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4章狐妖的噩梦

第14章狐妖的噩梦

    院门向两侧打开,我并没有急着走进去。因为我还记得昨晚的时候,我从院墙跳下坠入了陷阱之中。若不是那只狐妖急着拔出我腰间的短刀,被那短刀的杀气所伤,说不定后来会发生什么。

    看她那一副妖媚的样子,逼着我跟她签字画押的成婚,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被她得了手。

    其实说实话,若是不知道她是一只狐妖,光看她幻化出的那一副皮囊,倒是个标致的美人儿。要是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肯定会为之心动。

    但我偏偏不喜欢她那种妖媚的样子,总会让我觉得风尘又世俗。

    院子里的篝火早已经熄灭,只剩下焦黑的木炭,上面仍旧架着那口锅,锅里的水已经冷却,安静的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地面上落满了枯树叶,偶尔的风吹过来,树叶在地面上打转盘旋,发出沙沙的声响。

    眼前有一幢房子,看上去颇为古朴,门梁和窗帘上都落满了灰尘,好像很久没人住过的样子。

    那个院子和我昨天看到的不同,眼前满是破败,显得十分的萧瑟。

    我迈步走了进去,左右的张望。可院子里却并没有看到那狐妖的身影。我开口想喊,不知该怎么称呼他才好。

    正在犹豫不决的功夫,突然听到一阵呜呜的哭声。

    那哭声从对面的屋子里传来,悲悲切切,凄凄惨惨,令人为之动容。

    听上去应该就是那个狐妖,不过我还是心存戒备,这家伙诡计多端,说不定又是什么障眼法。

    于是我试探着来到屋子的跟前,伸手推开了屋门。

    木门咯吱吱的向两面分开,门梁上的灰尘一下子掉落下来,我连忙往后闪了半步,用手掩住了口鼻。

    一股潮湿霉烂的味道从里面传来,看样子这里好像很久没打扫过了。

    往里面走了两步,眼前的景象却与猜测中不同。

    屋子里到处都挂着大红的绸缎,窗子和墙壁上还贴着红纸剪的喜字。

    靠近北墙的梳妆台边,坐着一个女子,她穿着红色的嫁衣,头上戴着凤冠霞佩,一副新娘子的打扮。

    可她的脸上却带着愁容,泪水划过的时候,将脸上的脂粉冲成一道又一道的。

    她听见了我开门的声音,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竟然猛地站起了身,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中。

    呜咽着说道:

    “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我一跳,我把双手抬起不知所措。

    “你赶紧带我走吧,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

    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腰,不肯抬头。

    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在她的梦幻之中并不是真实的,只要我摘下眼镜,一切将立刻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但看她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是忍不住为之动容。

    可不管怎么样,她的噩梦毕竟是我要收集的,所以我总等带她离开梦境。

    于是我腾出一只手来,在腰间摸出了那个葫芦,来之前我已经在里面装好了满满的疑魂汤,拔掉了塞子递到她的面前:

    “把这个喝了,你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她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葫芦,竟然攥起了拳头,在我的*轻轻的捶了一下,嘟起了嘴巴,可以装出一副娇嗔的样子:

    “人家拿到的你又不让喝,三更半夜的追来要夺走,现在又送来现成的,你这是故意戏耍我吗?是想借这个机会接近我?”

    她这一副样子弄得我浑身发麻,我恨不得一下子摘下眼镜从梦境中走出来。

    不过我还是强挺着忍住,冲她挥了挥手说: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赶紧喝了吧……”

    可她却一扭头,撅着嘴巴假装愠怒的说道:

    “你让我喝我就喝?我凭啥听你的?咱们俩又没有什么关系,除非……除非你承认是我的男人……”

    正在说话的功夫,外面突然间刮起了一阵狂风,这阵风来的气势汹汹,吹的这间房子原本破旧的门窗哗啦哗啦的作响。

    尘土顺着窗缝吹了进来,呛了我连忙伸手掩住了口鼻。

    我赶紧趴着窗缝朝外面看去,此刻院门已经大开,一队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他们都微微的低着头,面色铁青目光呆滞,一顶花轿分开人群抬了起来。

    没错,正是那娶亲的队伍。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形瘦削的年轻人,他是唯一一个抬着头朝屋子的方向张望的。他的脸色铁青,瘦骨嶙峋,眼窝深陷,乍看上去像是皮包骨的骷髅。

    透过眼镜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弥漫着一团白色的霜气,让人看了一眼就觉得浑身发冷。

    我知道,眼前这一切正是这狐妖的噩梦,于是赶紧扭回头催促她说道:

    “赶紧喝了这葫芦里的汤,没工夫再跟你闲扯了,再耽误下去你的噩梦就要成真了……”

    很显然狐妖也有些害怕,赶紧接过我手中的葫芦,扯掉上面的塞子,一仰头便喝了进去。

    当她喝下最后一口,外面立刻风收雨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再次扒着窗缝朝外面张望,院子里那些怪异的人都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扭过头,刚要对那个狐妖说些什么,发现她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嘴上带着妖媚的笑,缓缓的向我倾倒了过来。

    她一下子倒在我的怀中,双目一闭,便睡着了。我知道这是疑魂汤的作用,就像这10年一样,每晚我喝了疑魂汤之后,也都会很快的昏昏入睡。

    我抬起左手,慢慢的摘下的眼镜儿,眼前的一切如我所料的变了模样。根本不是什么宅院,而是一个坟坑。

    一边的墙壁上插着一根火把,火焰不大,把整个墓室照得一片昏黄。

    借着光亮可以看到,这坟坑和常人的不同,足有三四间房子大小,墙壁和脚下的地面还算平整,人工挖掘的痕迹明显。

    我把怀中的红衣女子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旁边的一堆干草上。

    弯腰拾起她昏睡过去时扔在一旁的葫芦,重新把葫芦口塞住。

    放在耳边仔细的听去,可以听到葫芦里面有呼呼的风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