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月九章 > 002圣泉

002圣泉

    苟史运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除了熟记《三字经》外,其它书本文章,就像南方的米团子碰到北方的黑窝窝——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习武练剑,全凭口传心授。给小孩起名,大儿子苟不教来自“苟不教性乃偏”,二儿子生下来忘词了,干脆顺着叫苟不理,教导不就是为了明理吗?待到幺女子,乳名火火,他灵光乍现,想起“苟不学曷为人”了,学又与雪同音,便起名苟不雪,不雪——火火,呵呵呵,妙啊!真他姥姥的妙!苟史运因此自鸣得意了好长时间。

    那边景府管家抱拳施礼:“苟掌门,劳烦您贵步了!”

    苟史运还了一礼:“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心道,老子是出来望自己儿子的,哪个是送你龟儿子的。

    景府管家又冲小胖墩:“少爷,还不快谢谢师父。”

    小胖墩倒也乖巧:“有劳师父了!”

    苟史运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

    景府管家又说:“苟掌门,我家少爷劳烦您费心了。”

    苟史运说:“苟某不才,没能让你家少爷功夫见长。”

    景府管家又抱拳:“苟掌门不必过谦!您也知道,我家老爷本不指望少爷成为武林高手,打啊杀的,只要身子骨练硬朗,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苟史运有些尴尬,似乎不太受用,当即哈哈一笑:“只要勤学苦练,高手不高手咱甭说,大剑师嘛没有问题的。苟某本事上不了台面,弟子辈中,大剑师也不下十人。”外派六个大弟子,其中一名剑客,五名大剑师,城里当着保镖呢。

    “哎哟,瞧我这张嘴!一不留神就跑偏了,该打该打!您苟掌门的功夫,方圆数千里没有敌手,谁不佩服?”景府管家抱拳又作揖,“您千万别误会!告罪告罪。时候不早了,告辞告辞。”

    苟史运不以为意:“哪里哪里。走好走好。”目送小胖墩下山回圣泉村,心想,方圆数千里没有敌手,并不夸张。

    圣泉村得名来自圣泉。人老几辈子相传,这里山高千丈,原是穷山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不知何时,一股泉水冒了出来,冬天冒着热气,吊桶下去打水,百桶千桶,取之不尽;夏天水位上涨,水面竟有九尺方圆,四人同时取水,亦用之不竭,且喜夏天清凉,甘甜可口;冬天冒着热气,温润宜人。有泉如斯,人畜饮水,洗衣浇地,都不发愁了。一位姓景的猎户最先发现这里,跪了三天三夜,取名圣泉,奉若神明,逢年过节仍不忘祭拜。那姓景的猎户随即安居下来,繁衍生息数百年,人口也达到了几百人。村里以景姓为主,其他姓氏寥寥无几,全是身怀专长之户,用得着,景姓人恩允居住的。

    圣泉村再往下二里地,有一处村落称作泉下村,做了圣泉村的附属。一些逃荒要饭的、走投无路的、落魄逃难的人,闻得圣泉之名,长途跋涉来这里,求一席之地安身。无奈圣泉村人坚决不收,只许泉下二里安家,吃水上山来取。久而久之,泉下村便形成了,几乎是一家一姓。再后来,刑满释放的囚犯、朝廷官府发配贬诋的一些人,也被押到了泉下村,泉下村的人口,反而比圣泉村多了三成。这些人,要么打长工短工,要么鸡毛换糖做小商小贩,要么卖野药坑蒙拐骗,要么担挑推车,还有叫花子、贼娃子……

    苟史运从前也住在泉下村,自打练了武功,成为大剑客之后,就不屑与之为伍了,圣泉村不收,他自创了泉上村,反正有的是力气,吃水不难。广收门徒后,吃水更不在话下了,几十号人,成年弟子每天两桶水,或挑或提;未成年的一桶,跑两趟也行,权当练功了。圣泉村的人,对泉下村全大爷一般,没几个好东西——至于村长景德震嘛,嗯,还算不错……

    正胡思乱想着,一句娇声“爹爹吃饭啦”,跑来一个浑身伶俐动若狡兔的小姑娘。不错,正是他的小公主火火。

    火火张着小手:“爹爹抱抱!”

    苟史运蹲下身,伸开右臂,将火火抱了起来。

    火火凑近嘴巴,亲了一口,咬耳朵说:“爹爹,火火求你件事儿,你一定得答应啊!”

    “啥子事嘛,你不说爹答应啥子嘛。”苟史运笑呵呵的。

    火火说:“学堂新来个同学,叫韩傻儿,我叫他笨笨,你教他学剑好不好?不许收他钱。”所谓学堂,就是设在圣泉村的私塾,整日间“子曰诗云”的,按年龄学业分高低班,外家弟子就有在那读书的。话又说回来,这年头,读书、学剑都是奢侈的事,家境不宽裕的,想也甭想,也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勒紧裤腰带舍命供应,但两处供应,恐怕捉襟见肘,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再说,拜师学艺,得人家主动来拜,哪有主动请人家学剑的?还不许收他钱,难不成小妮子喜欢这傻小子……

    苟史运正待推脱,山下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叫声:“苟掌门!苟掌门!大事不好了!苟掌门……”

    苟史运心头一紧,暗道不好,抱着火火就往下迎,听声音,来人正是圣泉村村长景德震。

    火火揪耳朵:“爹爹,你答应我嘛!管他啥子好啦不好啦的。”

    苟史运拨开火火小手:“火火乖乖的,不闹!你伯伯这么晚上山,必定有啥子急事。”

    火火嘟起小嘴:“哼!不理你啦!我要下去!我要下去!”

    苟史运心急火燎的,只得轻轻拍拍火火后背,哄道:“好啦火火,别闹腾爹,爹答应你。”

    “不许耍赖!”火火又补了一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话间,景德震已经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了,断断续续的:“苟、苟…掌门,大事、大事不、不好了!”

    苟史运嘴里安慰:“别急别急,您喘口气,慢慢说。”

    景德震喘息了几口:“令公子,两位,让人押过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