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7章杀妻的噩梦

第17章杀妻的噩梦

    不知何时,更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朵乌云,遮住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原本暗淡的夜色变更显得黑暗了。

    紧接着,云彩的缝隙之间,闪出了紫色的电光,发出轰隆隆的声。

    闪电一声接着一声,把眼前的一切一下又一下的照亮,在这忽明忽暗之间,我看到了那群推车的人那狰狞的样子。

    这群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穿着破烂的衣服,身上满是泥土和油渍。有的脸上还残留着斑斑的血迹,不过那血迹已经干涸,变成了暗黑的颜色。

    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这些人都残缺不全,有的少了胳膊,有的断了腿。有的甚至少了半个脑袋,眼球裸露出来,*耷拉下来,露出了煞白的骨头。

    这些人咬牙切齿,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那声音与汽车的轰鸣掺杂在一起,混沌不清。

    他们用力的推着车,轮胎并没有转动,与柏油的路面摩擦着,发出吱吱的声响,冒出了一阵阵夹杂着焦糊味道的青烟。

    那声音令我感到浑身发麻,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

    就这样,车子被这些人推着,朝站在马路中间的刘红香疾驰而去。

    刘红香彻底的懵了,就在车子与她的身体碰撞的一刹那,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诧,看到了绝望。

    就这样,她被撞的飞了起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我听到了骨头断裂的脆响,或许那是刘红香心碎的声音。

    可车子却并没有因此停下,而是快速的从刘红香的身体上碾压了过去。她的身体随着车子前进的方向滚动了一段,便彻底的停下来,不动了。

    她的四肢扭曲,明显已经被折断了。殷红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流淌出来,在她身边的地面汪成了暗红色的湖泊。

    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那辆车子终于在刘红香尸体前面30多米的地方停住了,车门打开,李铁军跟头把式的爬了出来,他疯狂的朝着刘红香的尸体奔来,嘴里哇哇的喊叫着。

    那些推车的人早就消失不见了,一袭红衣的狐妖,从车子的副驾驶里缓缓地走了出来,嘴角露出了一片冷笑,他稳稳当当的,扭动着腰肢,迈着轻盈的步伐,朝黑暗中走去,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铁军抱着地上的刘红香放声大哭,哭了几声之后,他便只能张着嘴巴,却再也出不了声了。

    眼泪稀里哗啦的流淌,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到地上,滴落在刘红香流出的那一滩血中。

    天空中的闪电不见了,云彩也不见了,月亮再一次露出了他的脸。把惨白的光芒,泼洒在眼前的世界中。

    我站在路旁,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惊得我张口结舌。

    原来李铁军的噩梦如此的可怕,当然最可怕的并不是撞死了一条人命,而是车后面那些诡异的家伙,以及那个一直在李铁军的耳根,用她的妖媚之气,怂恿李铁军撞死自己女人的狐妖。

    我赶紧摘下了眼镜,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李铁军仍旧趴在我的面前,他双目紧闭,眉头深锁,显然还没有醒来。不过我却清楚的发现,有两行眼泪从他的眼角,缓缓的流淌了下来。

    光凭着两滴眼泪,便可以证明,他多少还算是有些情义。

    我不禁摇头叹息,看来眼前这个男人的确被噩梦所累,之所以跑了这么远来到这,或许也就是为了躲避噩梦的纠缠。防止自己真的有一天,在混沌不清之间,开着车子撞死了他的妻子。

    我决定的帮他,尽管我不能抹去他和狐妖的过去,但我至少能让他忘记他的噩梦。

    我并没有惊动他,而是缓缓地站起身,轻轻的来到了后面的厨房,摸出一个汤碗,打开了那个用灶坑的泥灰封住了口的坛子。在里面舀了一碗汤。

    把这碗汤端到他的面前,放在了桌子上。

    我伸出手来,轻轻拍他的肩膀,低声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渐渐的从梦中醒来,缓缓的抬起头,左右张望,又上下的打量我两眼。

    他深陷梦中不能自拔,所以醒来之后,还以为在梦中。

    他抬起袖子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含混不清的对我说道:

    “我咋在这儿,我是不是喝多了……”

    “你是喝了不少,酒后口渴吧,把这碗汤喝了……”

    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果然看到了那碗汤。

    他连忙点头道谢:

    “真是太感谢了,你真是太细心了……”

    说完,什么都没有顾及,仰头便把这一碗汤全都干了。

    放下汤碗,他皱着眉头,嘴巴微微的动了动,仿佛是在细品着汤的味道。

    “这是什么汤?怎么这么甜?挺好喝的……”

    他纳闷的说道。

    这汤我喝了10年,是什么味道我当然心里有数。所以我知道他之所以说甜,是因为他已经彻底的忘记了那噩梦。

    或许从此之后他在梦中,只会出现他和刘红香当年一起拼搏的场景,那些艰苦而又甜蜜的日子。所以他才觉得这汤是甜的,因为他们的过去是甜。

    “你喝了不少的酒,就不要开车走了,楼上有闲着的房子,你去休息一会儿,明天再走吧……”

    我起身收拾他面前的碗筷,一边对他说道。

    外面的天已经彻底的黑了,的确不是赶路的时候。于是他便点头答应,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上了2楼。

    收拾完了屋子里的残局,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饭。饥饿已经过了头,反倒感觉不出来了。

    我到厨房里给自己下了碗面,扒了一半蒜,抹上一些辣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来到楼梯口,朝上面张望,李铁军休息的那间房子已经关了灯,看来他又在睡觉了。

    我重新回到厨房,拾起了刚才他喝汤的那个碗,摸起来眼镜戴上,这才清楚的看到,这个粗瓷大碗里,弥漫着一团黑色的烟气。

    那烟气翻滚缭绕,仿佛被困住的野兽。

    我打开一旁的箱子,从里面摸出了一个小葫芦,葫芦口朝下,对准那个汤碗,随着嗖的一声响动,那团黑色的烟气,一下子飞进了葫芦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