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20章酒店里的干尸

第20章酒店里的干尸

    “你就知道找年轻的货,嫌弃我人老珠黄,哼……”

    狐妖脸上假装嗔怒,攥起拳头轻轻的朝那男人的胸前捶了一下,那一副撒娇的样子,看得我嘴里直泛酸,胸口里有一股暖流一个劲儿的涌动,若不是我使劲的忍着,恐怕一张嘴就会吐出来。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往后走了几步,坐在我休息的卧室里,透过一扇不大不小的窗子,悄悄的朝外面张望。

    “看你说的,看你说的,怎么会嫌弃你呢?要论喜欢,我最喜欢的还是你,那些年轻的哪有你这股劲儿?嘿嘿嘿……”

    说着他一把把狐妖揽在了怀中。

    狐妖仍旧撅着嘴巴,假装不搭理他。

    “别生气,别生气,回头去阜新市,给你买俩大金戒指。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前阵子有个大仙儿给我看了,说我有血光之灾,必须得找三七二十一不同的年轻女子,陪着我睡了,采集她们的阴气,才能躲过这场灾祸……我这也不是为了保这条命不是?只有保住了这条命,才有功夫稀罕你呀,嘿嘿嘿……”

    我坐在屋子里,听着他们俩打情骂俏,心中暗暗的笑道,没想到这个胖子竟能编出这样的借口,怎样的血光之灾还要靠什么年轻女子保命?分明是唬人的借口。

    没想到这个狐妖,自己施展妖媚之术勾引男人,还顺便的做了一把老鸨子。按理说她也是修行多年的得道之身,怎么想不通为何要好这一口。

    “什么大仙不大仙的,我看他就是个神棍骗子,你不就是连着做几天噩梦吗,还怎么扯上血光之灾了?我看他就是个骗你钱的……”

    狐妖故意的放大了声音,听到了噩梦两个字,我不禁打起了精神,难道她这番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再次扭过头,隔着窗子向外面张望,果然,那狐妖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飘向了我的方向。

    突然觉得看不清眼前这个家伙了,如果说她是好意,可为何要勾搭祸害李铁成,还差点儿迷惑了他的心智,让他撞死了结发的妻子。

    可如果说她是恶意,可很显然,她是故意把这人领到我这来的,这人有噩梦缠身,正是我要找的。

    于是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眼镜。

    “可不能乱说,那个大仙儿准的很,他在大坝沟这一带可有名了,人家有的是钱,何必要骗我这仨瓜俩枣?听人说,那个白大师,祖上是做典当生意的阴阳两界钱币通兑生意的……”

    那胖子一脸的严肃,看样子他对那个白大师十分的信服。

    “我呀,倒是认识一个人,他是专门帮人破解噩梦的,我看你不如找他来给你破解一下……”

    狐妖说这番话的功夫,又朝后面瞟了我一眼。很显然她说的就是我。

    “还有这等高人?他在哪儿叫什么,赶紧介绍给我认识,咱不怕花钱……”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这家饭馆的小老板……”

    她果然是故意的,看来我没有必要再躲下去了,索性站起身,从后面走了出来。

    那胖子对狐妖的话,果然信服的很,他上下打量我两眼,伸出手来跟我握了一下。

    “没看出来呀,你还是个阴阳先生?”

    其实我并不愿意搭理他,不过只是对她的噩梦颇感兴趣。

    于是并没有跟他废话,转身给他倒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说:

    “我不是阴阳先生,但却能看穿你的梦,喝了这杯酒,躺下睡一觉,让我到你的梦里看看……”

    那胖子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接过了那杯酒。仰头干了:

    “就这一杯酒?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大的酒量?喝了这杯,我怎么会说睡就睡…”

    他的话刚说了一半,眼神立刻变得迷离了起来,身子一歪,向后靠在椅子背上,头垂在后面,嘴巴张大着,竟然打起了呼噜。

    那狐妖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我和他,抿着嘴笑了。

    我懒得搭理她,从怀中摸出了眼镜……

    我看到了一处幽暗的走廊,两旁是紧闭的屋门,看样子像是一家酒店。

    胖子左右的张望着,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来到一间房子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咚咚……”

    敲门的声音不大,但在这寂静的走廊之中,却显得尤为突兀,

    他又敲了几下,屋子里并没有人应答,他用手推了推门把手,吱呀的一声,门竟然开了。

    他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一闪身走了进去。我也跟在身后,进了那些屋子,

    屋子里并没有点,一片的昏暗。提着鼻子闻了闻,一股明显的恶臭的味道充斥进我的鼻孔,仿佛是什么东西腐烂了。

    可这个胖子好像并没有闻到,双手胡乱的在墙壁上摸着,嘴里叨叨咕咕:

    “小宝贝,咋不点灯呢,是要跟我玩捉迷藏吗,嘿嘿嘿,我喜欢……”

    很明显,他就是来跟人幽会的。果然是个好色的家伙,连做梦里都是这种事情。

    “啪……”

    他按到了墙上的开关,屋顶的灯亮了。

    灯光昏黄,但屋里的一切已尽收眼底。

    这的确是一家酒店,所以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只在中间的位置摆了一张床。

    可床上,却躺着一具干尸。

    尸体已经彻底的干瘪,皮肤紧紧的裹着骨头,从身上的衣着可以看得出,这应该是个女人。

    回想刚才那阵阵恶臭的味道,应该就是这具尸体传出来的。

    可眼前那个胖子,仿佛并没有看穿这是一具尸体,他麻利的甩掉了外衣,竟然一下子扑了过去。搂着这句尸体又亲又啃,看着我一个劲的恶心。

    就在这个时候,那具干尸竟然缓缓地抬起了手,关节处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抱住了这个胖子。

    胖子上下其手,撕扯干尸身上的衣服。尸体干瘪了之后,衣服自然变得松散,轻易的就被他拽掉。

    那胖子坐起了身,打算脱掉自己的衣裤,可当他再次回头,看到床上那具干尸的时候,竟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