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空想之拳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万相丛中

第一百二十三章.万相丛中

    梁德没有信口开河,他和木艺规的确不太熟。

    他们在这一世称得上狐朋狗友,但盛无虚私立高中的毕业生都是死过一次的异界亡魂,平均人生阅历两辈子,木艺规在校期间做过什么,梁德看过陆学部一年级整理的情报,差不多知道,但木艺规上辈子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为何而死,没人知道。

    梁德是听了杜公台和木艺规的对话,才知道他死于自杀。

    那么,他上辈子是为了什么而自杀呢?

    同学里没人知道。

    孙狗也许知道,但他不会说。

    校友会里,每个人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没人知道他们上辈子是四方形还是八角形。

    不管是今生还是前世,梁德对男同学的前世今生乃至前前前世都毫无兴趣。

    但是此时此刻……

    “看看他自己的梦?老梁你什么意思,你要通过MYG48成员去探索木艺规的内心世界?

    “四十八个碎片……你能用她们心里的四十八个艺规哥哥拼出一个完整的木艺规?”栗知弦问道。

    “也不能说特别完整,一定要说的话,属于,属于……弦哥,我语文不太好,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比较合适的词儿……”梁德视线游移。

    “相当完整了属于是?”

    “差不多吧。”

    “那不就是偷窥他的内心世界吗!”

    栗知弦向梁德投去不知是真是假的谴责目光:

    “合适吗?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偷窥人家,我们能拿出什么理由,为了他好?老梁,讲点道德啊你。”

    “讲道德?弦哥,你有点不对劲。”

    栗知弦眉毛一挑,“我哪儿不对劲?对,我是因为内推码、德士证还有男德教材的事情挣了他不少晶簇,但一码归一码,我跟他至少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吧。

    “你现在这样偷偷偷窥他算怎么回事,就算真的不是很熟,你们也是狐朋狗友吧,你直接去问他啊。”

    梁德用尽全身力气,双掌交叉成“T”,比了个技术犯规的手势,道:

    “弦哥,我是空想之拳,你是空想之笺,大家都是雷霆崖好汉,我们做的是讲道德有体面的工作吗?我跟你的职业愿景是在思想道德奥林匹克竞赛上夺冠吗?

    “你讲咩啊,AreYouOK?”

    “那我跟你没话讲了。”

    栗知弦摁掉跨界直播窗口,她能看到梁德,但是梁德看不见她。

    直到和下一个MYG48成员见面,他们都没再开口说话。

    即便开口说话,他们也几乎没有对话。

    多和美少女聊聊不好吗,和难搞同事有什么好说的?

    梁德和栗知弦在环球精英中心附属第六医院采访了好几个MYG48成员。

    在梁先生眼里,她们全都是美少女,但在更多人眼里,她们并不全是。

    校六医院不是根据颜值招聘员工的地方。

    木艺规发起再起计划时,已经被男德折磨得形神两空,活动范围极其有限,被他选中的人,分布得很密集。

    他不是真的要寻找什么美少女,如果以栗知弦的颜值为及格线,MYG48成员里也只有两三个人在及格线以上。

    在木艺规眼里,高颜值的第二性是弱势群体,但颜值从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他寻找的是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那些为了自己的梦想在努力的人,那些可以成为太阳的人。

    护士、医生、影像技师、临床工程师、保育员、金属热处理工、机修钳工、评茶员、种苗繁育员、造林更新工、实验动物养殖员、微水电利用工、纺织纤维检验工……

    梁德和栗知弦在校六医院和周边工厂见了好几位已经在各自领域登峰造极的“美少女”,即使不去分析木艺规留在她们身上的梦境种子,这对搭档也从他帮助过的人身上见到了他的影子。见到了他过去的一切。

    木艺规懂得很多领域的知识技能。

    他生在男德诸界中的彼岸1266号世界,他是一个过分好看的男人。

    他本不应该懂得那么多知识和技能,因为从他出生开始,就有无数的人告诉他,有些领域是他不应该涉足的领域,有些技能是他学不会的技能。

    他只是一个男人,一个过分好看的男人。

    一个男人能做什么?

    乖乖听话,从妻教子就是了,一个男人,还想奢望什么?

    长得好看,就做一个端庄的花瓶,不然呢?你还想悖逆男德吗?那可是男德!

    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没有任何人会支持的不甘心。

    一种会被称作“逾矩”和“僭越”的不甘心。

    一开始是模仿。

    彼岸1266号世界科技昌明,传媒发达,每个人都有机会接触到浩如星海的知识。

    木艺规曾经在一个亚文化恶搞论坛上见到一句话:

    “给猴子一台打字机,它有可能打出某位文豪的传世经典,给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一台计算机,她只会用来观看男人的身体。”

    木艺规不是猴子也不是女人。

    他去观摩那些在各个行业意气风发的领军人物,去模仿那些仿佛天之所钟的女人。

    他模仿她们的举止,向她们学习,然后战战兢兢地超越了她们……

    他不是在一开始就想要“博到极致”,只是在一个领域超越了那些男德所钟的女人之后,他感到害怕,他动摇得厉害,于是他换了一个又一个领域……最后他发现,男人和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女人能做到的事,他一样可以做到,甚至可以做得更好,无论在哪个领域。

    但这和男德说的不一样,和长者们说的不一样!

    在第一百个领域获得成功之后,木艺规不再继续他的实验。

    如果实验证明的不是真理,实验还有什么意义?

    他放弃了一切,即使他能做到,他也不再去尝试。

    从那以后,他成为了一个偶像宅。

    他去追逐那些旁人告诉他值得追逐的事物,去爱慕和崇拜那些旁人告诉他值得爱慕崇拜的人。

    但他实在是长得太过好看了,他甚至没有去崇拜他人的资格。

    于是他扮作女人,扮作比他高一等的人去参加全国握手会。

    有一天,他没有见到想见的人,但他见到了改变了他一生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