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6章路上的女人

第6章路上的女人

    我们关上了朝阳寺饭店的门窗,在暗淡的厨房里忙了一上午。我终于学会了烹制“疑魂汤”的方法。

    我的师傅陈浩一口气熬了一大锅,倒出两碗放在一旁晾凉。

    剩下的都倒进了旁边的一个泥瓦罐里,用一块塑料布封住了罐口。又弄了点儿灶堂底下的灰,用淘米的水和成泥巴,封住了瓦罐口。

    告诉我说这些汤留着用,这样封住了罐口,至少能保存个一年半载。如果到时候不够用了,再按他教我的方法自己去熬。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又拿出那两个箱子和当初那根扁担。当年他就是用这副挑子,把我从刘家镇挑出来的。一晃十多年过去,这根扁担再也没有用过。

    箱子上的漆面早已经斑驳,那根槐木的扁担也被虫子蛀了很多的洞。他掸掉上面的灰,用手掂量了两下,这根槐木扁担仍旧沉重。

    他走到厨房后面的窗口,探头往外面看了看。

    此刻正是晌午,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虽然已是初秋,但秋老虎的劲头不小,即便是隔着玻璃窗子,也能感觉到外面的*。

    “咱们趁着晌午走,现在的阳气重,那些妖魔鬼怪的都不敢出来活动。”

    陈浩一脸严肃的说道。

    说完他端起一碗汤仰头干了,然后迈步钻进了箱子,身子蜷缩着蹲在里面,一只手拉着箱子盖儿,一边说道:

    “把剩下的那碗汤装进葫芦里,带在身上。你用挑子挑着我走,路上不管遇见谁跟你说话,你都不能吭声。不管看见什么事儿都别管,也别东张西望。往南三十里,到白泉山的白泉寺,找那个修行的和尚,你就告诉他,箱子里挑的是给他的山货,连同葫芦里装的汤都给他……你可千万要记住了……”

    嘱咐完之后,他打了一个呵欠,眨眼的功夫便躺在箱子里睡着了。

    盖上了盖子之后,看着这两个大木箱,我的心里犯了难。

    虽然我现在已是十七八岁的小伙,身强力壮,而且每天早早晚晚的,陈浩都会教我一些简单的功夫。所以一两百斤的担子担在肩上,也算不了什么。

    但从这里到白泉山,有三十里路。现在又是*的中午,恐怕走不了多久,我就会热的脱水。

    不过此刻陈浩已经睡在箱子里,一声不吭了。我相信他的安排一定自有道理,所以没法多问。

    只好拿起那根扁担,两边分别挂上箱子,轻轻的一用力,便挑了起来。

    陈浩比我的个子大,总有一百四五十斤。另外那个箱子里装了他一些当年售卖的杂货,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这一副担子挑起来,少说也有200斤。

    不过说来奇怪,我担在肩上,却并没有觉得有多么沉重。

    虽然我的心里纳闷儿,但也不敢多耽搁。三十里路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要赶在天黑之前到,所以总要抓紧些才好。

    我把那副眼镜卡在了头顶,腰里别上那把尖刀,把那本书揣在了怀中,肩上担着担子,手里拎了一瓶凉水,关上了店铺的门,顺着门前的大路,一路朝东南走去了。

    脚下是一条宽敞的柏油公路,足有二三十米宽。这是国道,所以修的十分平整。

    道路的两侧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地,这一带人烟稀少,所以多半的田地都荒废着,长着过膝高的杂草。

    那些杂草多半已经呈现了枯黄的颜色,中午滚烫的风一吹,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

    往前走的大概有十来里地,瓶子里的水便喝干了。实在是口渴的难受,嘴唇都已经起了白皮。

    口中干渴,脚下便没了力气。于是步子越来越慢,也渐渐的变得蹒跚了起来。

    我使劲的舔着嘴唇,眼看就要挺不下去了,赶紧找了一丛灌木,放下箱子,躲在灌木的阴凉里暂时的休息一会。

    身上的疲惫好解,口中的干渴却难捱,但不管怎样,路还是要抓紧赶。

    休息了一会,我挣扎着站起身,挑起担子,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大概七八里,实在是挺不住了,刚打算再找一个灌木的阴凉休息一下,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咯吱吱的声响。

    扭过头循声望去,看到后面不远处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中年的女人,穿着花布的上衣,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纂,还有两缕头发挡在了脸的前面。

    她推着一辆小推车,车上用绳子捆着两个水桶。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仔细一听,还有稀里哗啦的水声。

    本来还能坚持一会儿,可听见水声之后,那干渴的劲头便愈演愈烈。

    嗓子里仿佛立即便冒起了烟,眼看就要着火似的。

    此刻她已经推着小车赶上了我,我们相距也只有三两步远。她扭头看着我,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

    “赶路吧,这是要去哪儿?”

    我本想跟她搭话,可想起陈浩的嘱咐,便只好笑着冲他摇了摇头,抬手指的指前面的方向。

    “是要去白泉山?”

    我点了点头。

    “渴了吧,来来,我的桶里有水……”

    说着,她停下了脚步,顺手在车上拿起一个水瓢,在水桶里舀了一下,举到了我的面前。

    眼前的这瓢水清凉无比,提着鼻子闻了闻,仿佛还有一股清香的味道。我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可口中的唾沫早已经咽干,这一下子弄得嗓子生疼。

    师父说不管看到谁,都不要跟他搭话。那我只要不说话,便不算犯戒。

    再说了,离前面的那座山,至少还有十来里路。太阳虽然稍稍的偏西,但天气却并没有凉快下来的意思,要是不喝两口水,肯定挨不到尽头。

    我给自己找足了借口,便放下了担子,满脸带笑的凑了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水瓢。

    仰面朝天的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那清凉畅快的感觉,瞬间便袭遍了全身。

    刚才那阵疲惫,眨眼的功夫便荡然无存,仿佛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

    我抬头,打算把水瓢还给的女人,可却惊讶的发现,她已经推着小车走了很远。东拐西拐的,便不见了踪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