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3章梦灾祸

第3章梦灾祸

    我爹是刘家镇的民兵连长不假,但尽管他胆子再大,三更半夜见鬼这种事儿也是头一回,吓得他出了一身的白毛汗。扔下手里的棍子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里。

    我奶奶看他这一脸慌张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意外,赶紧问他到底是咋了,我爹不敢隐瞒,把刚才烧替身看见死去小军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

    我奶奶一听皱起了眉头,拍了拍大腿,长叹了一口气说:

    “看来啊,这都是天意啊,小军死的冤枉,阴魂不散,心里还惦记着白小娟儿,所以三魂七魄始终在白晓娟他们家的院子里飘着,看到了纸人就附了上去,哎,这都怪我想的不周全……”

    说完她穿鞋下地,披上了一件外衣,嘱咐我爹说:

    “你在家里守着孩子,别让他出门,也别让旁人进来,我到大石碑那去,再会会那个高人,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爹纳闷儿的问道:

    “这都三更半夜了,他早收摊了吧?现在去能找到人吗?”

    我奶奶点了点头说:

    “我估摸着能……”

    说完便拄着拐棍儿,摸着黑儿,径直的去了村部。

    到了村部门前,发现卖杂货的陈浩果然还在大石碑下坐着。他的面前仍旧铺的那块布,上面摆着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不过夜色暗淡,一切都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轮廓。

    “三更半夜的,你这摆摊是打算卖给谁?”

    奶奶蹲下身子,试探着问,

    “白天有白天的生意,晚上有晚上的主顾……”

    陈浩说起话来,仍旧慢条斯理。

    “是不是烧替身的法子失败了?”

    看来啥都瞒不过他。我奶奶点了点头:

    “都是我大意了,忘了小军阴魂不散这茬……”

    陈浩却摇了摇头,

    “不怪小军,这都是天意。既然如此,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让他跟我走,我带他离开刘家镇,远离这梦魔的纠缠……”

    “啊?”

    我奶奶大惊。

    “是不是舍不得?但除了跟我走,的确没别的办法了。我给这孩子算过,他是阴年阴月阴时的八字,命里阴邪,所以注定有此一劫,现在离开这还来得及,要是晚了,恐怕会有大祸临头。你回去好好想想,我天亮之前走,所以鸡叫之前把孩子送来就来得及。”

    说完他抱起肩膀,身子往后靠在大石碑上,不再言语了。

    我才七岁,就这样让我跟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天的人走,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奶奶当然舍不得。

    于是她犯起了难,回到家里之后,便坐在我身边的一袋接着一袋的抽烟。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原本正在熟睡的我,突然哇哇的哭了起来。

    奶奶吓了一跳,赶紧把我喊醒,问我到底是咋了,是不是梦到啥了?

    我的确是做了个噩梦,但这次做的噩梦,却与之前的完全不同。

    这场梦跨越了十几年,梦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先是梦到村里又有几个人相继的惨死。

    有西村的大夫白胜利,还有放羊倌刘福生,又梦到了妇女主任王兰花,还有他的儿子王革命……

    他们每个人的死法都不同,但却一个比一个惨。

    后来又梦到了刘家镇的地面裂开无数条巨大的缝隙,通红的火焰从里面喷射出来,把整个刘家镇点燃,变成一片火海。

    人们哭爹喊娘的在火中四外逃窜,但最终都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火球。

    他们哀嚎着挣扎,最终纷纷的倒下变成了一具具焦炭。

    房屋全都倒塌了,燃烧的树木好像一根根巨大的火炬。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皮肉烧焦的味道。

    我熟悉的古朴的村落就此化成了一片灰烬。

    奶奶听完,沉默了好一阵子,我注意到,她的手在不住的颤抖,脸色煞白煞白的,眼窝里含着泪。

    最终,她把手里的烟袋锅在炕边敲了敲,斩钉截铁的说到:

    “走,奶奶送你走……”

    奶奶喊了正在东屋睡觉的我爹,连夜给我收拾东西,把我常穿的衣服都包在一个包裹里,绑在我的身上,蹲下身子,抱着我的肩膀对我说:

    “孩子,这场劫难,咱们是躲不过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跟陈浩走,奶奶也舍不得,但实在是没别的法子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这个镇子,就这么……”

    奶奶说不下去了,眼泪稀里哗啦的流,我爹也在一旁呜呜的哭。

    就这样,我奶奶和我爹含着眼泪,把我送到了大石碑前。

    陈浩已经把地摊收拾了起来,连同红布和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装进了那个黑色的木箱子里。

    我奶奶和我爹舍不得我,蹲在地上抱着我一个劲的哭,陈浩劝慰说:

    “别担心,他的命比你们想像的硬的多。十五年,十五年后,他会回来看你们的……”

    说完,伸手指了指那个红色的箱子说:

    “你坐在箱子里吧,我挑着你走……”

    木箱子不大,但容下我应该绰绰有余。我也只好抹了抹眼泪,按照他的吩咐,钻到了木箱子里。

    他伸手盖上了盖子。

    木箱子做工粗糙,透过木板的缝隙,可以恍惚的看到村部门前的灯光。

    我听到他稀里哗啦挂上扁担的声音,紧接着,木箱子开始有节奏的摇晃,扁担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越走越快,奶奶和我爹的声音越来越远,很快便消失不见了,木箱开始向一侧倾斜,好似被风吹着的风筝。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响,我的脑袋一阵阵的眩晕。

    强烈的困意袭来,很快我便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箱子盖被打开,我也从睡梦中醒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抬头看去,眼前是一处三岔路口,大路宽阔,但四周却十分的荒凉。

    路边有一幢两层的小楼,周围杂草丛生。小楼的门窗上满是尘土,看上去好像荒废了很久。

    门头上挂着一个破旧的牌匾,上面的漆面已经斑驳,不过仍旧可以看清上面写着的几个字——朝阳寺饭店。

    “到了……”

    陈浩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