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2章梦缠身

第2章梦缠身

    奶奶告诉我说,梦魔是上古传说中的神兽,图画中记载的长相,就跟我所描述的差不多。

    这东西邪门的很,专门以人的梦为食,但凡是被他纠缠上的人,便会经常的做噩梦。梦到的事情都会成真。

    我一听也吓坏了,看来爷爷之所以离奇的死去,正是因为我做的那场梦。

    于是我的心里开始深深的自责,总觉得爷爷是我害死的。

    奶奶劝我说,梦魔只是让被纠缠的人噩梦成真。但因此死去的人都是因果循环,早已注定的。所以爷爷的死,多半是因为闯了柳树沟,被邪气侵袭。这只是一场意外,要怪也只能怪叼走我的野狼,与我无关。

    奶奶到院子西面常三太奶的小庙前烧香磕头,回来后用黄纸画了一道符,用火烧了,把纸灰冲到一碗水里,让我喝下去,说喝了这道符水,就能少做噩梦。

    还别说,这法子还真管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再也没有做过噩梦。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万万没有想到,一切才刚刚开始。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正无聊的在院子里玩。突然听到有人喊我:

    “小孩儿……小孩儿……”

    我扭头望去,看到院子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中年的男人,看上去也就40来岁。

    他的肩上挑着一根扁担,扁担的两头各挂着一个木箱,一个黑色,一个红色。

    他长得慈眉善目,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鼻子上还卡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一看就不像是坏人。

    “能给我弄点水喝吗,赶了半天的路,口渴坏了……”

    他放下肩头的担子,笑着对我说。

    我答应了一声,转身跑回了屋子,倒了点热水,用水瓢来回的折了两下。这才小心翼翼地端到门口递给他。

    他的确是渴坏了,咕咚咕咚的把这一瓢水都喝光了,用袖子抹了抹嘴巴对我说:

    “你帮了我,我也得帮帮你……”

    正说话的功夫,奶奶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一把把我拽到身后,一脸戒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人。

    “不是告诉过你,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话么?”

    奶奶低声的呵斥道。我头一缩,躲在她的身后不敢吭声了。

    那人不急不躁,慢声细语的对我奶奶说:

    “这孩子印堂发暗,梦中带煞,恐怕是灾星附体。你给他喝的聚魂符水管得了一时,却管不了一世。早晚还是要有大事发生的。”

    “我家孩子我自己清楚,他啥事都没有…………”

    被他一下子说中,奶奶慌了,但这毕竟是个陌生人,不知善恶,奶奶当然心存戒备,不能承认。

    那人笑了,重新把担子挑在肩上,

    “受人滴水恩,理当涌泉报,更何况我喝了这孩子一瓢水。我叫陈浩,是跑江湖卖杂货的,这两天都会在村部对面的大石碑下摆摊卖货,要是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就去找我……”

    说完挑着担子就朝村部的方向走了。

    奶奶望着他的背影,一脸的严肃。我从来没有看过她如此黑着脸的样子,心里特别的害怕。

    当晚我又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几十只野鸡把东村的老光棍三荒子活活的啄死了。

    结果第二天,三荒子真的死在自己的炕上,口吐白沫,满屋子酒气。

    地上到处都是拔下来的野鸡毛,两个白酒瓶倒在炕上,里面一滴酒都没有了。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盆炖野鸡肉,已经吃了多半。

    很显然,是酒喝的太多了,犯了老毛病又没人发现才死的。

    三荒子是老酒鬼,平时擅长上山抓个野鸡野兔的,回来炖了下酒。每年冬天死在他手里的野鸡野兔,少说三四十只。人们都说,这是遭了报应。

    但我和奶奶都知道,这是我的噩梦再一次成真。

    奶奶想起陈浩的那番话,看来他并不简单,说不定是个世外高人。于是奶奶带着我去村部的门前找他。

    到了村部的门口,果然看到陈浩就坐在村部对面的大石碑下。他的面前铺着一块红布,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新鲜的小玩意儿,都是我没见过的东西,特别的新奇。

    几个孩子围在一旁,叽叽喳喳的看热闹。有的甚至拿起那些东西来放在手中把玩。

    陈浩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任凭那些孩子胡乱的鼓捣也不生气。

    奶奶走到他的跟前,蹲下了身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能看出来您是个世外高人,我这孩子……”

    奶奶的话说了一半,眼圈就红了。

    陈浩的脸上仍旧带着微笑,冲着奶奶摆了摆手说:

    “这孩子八字阴邪,被梦魔看中了,所以才让野狼把他叼了去,收了他的三魂,所以所有的噩梦都会成真。这样吧,今晚给孩子烧个替身,看看能不能骗过梦魔,要是这个法子不行的话,你再来找我……”

    回家之后,奶奶便打发我爹,到村西的白画匠家订了一个纸人。白画匠见了我爹,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跟他说关于小军的死,给他的闺女白晓娟造成了挺大的伤害。现在小娟茶不思饭不想,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

    这事我爹也只能同情,没有别的办法。

    白画匠的手艺的确不错,难过归难过,但不耽误干活。天擦黑的时候,就如约的把纸人做好了。

    我爹按照我奶奶的嘱咐,带上了一盒火柴、三炷香和一根柳木的棍子,出门往南,跨过那条从东向西*刘家镇的*,来到山脚下的一个十字路口。

    用棍子在十字路口画了一个圆圈,打上一个十字,把纸人稳稳当当的摆在了中间。

    又蹲下身子,在地上攒起来一小堆土,把三炷香点燃插上。然后毕恭毕敬的拜了三拜,这才摸出火柴,从纸人的脚开始点燃。

    纸人是新扎的,浆糊还没干透,所以燃烧的并不快,通红的火苗上下跳动,烧的里面竹篾的骨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不一会,下面的竹篾被烧断,纸人坍倒了下来,我爹拿起柳木的棍子,打算往圆圈里整理一下。

    可就当我爹的棍子刚刚碰到纸人的时候,突然,烧剩下半截的纸人蠕动了起来,一个活生生的人从里面爬了出来。

    借着火光仔细一看,竟然是死去的小军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