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猎梦师 > 第1章邪门

第1章邪门

    我叫叶楼,生在一个叫做刘家镇的偏僻的小山村。

    刘家镇四面环山,原本两条出村的路。一条翻过西北面的山梁,另外一条要穿过西南面的柳树沟。

    八十年代的刘家镇还很穷,没有通往县城的大客车,所以要想进城,不管是坐驴车还是步行,都要绕行西北面的山梁。

    其实柳树沟倒是一条进城的近路,但几十年来,却没人走过,甚至没人敢靠近。

    听村子里上了年纪的人说,这柳树沟原本是个乱葬岗,阴气重,所以特别的邪门。当年五个青壮的小伙子赶着一辆毛驴车,到县城去卖粮食。不信邪抄近路,走了柳树沟。

    结果第二天清晨鸡叫的时候,其中年纪最小的李文学自己赶着车回来,车子停在村部的门口,人一头栽到在地。

    被人们发现唤醒后,李文学手指着柳树沟的方向嚎啕大哭。

    人们问他到底发生了啥,问他其他人哪去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翻来覆去的叨咕着“爬南山,上北坡,活人死,死人活……”

    胆子大的人们沿途寻找,发现剩下的四个人都吊死在柳树沟门前的那棵粗壮的老柳树上。

    现场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身上的财物一样没少,看来也只能是上吊自杀的。

    李文学疯了,无论怎么问,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句话,于是这几个人的死,便成了不解之谜。

    人们对柳树沟的恐惧却因此加深,都传说柳树沟里有吃人的魔鬼,但凡是闯进柳树沟的都会被捉了魂魄。

    从那以后,柳树沟的邪门越传越神,再也没人敢走柳树沟了,就连沟门前的那块田地都就此荒废,没人敢种了。

    可就在我七岁那年,却因一场意外,闯入了这令人谈之色变的柳树沟,虽然最终毫发无损的逃出来了,但我的一生,却就此改变。

    那是一个初冬的傍晚,下午的时候下了点小清雪,整个刘家镇蒙上了一层白纱。

    吃过晚饭的我,正在院子里玩,突然看到院门口出现两个兵乓球大小的绿光。

    正在纳闷的功夫,那两团绿光竟然闯进了院子来到我的跟前,原来是一条野狼的两只眼睛。

    这条野狼身形高大,没等我缓过神来,便一口咬住我的小腿,用力的往后一甩,把我背在背上,撒腿就跑。

    我的惊叫声惊动我爹和我爷,两人随后就追,一口气追到了柳树沟的门口。

    我爹是村里民兵连的连长,出门的时候顺手拎起了他那杆五六式步枪。眼看着野狼就要逃进柳树沟,我爹急了,抬手就是一枪。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股火亮从枪口喷出。

    我爹能当上这民兵连长,自然有他的本事,尤其是枪法,那是出了名的准。

    虽然只是抬手一枪,但这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野狼的右后腿上。野狼一声惨叫,但却没松口,叼着我窜进了柳树沟。

    我爹迈步就要追,被我爷爷一把拦住,

    “老二啊,这柳树沟太邪门,你还年轻,家里还要靠你,你在这守着,我去……”

    说完,不等我爹说话,便一个健步冲了进去。

    进了柳树沟没走几步,就发现了野狼的断腿,沿着血迹又往里找了好一阵子,才发现我躺在一个荒坟旁边呼呼大睡。

    我爷和我爹把我带回了家,进门之后,我浑身发烫,脸蛋烧的通红,好似火炭,一头扎在炕上就睡着了,一觉睡了三天三夜。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东院邻居的小军哥,抱着一个玻璃罐子,躲在院门外柴禾堆旁边的枯井里呜呜的哭。后来有两个身形高大,穿着黑衣服的人,用锁链把他带走了。

    醒来之后,跟奶奶说了我的梦,她听了之后,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来就在我被野狼叼走的那天晚上,东院的小军哥失踪了,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小军哥是豆腐匠,半年前跟西村的白晓娟好上了,一来二去的,白晓娟便怀上了他的孩子。

    白小娟她爹白画匠放下面子主动上门提亲,可小军哥他那混不吝的爹李华山嫌弃白家是扎纸活的,做死人生意太晦气,一通大骂把人家赶了出去,还拿着烧火棍,把小军哥打了一顿。

    小军哥内向又胆小,不敢跟他爹争执,心里憋了一口气,当晚就离家出走了。已经过去了三四天,找遍了整个刘家镇,到现在也没见人影。

    我奶奶把我刚才说的话,告诉了李华山一家,说这是孩子梦到的,不知道真假。

    结果人们真的在门前的枯井里找到了小军哥,他蜷缩着卧在井下,嘴里吐着白沫。身边还放着一个玻璃瓶子,正是他们家平时做豆腐用的卤水。

    卤水是剧毒,一整罐子都被喝光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人早就没命了。

    原以为这可能只是巧合,但没想到四天之后,我的一个梦再一次应验,这次我梦到了我爷爷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手脚的指甲都变成了黑色,一夜之间瘦成了皮包骨。

    结果跟我奶奶说完了这个奇怪的梦的当天傍晚,我爷爷正跟我爹在院子门口收拾干柴,突然他的身子一挺,白眼仁一翻,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家里的人都吓坏了,赶紧找来了村里的大夫刘振刚,前前后后的检查了一番,也没找到病因。他把奶奶拽到一旁,小声说道:

    “六姑啊,你是咱们这十里八村有名的出马仙,不如,您老请请老仙,我总觉得这病有点怪……”

    看来也只好如此,我奶奶便让我爹关紧门窗,跳了一阵子大神,一直折腾到天亮,我爷爷还是没醒过来。

    果然如我梦里所见,最终我爷爷手脚指甲都变成了黑色,好像是被火烧过了一般。

    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夜之间瘦成了皮包骨,好像一具裹着人皮的骷髅,就这样,我爷爷在天亮的时候断了气,离我们而去了。

    处理完我爷爷的丧事,满脸憔悴的我奶奶把我叫到了一边,一脸严肃的问我那天我走进柳树沟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敢隐瞒,说看到了一个圆滚滚的家伙,浑身长着灰白色的毛。嘴巴很长,嘴上长着坚硬的胡须。

    他在我的脑袋上啄了一下,我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我奶奶一拍大腿,说:

    “完了,你是被梦魔给缠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