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月九章 > 014两小无猜

014两小无猜

    火火一撇嘴吧,哇地哭起来,双手揉眼睛抹眼泪。

    韩傻儿貌似叹口气,收了弹弓,近前几步,哄劝道:“火火莫哭,我又不真打你,谁让你揪我耳朵。”

    火火还是哭,不过声音小了,只是嘤嘤啜泣:“坏笨笨!你吓唬我,石子打身上痛的很!”

    “不是没打嘛。”韩傻儿还在嘴硬。

    “打身上就晚了!吓死我了!不行,你得赔我,让我饶过来——呜呜呜……”

    “好好好!让你饶过来,拧吧。”韩傻儿无可奈何。

    火火破涕为笑,上前拧住了:“让你吓唬我!不行,得喊姐姐,我才饶你。”

    “不喊!我二月二龙抬头的生日,你五月端午好不好?比你大,女孩子讲道理才好看。”

    “啥子?你说我不讲道理?说我不好看?就你讲道理!”

    火火气嘟嘟地,手上一用劲,韩傻儿痛得龇牙咧嘴,“哎呦”一声:“你放手!”

    “不放!”火火一副不依不饶、毫不通融的表情。

    “那就别怪我了!”韩傻儿抬起手,使劲儿把火火的小手掰开了。

    火火抬腿一脚,踢在韩傻儿小腿上,两只小粉拳挥舞,朝韩傻儿胡乱招呼。韩傻儿躲避,躲不开;还手,够不着。

    韩傻儿彻底无语了,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云彩就下雨,也是气了,不躲了,瞅准火火的拳头过来,伸把抓牢了,一手搂住火火的小细腰,脚下一绊,全身用力,“啪”的一声,把火火摔地下了,抬脚就溜。

    火火又哇哇大哭起来,韩傻儿学精了,只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讲“道理”,不往前凑。

    此时,练剑的场地空荡荡的,唯一的小胖墩走过来,哄道:“火火别哭了!他不让着你,别跟他玩。我让着你,要不就打我吧,消消气。”

    “一边去!不关你事儿。”火火气咻咻地娇叱。待小胖墩讪讪离开,却慢慢站起来,抽出了小剑。

    妈呀!韩傻儿拔腿就跑,动真家伙,可不是闹着玩滴。论速度论灵巧,他韩傻儿远远不及火火;论力气,他天生神力,火火再是小剑师,也非他对手;动了剑,八个韩傻儿也不够火火一人宰的。

    火火掂着剑,在后面不疾不慢地跟着,也不着急逮住,只是形成强大的威慑,边叫板:“有胆你别跑!”

    “我就跑,有胆你别追!”韩傻儿嘴巴也不让人了。他边跑,边时而瞅后面,时而瞅墙上。

    练剑场出现一道奇特的风景,沿着大院内墙,韩傻儿在前面跑,火火在后面追,后面快了,前面就快一点,后面慢了,前面也慢了,不大会儿就转了三、四圈。

    渐渐地,火火累了,喊道:“笨笨,别跑了,我又不真杀你,看你,也像苟不理说的,胆小如鼠。”她只比大人多睡一个时辰而已,也是当“师父”的怪念头支撑着,兴奋。

    韩傻儿可是后半夜才起的,精力充沛着呢。他不相信火火这么轻易善罢甘休,问道:“咱俩算扯平了?”

    “想得美!”火火却也停住,不追了,“你得让我摔一跤,才算扯平。”

    被人提剑追着的滋味真不好受,韩傻儿妥协了:“只摔一跤,说话算数?”

    “骗人是小狗!”火火发了誓。

    “好吧。”韩傻儿回走数步,把后腰留给火火。

    火火上前,使劲儿把韩傻儿摔倒,手脚麻利,干净利落。韩傻儿要不是双手支撑快,差点摔个狗啃屎,火火又咯咯笑了。地点,恰好在主房附近。

    “火火,干啥子呢?”夫人走出来,“又胡闹,欺负人是不是?屁股又痒痒了?”苟史运百般娇惯火火,夫人却管得严一些,边训边去察看韩傻儿,“摔疼没有,乖娃子?”

    韩傻儿拍拍手,笑着说:“没事儿,婆婆。”

    夫人愣了一下,显然对这个称呼还不太习惯,旋即释然了,对这么大的小不点来说,自己可不是婆婆么?

    “娘——”,火火不满夫人的责怪,拉长声调带拐弯,“刚才他先摔的我,你没看见!你幺女吃亏了好不好?”委屈得什么似的。

    “你吃亏噻?”夫人笑笑,故作惊讶。这是个向来只占便宜的主儿,欺负别人她信,火火吃亏,他是不信滴。

    火火撅起小嘴,拉着韩傻儿:“咱们走,练剑去!不理她了。”

    夫人含笑望着他们离去,不言语。

    走到西墙一带,韩傻儿向火火借了剑,照着图像,一招一式地比划起来,基本功二十八式,他竟然模仿得有板有眼。逃跑那阵儿,默记于心了。

    火火发怔,问道:“笨笨,你以前练过?跟谁学的?”

    “没得学。”韩傻儿额头渗出薄薄一层细汗。

    “学得真快!”火火有心再夸赞两句,天性高傲,自尊心作祟,阻止了她,“不过,再快,两年也赶不上我。”

    “赶不上就不赶呗。”韩傻儿破天荒地大度。

    “你看着!”火火要过剑,缓慢地演示一遍,又递给韩傻儿,韩傻儿再次操练起来,比前一遍更地道了。

    “这回,你得喊师姐了吧?”火火得意地。

    韩傻儿挠挠头:“嗯!喊你火火小师姐、小师姐火火,哪个好听?”

    “不许带火火!”

    “火火名字多好听啊!又热烈,又靓丽!”

    “好吧,喊火火也行。”小妞儿喝迷糊汤了。

    小胖墩羡慕,凑过来说:“小师姐,你也教教我呗!”苟史运说火火小师妹,他可不敢。

    火火说:“去去去,没看见我正忙着呢。”

    小胖墩咕咕哝哝走开。

    “辰时(上午七到九点)快过了,咱们去学堂吧!”韩傻儿提议。他也出来老半天了,别让家里人急坏了。

    “好!”火火答应,貌似不那么乏了,“你等我一会儿。”

    很快,火火回来,拿了三个肉包子,自己留一个,递给韩傻儿两个,扯手道:“走吧!”

    小胖墩只有眼馋的份,咽咽唾沫,也不稀罕,也不去拿包子,跟着出去了。家里有更好的包子,犯不着耽误落了单。

    出得大门,火火说:“笨笨,我有点累,你背背我吧!”

    “好嘞!”韩傻儿弯下腰,待火火趴上直起身体,“哎呦”叫唤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