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月九章 > 015不测风云

015不测风云

    小腿骨被火火踢了一脚,当时未在意,此时负重吃力,痛了起来。火火关切地蹲下来,掀开裤腿一看,红肿一块,有些心疼,却说:“以后还逞能不?看看,肿了吧,你打不过我的。”

    韩傻儿揉了揉,说:“没事儿,没碰着骨头,回家让我爹活活血就好啦。”他是中医世家,故去的爷爷韩修草,曾是天下第一御医。

    火火站起来,扶着韩傻儿:“咱慢慢走吧。”

    小胖墩说:“要不我背你吧,火火。”

    火火没好脸色:“不许喊我火火,也不能喊苟不雪,只许喊小师姐——你要背,背笨笨吧!”

    小胖墩面有难色:“我没吃早饭,没劲儿。”

    火火“哼”了一声:“那你快走,别跟我们一块儿。”

    小胖墩犹豫,吞吞吐吐没说出囫囵话。

    韩傻儿说:“算啦,甭难为他,我自己能走。”

    二里山路,平日蹦蹦跳跳,也就一刻钟多点,这次慢了许多。

    这段山路,本是苟史运带领徒弟们修整的,往下,紧挨一道小山梁,经圣泉村西头,再经泉下村,弯弯曲曲十里通往山下,一路几乎没有人烟。说是山下,也是相对而言,地势不高,略微平坦而已。山下不远,有条忽而地面、忽而地下的溪流,俗称阴阳溪,较为宽阔的一段,聚居了两千多人,形成远近闻名的巴掌镇。这巴掌镇,可不是巴掌大一块地方,而是一条大马路,能过牛车,朝东通往百里以外的子乌县;五条羊肠小道,分别通往包括圣泉村在内的五个偏僻村落,形似巴掌,故而得名。巴掌镇虽小,得益于位置优越,百工买卖,吃喝玩乐,五脏俱全。

    圣泉村的学堂,坐落在村西头,两大间石头房子,没有院落,是景德震召集大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了子孙后代出人头地,共同修建的,他与景济仁、景棠沐都出了大头。房子面朝东方,南面一间的孩子,基本都在十岁以下,也有稍大一点的瓜娃子;北面一间,归大一点的孩子使用,说大也不过十五、六岁,过了这个年龄,没有起色,也就歇菜了。

    “韩奔月,你咋滴来晚了?”

    “韩奔月,你咋跟苟不雪一块来滴?”

    ……

    原来,韩傻儿学名韩奔月。班里二十多个孩子,不背书了,七嘴八舌发问。小胖墩、火火迟到,家常便饭,韩傻儿住的近,又不练剑,是破天荒头一遭。剑南门练剑的,除了小胖墩,还有两个,北屋也有三个,早到了。总共只有一位教书先生,正在北屋授课。

    韩傻儿憨憨地笑笑,也不解释包扎去了,回到座位,想了想,背颂起《千字文》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果珍李柰,菜重芥姜。海咸河淡,鳞潜羽翔……”

    《三字经》、《百家姓》早弄得烂熟了,先生看他年龄小,没往大班调。他自幼随着爷爷韩修草、父亲韩春旺看医书,识的字不止这些。

    “小声点!别背了!聒耳朵。”一个声音很刺耳。

    韩傻儿循声望去,不认识。那个很嚣张的孩子坐在石桌上,轻拍着。学堂的桌子、凳子都是石头打成的,不易搬动,偷不走。他是子乌县县丞景棠沐的儿子,在县城惹了祸,昨天被发配回老家了,八岁多点。

    “你是谁?”火火站起来,眉头一挑。

    “老子是谁,你不用管,以后喊大哥就行了。”

    “他叫景天志,他爹是县丞老爷。”小胖墩认识,小心翼翼地说。

    “嗬!县丞的娃子,就很了不起吗?”火火不懂,县丞是个啥子东东,“你给我下来!”火火一向是班里的大姐大,文武全能,文的方面被韩傻儿后来居上,郁闷好久了,现在,竟然有人挑战她武的一面,还让喊大哥,正是叔(孰)能忍、婶婶不能忍。

    “嗨呦!小丫头片子,能死你了!你也不看看,老子是谁?这是谁的地盘?”景天志换了个姿势,一脚站在石凳上,一脚踏在石桌上,威风凛凛。

    火火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上桌子,三跳两跳,挥拳就打,边骂:“打死你个贼娃子,敢惹你小姑奶奶!”

    景天志瞬间吃了两拳,又羞又恼,挥拳还击,火火灵巧地躲开了,返身又揍了一拳,出手并不重。景天志也算壮实,可人家火火玩的是游击战。运动战。

    景天志看出门道来了,这样打吃亏,树立不了权威反遭戏耍,便停住了,提议说:“咱们文打,不武打了。”

    “怎么个文打法子?你趁早认输,喊大姐,以后也罩着你。”火火一副优胜者的姿态。

    景天志不恼了,有些欣赏火火,反倒笑着说:“咱们分成两队,你一队,我一队,车轮战,不准躲,你们队输了,喊我大哥,我们队输了,喊你大姐,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韩傻儿说:“他是奸笑,比蛮力,你没他劲儿大。”一夜之间,长了见识。

    火火说:“不怕,你的劲儿也不小,今天就让他心服口服。”

    “分吧,我们家的一队,你们外姓的一队。”景姓的十二个,其它的,泉下村六个,圣泉村外姓三个,再加火火,一共十人。

    “这不公平!”火火说,“这样子,愿意跟着我的,一队;愿意跟着你的,一队。”火火想利用素日大姐之威。

    “好,依你,我们姓景的,不会跟你一队。”景天志划分两个阵营。

    “我跟我小师姐一队。”小胖墩说,“每队十一。”

    “景阳刚,你投敌叛变,不姓景了吗?”景天志扣了个大帽子。

    韩傻儿拉拉火火,小声说:“快撵上你叔爷了。”

    小胖墩悻悻地回到景姓一队。

    火火说:“不怕,咱们就以少胜多!我先上!”

    韩傻儿说:“我先上!哎——你们谁先来?”

    景天志推小胖墩出战:“你差点投敌叛变,立功赎罪。”

    小胖墩的年龄大一些,取胜把握较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