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月九章 > 005煮酒论剑

005煮酒论剑

    苟史运请童仁堂定夺,童仁堂寻思虽说长者为尊,但现在苟史运家里,又是初来乍到,便不够爽快,说客随主便,不过他喜欢宽敞、热闹。

    意思清晰明了,苟史运忙安排挪椅合桌,与童仁堂、景德震合坐中间茶案,童心圆及镖师们坐了东案,苟不教兄妹及五名一等弟子坐了西案,余者台阶下找来方凳,以凳代桌凑合。

    不一会儿,碗盘杯筷流水般端上,摆满了三个茶案。苟史运让人搬来一尊铜火炉,燃着木炭把剑南烧春温上,说温一温酒味更醇,粗手粗脚的大汉,玩起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小资情调。偏又等待不及,讪笑两声,让人先将冷酒倒上,清清嗓子,朗声道:“诸位英雄好汉,今晚老子双喜临门,认祖归宗又跻身武夷剑派,实在大快人心!咱们吃九斗碗,喝剑南烧春,一醉方休!来!来!来!苟某先干为敬!”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众人附和,纷纷干了。

    重新满上,敬童仁堂,童仁堂微微一笑,轻松干了。又敬景德震,景德震说:“恭贺!恭贺!你坐着喝啊,屁股一抬,喝了重来!”满大厅的人,唯他能开开玩笑,活跃气氛。

    苟史运笑了:“扭骚了不是?屁股一动,那是尊重!莫非怪我不曾谢你、心意不诚?快喝了吧!这阵子不摆龙门阵。”

    跑江湖的人,酒场辞令哪里会少。

    景德震戏谑了几句,方才喝下。苟史运走开,去敬堂妹童心圆及众镖师。

    景德震取来温酒,倒满一壶,左手执碗,右手执壶,礼敬童仁堂道:“总镖头,今天遇到您这么大贵人,实乃三生有幸!景某借花献佛,敬您三碗。”通风报信那档子不尴不尬的事儿,不提也罢,能避开就避开,能淡化就淡化。

    童仁堂谦逊两句,喝了,攀谈些天气、秋收等无关痛痒之事,又回敬景德震。

    大鱼大肉童仁堂不稀罕,对山肴野蔌却赞不绝口,野菜新鲜,野味鲜美等,一时间觥筹交错,热闹喧哗。

    童仁堂酒酣耳热之际,问苟史运:“师叔传授你武功,可曾传过武学?”

    苟史运觉得被看扁了,神色颇不自然,道:“略知一二,先让火火说说剑术门派、剑术等级,也考考她,可好?”

    火火不待童仁堂发话,站起来稚声稚气地讲道:

    “天下武功,剑术为首;万般武功,以剑为准。东西南北中,五大剑派:东北长白剑派,东南武夷剑派,西南峨眉剑派,西北天山剑派,中原少林寺不以习剑为主,却倡导按剑术划分武功等级,属于武林领袖,也是一大剑派。

    “第一级是剑童,一星一环,初次学剑,无论年少年长,是男是女,都是剑童。

    “第二级是剑士,分上剑士和下剑士,基本剑法练到入门称下剑士,两星一环;基本剑法练到熟练称上剑士,两星两环。

    “第三级是剑师,也称小剑师,助剑师三星一环;陪练剑师三星两环;侯补剑师三星三环。

    “第四级是大剑师,初级大剑师四星一环;中级大剑师四星两环;高级大剑师四星三环;超级大剑师四星四环;

    “第五级是剑客,平地剑客五星一环,草原剑客五星两环,山地剑客五星三环,森林剑客五星四环,险峰剑客五星五环。达到五级,自然做到剑不离身。

    “第六级是剑主,或者剑掌门,独来独往的也称大剑客。剑庄主六星一环,剑寨主六星两环,定镖掌门人六星三环,护法六星四环,不定镖掌门人六星五环,大护法六星六环。

    “第七级是剑宗,指武林大门派宗师,独来独往的也称剑灵。水滴剑灵七星一环,泉剑灵七星两环,溪剑灵七星三环,湖剑灵七星四环,江剑灵七星五环,海剑灵七星六环,洋剑灵七星七环。修炼到剑灵,已经人剑合一——往下火火就不知道了,爹爹没有教。”

    苟史运说:“往下我也不甚清楚,先师当年说,天下武林人,达到剑宗、剑灵顶级的寥寥无几,知道也没啥子用.叔父久在师门,可否说道说道?”

    童仁堂也不客气,朗声补充道:

    “第八级,正派称剑王,邪派称剑霸。草剑王八星一环,木剑王八星两环,石剑王八星三环,铁剑王八星四环,铜剑王八星五环,银剑王八星六环,金剑王八星七环,玉剑王八星八环。一旦成为剑王,飞花、树叶、草絮,任何东西都可做剑。据我所知,除了本朝大仁皇帝、大义皇帝武功登峰造极,成为剑王以外,几十年来,再也没有别的剑王。师祖穷极一生,最终才七星七环洋剑灵

    “第九级,正派称剑圣,邪派称剑魔,按翡翠美玉划分九等:白花剑圣九星一环,青花剑圣九星两环,紫花剑圣九星三环,金沙剑圣九星四环,瑞雪剑圣九星五环,水银剑圣九星六环,寒冰剑圣九星七环,清水剑圣九星八环,玻璃剑圣九星九环。修炼到剑圣,什么也不需要,声音、气息均可化成剑音、剑气,杀敌于无形,这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也是可梦不可求的缥缈仙境。师祖说,百年以前,有位武林奇才,最后突破,成为九星一环白花剑圣,独步天下,享誉百年。”

    众人一片嘘嘘,剑圣,想都不要想。童仁堂语毕,也是一脸黯然,剑主第六等级,与剑圣只差三个台阶,貌似很近了,可这三个台阶,不知比前六个台阶艰难多少倍。。

    火火拍手:“爷爷好厉害!懂得真多。火火要当剑圣小魔女。”童仁堂笑应:“火火好大的口气!好啊,有志气!你现在哪一级啦?”

    “三星两环小剑师啊!”火火颇为自豪。童仁堂竖大拇指:“小小年纪,难得难得!假以时日,不可限量。”

    火火问:“爷爷,你多少级啊?”

    童仁堂捋捋胡子,沉吟道:“爷爷是总镖头,你猜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