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8章梦入地狱

第18章梦入地狱

    这是我收集的第2个噩梦,但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注意,他是否写在那本书上。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我仰面朝天的躺在床,双手枕在头下,望着天花板胡思乱想。

    看来这狐妖真不是善类,他魅惑男人行其苟且之事姑且不提,竟然还怂恿男人杀妻,这简直是老天不容的罪行。

    我特别的后悔,昨天听信了她的一念之词,心生怜悯,给她喝了那碗疑魂汤,让她有机会从噩梦中解脱。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只是按照那本书上的指示做事。这世上邪门歪道的东西总有千千万万,我的任务只是收集噩梦,又不是降妖除魔。

    所以这事虽然令我愤慨,但却不足以让我出手。

    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凌晨的时候,才被一个诡异的声音惊醒。

    我连忙爬起去,来到外面的大厅,西南的天边已经露出了淡蓝色的天光,外面的一切更显得朦朦胧胧。

    “咚咚,咚咚……”

    原来是有人敲门,我放轻了脚步,尽量不发出声音来,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屋门的跟前,透过缝隙往外面张望。

    外面站着两个人,他们的身形高大,一个穿着一袭黑衣,一个穿着白色的袍子。

    穿黑衣的人手里拿着一根粗壮的铁链,乍看上去总有百十来斤,两个人面无表情,就站在离屋门两三步远的地方。

    经历了这两天的一切,我的胆子已经大了很多,所以没什么可怕的。

    于是伸手拉开了门,问他们道:

    “厨房里没有现成的饭菜了,供不了你们吃的,不过进来歇脚倒是可以,还有一暖壶的水,足够给你们泡茶了……”

    两人也不客气,更不搭话,迈步就进了屋子。

    他们前脚刚进来,后面就刮起了一阵风,两扇门咣当咣当的关上。

    屋子里立刻飘起一股冰冷的气息,冷得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其实我也看出他们来者不善,不过这一点我早已习惯。这朝阳寺饭店是三条交通要道的岔口,所以,来这用餐的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并不想惹麻烦,只希望他们也别给我找麻烦。

    那个白衣的摇摇头,并没有吭声。他身旁的那个黑衣人,缓缓地站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我的鼻子,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开口说道:

    “是你小子装神弄鬼的,打断了我们的好事吗?”

    “啊?我?”

    “既然这样,你就和我们走一趟吧。”

    他的话音刚落,那个穿着一袭黑衣的人,猛地站起了身,手里一抖,那跟粗壮的铁链便准确无误的套在了我的脖子上。

    这一套作简直行云流水,熟练又麻利,我根本没有来得及反抗和躲避。

    那跟铁链瞬间缩紧,紧紧的箍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清楚的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冰冷,仿佛在这转瞬之间,浑身上下的血液都被冻住,根本动弹不得。

    就这样,我仿佛变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傀儡,被他们拖连拖带拽,走出了朝阳市的饭店。

    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眼前的地面冒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我身子一歪,便从那口子里掉了进去。

    我心中暗想,这下子完了,不知道这有多高多深。

    我的身体急速的下坠,坠落了好一阵子,才扑通的一声掉在了一片凹凸不平的地面上。

    这里好似一个山洞,周围生着嶙峋的石头。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四周围的墙壁上,着着腾腾的火苗,虽然乍看上去像是燃烧的火把,可实际上,仔细看去才发现,起火是墙壁上的石头,根本没有什么火把。

    周围站着一些凶神恶煞一般的人,他们长得奇形怪状,不过我还是分辨的出,这正是半夜推李铁军汽车的那些家伙。也是抬着花轿敲锣打鼓的,去将军坟迎娶狐妖的那些人。

    “叶楼,你可知罪?”

    一个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在我的面前传来,我抬头看去,靠近最里面墙壁的下面,坐着一个人,那人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一脸的年轻稚气。

    不过令我感到惊诧的是,坐在对面的人竟然与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于是只好沉默。显然我的沉默把他激怒,他使劲的一拍面前的石头桌子,呼的一下站起身,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了一阵。

    然后一挥手,一群人一会上来,把我高高的举起。朝洞穴的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我才发现,面前不远的地方,架着一堆篝火,上面放了一个大个的铁锅,锅里不知装着什么液体,已经被烧的滚开,冒着阵阵的青烟,发出呲啦啦呲啦的声。

    不用猜就知道,锅里装的应该是热油。

    “把它给我扔进油锅里去,炸了……”

    看来我是猜对了,不过我却没有因此而窃喜,因为我知道,眼看着我就会被扔下油锅。

    其实到了此刻,我已经知道这是我的梦境了。所以只要我醒来,这一切便不复存在。

    于是我使劲的扭动着身子,试图从梦中醒过来,可却发现我的手脚,被这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伙抓住,完全动弹不得。

    此刻的我仿佛是一块木头,根本没有能力挣扎。

    那些人正把我高高的抬起,朝那口翻开的铁锅走去,他们的步履凝重而又认真,仿佛我已经是他们心目中最高级的祭祀品。

    我离着油锅越来越近,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沸腾的油所散发出来的滚烫的热量。

    我有些害怕了,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做的每一场噩梦,其实都是现实的写照,但不管我的梦有多么恐怖,我自己却是绝对不能死在梦中,如果一旦我死在梦里,那么在现实之中便没办法再活过来。

    我使劲的吃奶的劲儿,用力的扭动着身子,可却仍旧无济于事。

    那些人终于一松手,把我抛向了油锅。

    在身体下落的短暂的过程中,我惊恐的抬起双手,捂住了眼睛。

    噗通,…

    ……

    我一下子猛醒,赶紧坐起来来四处张望,原来我还在朝阳寺饭店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