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0章夜探将军坟

第10章夜探将军坟

    看看天上的月亮,我心中暗暗算计,离午夜还有一段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

    不过我的想法,身背后那个家伙想必不知道。她仍旧用双手扶着我的肩,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呼吸,小声的呢喃:

    “你可真是好心肠的人,等到家了,我要好好的招待你……”

    “嘿嘿,好啊,好啊……”

    我嘿嘿的傻笑,一只手仍在背后扶着她的腿,另一只手悄悄的在右边的腰间摸了摸。我的短刀还在,刀刃上透着阵阵的寒气。

    眼前怪石嶙峋。有的石头圆圆滚滚,好似长歪了的冬瓜。有的棱角分明,好似刚刚被斧子劈开。

    石头的中间长了一些灌木和荆棘,不过多半已经干枯,荆棘上的尖利的木刺裸露出来,好似一根根蝎子的毒针。

    在这灌木和经济中间,并没有道路。于是我停住脚步,一脸的为难:

    “这也没有路,该怎么过去呀……”

    她格格地笑了,一股骚臭的味道,从耳后传来。

    她把一只手从我的肩头探了过来,在我的眼前比划了两下,再抬头看去,石头和灌木中间竟然出现了一条羊肠小路。

    “走吧,从这穿过去就是了……”

    我点了点头,刚往前迈了一步,突然刮起了一阵风。风来的又急又猛,吹动了地上的灌木,发出沙沙的声响。树下的泥土和枯叶被卷了起来,在我的面前来回的盘旋。

    “哎呀,好大的风……你快走,快走……”

    身后那红衣的女子显然有些着急,用手拍着我的肩头一个劲的催促。

    “哎呀,迷了眼了……”

    我停下脚步,抬起一只手来,使劲的揉揉眼睛。顺势把卡在头顶的眼镜,悄悄的拽了下来。

    这是一副墨镜,镜片漆黑。可当我戴上之后,却发现眼前一片光明。所有的东西一下子失去了色彩,却都涂上了一层明亮的轮廓。好似一副工整的铅笔画。

    可在这幅画之中,眼前的羊肠小路不见了,两旁的石头竟然是一座座荒坟。那些长着尖刺的灌木,是插在坟上的一个个纸番。

    我并没有回头看,其实我早已经清楚趴在我身后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一路之所以被她迷惑,只不过是将计就计。

    将军坟我从来没有来过,老和尚说这里住着狐妖,想必十分的凶险。若是误打误撞的直接闯进来,恐怕会遭遇她们的陷阱。

    所以当那个女子第二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她的身上散发着奇异的香味儿,足以令普通人心旷神怡,神情迷醉。可对我来说,这是没有用的。

    在朝阳寺饭店跟着陈浩干了10年的厨师,对味道极其的敏感。我早就从那股奇异的香味之中,闻到了一股骚臭的味道。

    那只不过是她的障眼法,是她的迷魂术。

    “快走,快走,这风太大了,赶紧回家去,赶紧穿过这条路回家去……”

    她着急的催促,显然对这阵突如其来的旋风感到了惶恐和不安。说话的功夫,旋风散去,空中飘舞的枯枝烂叶,也渐渐的落入尘埃。一切重归平静。

    “好勒,那你可坐稳了……”

    我痛快的答应了一声,迈开了步子,撒开了两条腿,迅速的朝前面跑了过去。

    在朝阳寺饭店的这10年,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便会被陈浩在睡梦中叫醒,他让我顺着朝阳寺饭店门口的大路,向东跑3里,再向西跑6里,然后再跑回来。

    每天12里,10年来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在我10岁左右的时候,便已经习惯,十几里路跑下来,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在我13岁那年,陈浩变本加厉,虽然每天仍旧只需要跑12里,但却要扛上百十斤重的米袋子。

    如此下来,我早已练就了一副奔跑的功夫。也正因为如此,才能挑着200多斤的担子,顶着炎炎的烈日,一口气跑了30余里,来到这白泉山。

    透过眼镜看去,哪有什么羊肠小路,于是我左窜右跳,前蹦后跃,躲避的地上一个个荒坟,眨眼的功夫就穿进了石头阵。

    “你看,前面就是我家了,赶紧背我进去吧,我家里正好没人,让我好好的感谢感谢你…”

    她的声音仍旧妖媚,让人听了浑身发软,我嘿嘿的笑了笑,迈步往前就走。

    其实我已看清,眼前是一处巨大的陵墓。看起来年头已经久远,所以早已破败不堪。砖石瓦砾随意的洒落着,上面生满了青苔。

    正对着我的方向,已被扒开了一个洞口。洞口不大,有脸盆粗细。旁边堆积着一些松散的浮土,想必是那些狐妖挖开墓门的时候留下的。

    我伸出一根手指,把眼镜向上推了推。再朝前面看去的时候,一切早已变了模样。

    那座残破的陵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宽阔的宅院。高大的院墙涂成红色,青砖盖顶,看样子足有三米多高。

    正中间,有一处门楼,两扇红漆的木门紧紧的关闭着,上面镶着黄铜的铆钉,两个巨大的圆环挂在正中间。

    门楼上雕梁画栋,十分的气派,这绝对像是大户的人家。

    我背着身后的女人走到了院门口。伸手敲了敲木门,发出砰砰的声响。

    身后的女子却格格的笑了:

    “你可真够笨的,我不是告诉你,我家里没人吗,你这样敲门,又能有谁来开呢……”

    “那怎么办呀,看样子门是从里面拴着的……”

    “你把我放下,爬到那棵树上去,跳到我家的院子里,从里面把门栓拉开不就是了?”

    他伸手指了指墙角,那里果然长了一棵树。树生的歪歪扭扭,形状怪异。树皮粗糙干裂,看样子年头不少了。

    我点头答应,把它放了下来,三步两步的来到了那棵树的跟前,轻轻的一跃,抓住了树的枝桠,两脚踩着树干,三下两下的就爬了上去。

    这棵树离院墙很近,站在枝桠上稍微的一探腿,便踩在了院墙的顶端。

    只要我纵身一跃,便可以轻轻松松的跳进院子。

    我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她也正看着我,嘴角微微的翘着,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冷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