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1章奸诈的狐狸精

第11章奸诈的狐狸精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事已至此我没心思再犹豫。我必须抓紧的夺回那壶疑魂汤,并在半夜三更之前赶回去,这样才能救我的师父陈浩。

    虽然他带我离开刘家镇的时候我还小,但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是他救了我一命,并且在这10年中一直养育着我,犹如重生的父亲。

    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所以为了救他,我什么都不怕。

    正是在这样的信念的支撑下,我才无所畏惧。一头看了看,院子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

    反正院墙也不算太高,我索性纵身一跃……

    我知道这不是一处宅院,只是一座枯坟。所以早已做好了双脚落地的时候地面凹凸不平的准备。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突然觉得脚下一软,像踩在了棉花上一般。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扑通的一声便倒了下去。

    紧接着,眼前闪起一团火光,面前的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堆,火焰呼呼啦啦的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篝火的上面架着一口大锅,锅里好似在炖煮着什么,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冒起了一阵阵的青烟。

    再看我的脚下,原来是一张藤条编织的大网,我已经落在了网的中央。

    空调上升满了细密的尖刺,轻易的便刺穿了我的衣服,刺进了我的皮肉。

    我不敢乱动,稍微一动便刺骨的疼痛。

    此刻我已经明白了,虽然我早已看出,大女子并不是什么善类,所以一直在装傻充愣,将计就计。

    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早已被那女子识破,她也在陪我演戏。原来她让我从墙头上跳过去是故意的,这下面早已布好了陷阱。

    那些藤条仿佛是有生命的一般,正在来回的游动,围绕着我的身子一圈一圈的捆扎着,越来越紧。

    越来越多的尖刺刺进我的皮肉,实在是疼痛难忍。我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不过我绝对不能就这么服软,免得被她看扁了。

    吱呀呀的一声响动之后,红漆的木门打开了,那红衣的女子扭动的腰直走了进来。她站在陷阱的旁边,捂着嘴巴冲着我格格的笑。

    她身旁的篝火熊熊的燃烧,火光把他的影子映在了墙上。我扭头看去,那影子长着两只尖尖的耳朵,身后拖着两条尾巴,分明是一只狐狸精。

    我听陈浩跟我说过,狐狸修炼成精是极其不易的,一般都需要百年以上的道行。修炼得到的狐狸,一般会多生出尾巴来。道行越深尾巴越多。

    传说中的妲己,便有9条尾巴,啊已经达到了狐狸精修的型的极限。

    眼前的这只小狐狸,只有两条尾巴,所以他的道行尚浅,不足为惧。

    我重要的是我的手脚已被捆缚,完全动弹不得。我必须得想办法,赶紧逃脱这张藤条编织的大网的束缚。

    想到这儿,我不再忍着,裂开嘴巴唉呦呦的叫唤了起来,使劲的挤了两下眼睛,终于挤出了两滴泪水,眼角流淌下来。

    裂开嘴巴呜呜的哭着,不住的哀嚎:

    “唉呀唉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这是什么东西啊,快把我放开,把我放开呀……”

    我是故意装出这副怂样的,目的就是想迷惑他,让他觉得我只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凡人,并没有什么本事。

    看着我这副样子,红衣的女子竟然抬起手来,捂着嘴巴格格的笑了。

    “行了别装了……要是让陈浩那小子看到你这副怂样,还不直接把他气死了?”

    看来被她轻易的识破,我觉得有些尴尬,人都说狐狸最聪明,看来果然如此。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再装模作样,不过现在我的手脚的确被捆缚着,只要稍微一挣扎,荆棘上的尖刺便会在我的皮肉里横冲直撞,那股疼痛的事儿就别提了。

    “你还是太嫩了,不光你的阅历嫩,你的皮肉也嫩,真的把你扔进了锅里炖了,我还有点舍不得呢……”

    说着,她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旁边火焰上架着的铁锅。

    我不由得心里一沉,原来这铁锅烧沸的汤,是用来炖我的。

    我的心中有些悲哀,没想到我初出茅庐,还没干成一件事,就被这狐狸精扔在锅里熬了汤。

    本以为我将计就计,这一路装的挺像,看来正如这狐妖所说,我还是太嫩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自主的哀叹了一声。

    被那狐妖听见,竟然格格的笑了

    “咋啦,害怕了?没想到陈浩那小子的徒弟,也有害怕的时候。你可真不如你师父,他当年可是个人物,提起陈浩来,这方圆百里的鬼魅妖邪,谁的心里不颤一颤……他咋就收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的徒弟……”

    虽然跟了陈浩10来年,可他却很少提起过去,看来他的当年,的确是有名号的。

    “要想不死也是有办法的,除非……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

    那女子用手摆弄着裙角,脸上带着微笑,在我的面前来回的踱步。篝火跳动的光芒,仍旧把她那狐狸的影子映衬在旁边的墙上。

    “啥事儿……”

    看来事情有转机。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不管他提出什么条件,我假装答应他就是,先想办法脱了身,等我摸出怀里的短刀,想必能跟他有上一拼。

    “除非你娶了我,当我的男人,咱俩在这将军坟过日子……”

    说句实话,单凭她这副皮囊,长得的确还算漂亮,可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一只狐狸精。人妖殊途,我怎么可能答应她的条件?

    不过跟一只狐狸,没有必要讲什么诚实道义,于是我假装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她,咧开嘴嘿嘿的笑了:

    “咋还有这等好事儿?眼看着就要被炖成汤了,还有机会娶个媳妇儿?”

    “咋样?你是答应了?”

    她往前凑了一步,眼神中竟然闪出光芒来。

    看来她是玩真的,我心中暗自的唾弃,难怪人们把那些*男人的女人称为狐狸精,看来这东西真是骚性难改。

    心中如此想,嘴上却笑呵呵。

    “我又不傻,一边是没了命,一边是当新郎,我当然选后者……”

    “那好,那咱们得签字画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