。”

    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人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挥挥手道:

    “算了算了,看这老头的样子也不会说,咱干脆还是再找找吧,真弄出人命可就不是抢劫罪这么简单了。”

    暴徒为爷爷松了绑,但爷爷已经没有移动能力,立刻瘫倒在地,连疼都叫不出了。棺材里的遗嘱是在这时被发现的,但也正是在这时,院子外悄然走进一个不男不女的怪人。

    他的步伐轻如野猫,他的身影恍若鬼魅,直到他走到那群人面前,暴徒们才发现这个人的降临。

    “他要救我爷爷了吗?”

    马德在心里如是想着,不由紧张起来,似乎认为这个梦境可以帮助他改变历史一样。

    但梦终归是梦,梦中的东西可以让人死灰般的心复燃,却并不能让现实中已被焚燃的枯木复生。

    “你是谁!”

    匪首立刻掏出了藏在腰间的利刃,其他暴徒见状也都纷纷掏出利刃防身。

    “你们是谁?”

    那人怕也不怕,只是扯着嘴角,笑眯眯的看着那群人,缓缓挪动步子,一点点向他们靠近,“你们是谁?你们为何来此?”

    暴徒哪儿有耐心和这怪人纠缠?黄金的藏匿地点已经发现,他们现在只需要去把黄金挖出来,然后乘夜带走,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就好。

    他们高声叫喊着扑向怪人,可那怪人却仿佛一道影子,只是微微摇晃身子,便让所有刺来的利刃落了空。

    在堂屋开始搏斗,陷入一片混乱时,又两个鬼祟的身影翻过院墙,溜进了屋子,趁着堂屋的混乱,再次把躺在地上的爷爷拖了起来,绑在椅子上严刑拷问。

    爷爷几度休克,那两个人并未问出任何线索,于是他们就和暴徒一样选择了放弃,试图溜进堂屋搞到线索。

    可在他们刚刚翻出窗户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白面大嘴的家伙正站在堂屋门口,直勾勾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在夜色与月光的衬托下,怪人的样子充满了诡异的色彩。

    “你是谁!”

    “我是谁?”怪人又笑了,“你们又是谁?你们为何来此?”

    “我,我们······”蟊贼不比暴徒,一旦被人发现便会像堕入烈日下的孤魂,脱离水面的小鱼,再难猖狂。

    “大哥,赶快跑吧。”

    老二心虚,两人立刻扭头逃跑,从院墙的低矮处翻越而出,循着来时的路玩命狂奔。

    可惜跑了很久之后,他们却仍未跑出大山,高低错落的荆棘灌木仿佛摇曳叫嚣的小鬼一样将他们包围。

    “大哥,是不是遇见鬼打墙了?”

    老二累的简直要断气,大哥还未回答,便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怎么走的这么快?你们还没回答我呢。”

    那怪人从山阴处缓步走出,仿佛能凭借阴影穿梭阴阳与空间的冤魂,脸上挂着的微笑不仅难以令人感觉到温暖,而且就像玄冰一样刺骨彻寒。

    蟊贼惶恐惊逃,但怎么也逃不出这大山,而那怪人却总能出现在他们身边,仿佛孤魂野鬼一样缠着他们。

    蟊贼并不知道,在他们逃命的时候,老宅堂屋的暴徒们也正面临着和他们一样的恐惧。

    怪人同时出现在两处,猫逗老鼠般对这两拨人施以压迫,等到玩累了,便在眨眼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伸手扯出他们的魂魄,一口吞进肚子。

    等到吃了魂魄,那两处的怪人又突然同时消失,随后瞬间出现在老宅西屋,笑眯眯看着被绑在椅子上昏迷不醒的爷爷,缓步朝他走了过去

    幻梦戛然而止,马德眼前又出现了那个怪人的嘴脸。

    “明白了吗,他们死了,只是行尸走肉。”

    “我爷爷呢?是不是也被你吃了!”

    马德气的咬牙切齿,但那怪人依旧是满脸怪笑,缓缓道:

    “如果我说我没有吃你爷爷,你会相信吗?你并不想知道真凶,你只是想要一个借口,想要一个对我报以仇恨的借口罢了。”

    “我跟你拼了!”年幼的马德朝怪人扑了上去,但同暴徒的刀一样压根碰不到那怪人的身体。

    “你碰不到我,因为我不是人。”怪人笑着道。

    “你是畜牲!你是畜牲!我爷爷本来没有死,一定是你害了他!!”

    马德几乎要气的发疯,年幼的他认定了这怪人就是害死爷爷的凶手。

    “不,我也不是畜牲,”那怪人似乎没有情感一般,“我不在六道轮回之中,又怎能是畜牲呢?”

    脱离六道的人物不多,除了佛、魔、圣等这些极为强大的存在以外,还有大多数人所熟知的“混世四猴”,即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

    除此之外,再能跳轮回的人物便很难稽考了······

    因为他们大都是得到了特殊的机遇,这种机遇不在天道安排之内,所以也就无从统计。

    若是一个熟悉法术的人听到“不在六道轮回中”这几个字,一定会大感惊叹,毕竟“脱离轮回”这四个字是很多修道者的终极目标,他们一定对此分外敏感。

    但马德那时候还是个普通的孩子,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那怪人说的这句话,只是一心想杀了他为爷爷报仇。

    “你走吧,走吧,等你有了高深的道行,我们自会相遇,到时候能不能杀了我,就要看你自己了……”

    马德不知道怪人是何时消失的,而且就连那些行尸都一并没了踪影。

    马德在山里跑了整整一天,但都没能找到那个怪人。

    等他再从山里出来时,便像换了一个人一般,思维上疯疯癫癫,而且四处寻找高人求法。

    山膏对我说过,马德的个性与丁亥珍很像,鬼点子数不清,只是本领上略欠了些火候。

    我猜测他的马德之杖之所以能够如此百变的原因,也是因为受到了马德个性的影响吧。

    马德与那个我看不见的怪人隔空对峙,我注意到马德身上的气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不是体现在强度的提升,而是不同在气息复杂程度的变化。

    非阴非阳,非正非邪,却又有阴有阳,有正有邪。

    怨气,杀气,蛊气,阴气,阳气,戾气,这是我能察觉到的几种气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复杂的气息,但我只能感觉到一团混沌,却无法清晰辨别梳理其中的成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