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3章抢婚

第13章抢婚

    看来这头小毛驴是来接我的,没想到区区一个*,虽然不计前嫌,并且如此的通人气。

    我走到他的身边,*他的鬃毛,借着暗淡的晨光,仔细的查看他的额头。刚才被我用石头打伤的伤口还在,上面沾着一些黏糊糊的树皮的碎屑,提着鼻子闻了闻,还有一些松树油的味道。

    看来这家伙受伤之后,把伤口在渗出松树油的树皮上蹭了一阵,用这样的方法止血。这是山间野兽常用的办法,没想到这一个家养的*,也精通此道。

    我一翻身跳上驴背,他扭过头,顺着眼前的公路,朝西南的方向奔去。

    不过此去四十里,等我们赶到了,恐怕也会天光大亮。不知道那群迎亲的队伍,到底是何方的神圣。更不知道他们会对那个狐妖,做出什么事来。

    这头毛驴越走越快,当太阳升上天空,把眼前的一切照亮的时候,终于又回到了芙蓉镇。

    站在通往将军坟的山坡下,抬头向上望去。

    昨天来的时候是深夜,所以看得恍恍惚惚。如今天光大亮,眼前的一切一览无余。

    这座山并不大,被浓密的树林和灌木遮盖。半山腰上,弥漫着一团昭昭的雾气。即便现在阳光明亮,雾气仍没有散去的意思,凭着昨天的记忆,我知道雾气遮盖之下就是狐妖引我去的乱石堆。

    昨天我将计就计,却没想到被那狐妖识破,这才中了她的陷阱。不过也正是因此,我看得出来,她只是诡计多端而已,并没有其他什么吓人的本事。

    更何况我身上有尖刀护体,所以自然不必害怕。

    骑着毛驴,顺着林间的毛草小路,一直往山坡上走。

    走了不远,发现眼前的路面上,零零散散的洒着一些纸钱。越往前面走纸钱撒的越多。

    我不禁警觉了起来,拉着毛驴的缰绳,让它放慢了脚步。

    又往前走了一阵,除了这之前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样。我犹豫了一下,摸出了眼镜戴上。

    不过眼前的一切,也只是变成了黑白的颜色,但却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看着地上的纸钱,我心里暗自琢磨,难道凌晨的时候经过我家的门口,跟我打听路的,不是人,而是鬼?

    正在犹豫的工作,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我仰头看去,一团乌黑的云彩,从西南的方向飘荡而来,眨眼的功夫便遮住了半个天空。

    于是眼前的世界一下子暗了下来,云彩之间,闪出紫色的电工,将眼前的世界一次又一次的照亮,又一次一次的熄灭。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拍打在这荒山野岭的枯树叶以及灌木丛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原本还是好好的晴天,竟然突然的下起了雨来。我吓得慌忙找地方躲避,可就突然发现,完全感觉不到,有点打在身上,衣服也并没有被淋湿。

    我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摘下了眼镜。眼前仍是一片晴空,太阳已经升的老高,明亮的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虽然还没到中午,和眼前的一切仍被烤的滚热。

    原来我看到的是梦境,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可这到底是谁的梦境呢?

    我又重新把眼镜带上,从毛驴的背上跳了下,牵着他的缰绳,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雨越下越大,风吹的越来越猛,身边的枯树和灌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就从我前面的树林中传来。那声音与我凌晨的时候,在朝阳市饭店门前听到的一模一样。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队人从树林里走出来,他们个个低垂的脑袋,面无表情,目光呆滞。

    走在前面的那几个人,有的捧着铁盆,有的拎着水桶,有的手里掐着一只被拧掉脑袋的公鸡。

    在他们的身后,几个人抬着一顶大红的轿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那顶轿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没错,正是那群人。

    他们径直朝我走来,仿佛并没有看见我一样,我赶紧往旁边闪了闪身,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

    他们就这样从我的面前经过,我却发现那顶轿子与原来有些不同。

    轿杆略微的弯曲,很显然里面坐着人。

    正在犹豫的功夫,突然听到一阵呼救的声音。

    “救我……快救我……”

    那声音就是从轿子里传出来的。

    又一阵风吹来,轿子正面的帘子被吹得抖动,借着掀起的缝隙,我赶紧仔细的朝里面观看,里面坐着一个红衣的女子,头上戴着凤冠霞帔。俨然一副新娘子的打扮。

    她的脸上画着浓浓的妆容,脸被涂的煞白,嘴唇却被涂成了黑色。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正是昨晚那个狐妖。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看来我看到的,就是那狐妖的梦境。她被这一群举止怪异的家伙,用花轿抬走,看来是去成亲,原来这就是他的噩梦。

    梦境终归是梦境,还没有真正的实现。于是我连忙摘下了眼镜,那灰白的世界又重新获得了色彩,散发着阵阵的阴气的迎亲的队伍不见了,眼前仍旧是一片荒野。

    我快步的往前走,穿过一片荆棘,钻过一片低矮的松树,前面果然出现了一个破旧的墓。坟墓不小,但早已凌乱不堪,很多地方已经塌陷,到处都是砖石瓦砾。

    坟墓的侧面,长着一层干枯的灌木,在灌木的后面隐藏着一个洞口,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没错,这便是昨晚我来过的将军坟,这个洞口便是狐妖出入将军坟的洞口。

    可洞口狭窄,即便我趴在地上,也很难钻进去。

    我犹豫了一下,想出了办法。把眼镜重新戴上,眼前的一切又一次改变了模样。

    仍旧是昨晚看到的那个宽阔的宅院,院墙高大,红砖青瓦,显得尤为气派。

    两扇镶着黄铜铆钉的院门,紧紧的关闭着,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我走上前去,伸手拍打门环……

    不一会儿的功夫,只听见咯吱吱的一声,院门向两侧打开,一股奇异的香味,迎面飘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