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7章芙蓉镇的狐狸精

第7章芙蓉镇的狐狸精

    这女人倒是奇怪,给了水喝之后,连水瓢都不要了。

    或许是有什么急事走了。

    我心中暗想,便把水瓢挂在了扁担的一头,打算一会儿追上,再把这东西还给人家。

    这一瓢水下肚,浑身上下舒爽了不少。明显的感觉的担子也比刚才的轻了很多,所以脚下生风,竟然快步的跑了起来。

    就这样我一口气走到了山下,仍旧没有遇到那个推车的女人。想必她顺着岔路走了,我便没有在意。

    顺着山脚的小路,走上了半山腰,眼前出现一座寺庙。

    寺庙不大,红墙青瓦,古色古香。看得出来,这个寺庙的年头已经不少了。看来这就是陈浩说的白泉寺。

    寺庙的门前有一棵老槐树,树干弯弯曲曲,树冠一半干枯,一半还算茂盛。遮住了偏西的阳光,在地上留下了一片阴凉。

    我把箱子放在树脚下,来到寺庙的门前,伸手敲门。

    “咚咚咚……”

    三声响过,门吱呀的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形肥胖的和尚。

    他身上斜披着棕红色的僧衣,露着半个膀子。光头,脑袋圆滚滚的活像一个肉球。

    不过他长得倒是慈眉善目,一脸的和善。

    我按照陈浩的嘱咐,把那两个木箱子放在他的面前,对他说道:

    “这是您要的山货……”

    说完往后退了半步,手里拎着扁担,盯着眼前的这个和尚。

    他打量我两眼,眉头微微皱了皱,脸上划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他往前走了两步,来到木箱的跟前。弯下腰去,伸出三根手指,在箱子盖上轻轻的叩击了两下。

    “砰砰……”

    木箱发出沉闷的声响,可箱子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看来陈浩还在熟睡。

    他点了点头,冲我伸出手来。我这才想起来,还有腰里的小葫芦。

    于是赶紧摘了下来,毕恭毕敬的放在他的手里。

    他接了过去,放在耳边摇晃了两下,眉头突然锁了起来。

    “你路上是不是跟别人说话了?”

    他抬头问到,声音变得凝重。

    说完没等我回答,他便一把扯掉了小葫芦口的塞子。

    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我不敢隐瞒,赶紧把路上遇到那女人,喝了她一瓢水的事情,跟他一五一十的说了。

    和尚听了,长叹了一口气。

    他的样子把我也弄的紧张了起来。连忙问到,

    “咋了,出啥差错了么?”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把葫芦调了过来,葫芦口朝下。葫芦里是干干净净的,连一滴水都没撒出来。

    我一下子慌了,来时明明把“疑魂汤”灌满了整个葫芦,而且这葫芦完好无损,没窟窿也没裂纹,根本没有半路撒掉的可能。

    可这原本装的满满的疑魂汤到底去哪了呢?

    “陈浩要进入契丹墓假死,需要喝上两碗疑魂汤,一碗出门之前喝了,直接睡在了箱子里,是为了掩盖身上的阳气,免得被那些有仇的妖魔们发现,保你路上的平安。第二碗是要在今天午夜的时候喝掉,这样才能真正进入假死。你呀,为啥不听他的嘱咐……哎……”

    我慌了,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不过还是想不明白,只不过是喝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女人的一瓢水,为什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和尚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抬头看了看西面的天空。

    太阳离西山头不远了,天边的云彩已经沾染上淡泊的红色。

    “那不是人,是芙蓉镇将军坟里的狐妖。她用的是障眼法,迷惑了你的心智,用一瓢水,换走了你的疑魂汤……”

    啊?

    我大惊失色,没想到大白天的,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可我想不通,这疑魂汤我喝了十年,每次喝完之后,会很快睡着,师父说这是进入了假死。为的是不再做噩梦。除此之外,没什么别的用处,那个什么坟什么狐妖的,弄走这东西又有啥用?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道:

    “看来陈浩告诉你的不多啊。这疑魂汤普通的人喝了,的确会进入假死,那是因为修为不够,那只狐妖在将军坟里修炼了数百年,颇有道行,她喝了这疑魂汤,便可以自由的出入梦境,她毕竟是个*,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能说的准?更何况,你师父今晚三更,必须喝掉这第二碗,否则就会假死失败,被梦魔发现,性命就难保了……”

    这番话,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那……那我该咋办啊……”

    老和尚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天边的太阳:

    “时间还来得及,你现在就走,赶紧去芙蓉镇的将军坟,找到那个狐妖,把疑魂汤要回来。三更之前要是能赶回来,陈浩就有救了,否则……”

    听了这一番话,我犯了难,我只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子,对面是修炼百年的狐妖,刚刚已经被她骗了一次,哪有本事从她的手里夺回疑魂汤?

    “陈浩这些年没教你捉妖的本事么?没给你留下什么东西么?那这十年,你们是怎么过的??”

    他明显有些愠怒,不过这番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下意思的摸了摸腰间的短刀。

    事已至此,为了救我的师父,也只能赶鸭子上架。老和尚伸手指了指寺庙的西墙角,

    “赶紧去吧,骑上我的那头毛驴,再耽搁就来不及了……”

    没功夫再犹豫,我只好解下了缰绳,爬上了驴背。那毛驴不大,但颇通人性,迈开四蹄,便朝山下走去。

    一路上,我的心情复杂,初出茅庐,就遇上了这事。我还要在这三年里收集七七四十九个噩梦,看来往后的日子没的消停了。

    上了公路,毛驴来了精神,四蹄蹬开,脚步加快,后来竟然奔跑了起来。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两旁的景物朝身后飞逝。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见过跑的最快的毛驴了,简直堪比一辆摩托车。几辆跑运输的大货车从我的身边经过,见到一个人骑着毛驴跑的这么快,纷纷打开车窗,投来异样的目光。

    一口气跑了十来里,它终于慢下了脚步,抬头看去,前面有一块路牌,上面的漆面已经斑驳,但还是能隐约的看出红色油漆写的几个字——

    芙蓉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