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第二百四十九章,不是好人的云墨

第二百四十九章,不是好人的云墨

    随着路明非的同学越来越多但是云墨他们这一桌一直只有他们三个人,路明非时不时的看向门口,眼中闪烁着不一样的期待。

    云墨看着路明非这没出息的样子,叹息一声说道“你能有点出息吗?”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一个人生赢家。”路明非小声的反驳道“话说今年你还去日本吗?”

    绘梨衣的存在路明非到了学校之后芬格尔跟他提过,他第一次看见绘梨衣的照片还以为那个是诺诺,后来仔细看了看看分辨出来,作为一个刚被甩的单身狗,路明非表示自己很羡慕。

    “去啊,开学前几天吧,去日本陪绘梨衣几天,然后返校。”云墨吃着披萨说道“到时候莉莎会跟我一起去,你要去吗?秋叶原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哎!?真的?”路明非瞪大了双眼,此生不到秋叶原,称作宅男也枉然,对于这个二次元圣地他可是一直都很向往的。

    “当然,正好让你见见世面。”云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他想到了一个点子,让路明非去体验一把日本黑道的服务,那一定很有趣。

    “那就说好了。”路明非笑道。

    “看样子你的女神暂时不会来了,安心吃你的东西吧。”云墨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说道。

    突然披萨馆的玻璃门推开,一个穿着傣族族风格的筒裙,蜡染的蓝色合欢花,配了件白色的吊带背心,头发梳成高高的马尾,脸上画着淡妆,女孩的眼中充满了诧异。

    “我去,柳淼淼。”路明非低声喊道,他似乎明白了周围这些人看好戏的申请是怎么来的了,他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真让他碰到了。

    这时纷扰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神止不住的在云墨、莉莎,眼神负责多样,但大多数都是期待和看好戏的眼神。

    云墨也明显有些愣住,随后对着柳淼淼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了,柳淼淼也是回报了一个微笑,坐到了一个位置上,大家都已成年,曾经的事情或许冲动,或许流泪,或许还残存于记忆,但是都已经是过去了,大家再见面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相视一笑,各不言他,成长莫过于此了。

    所有人的眼神顿时变得失落,他们原以为会有一场狗血的三角恋出现,但是现实告诉他们那种狗血的事情终究是电视剧里多。

    莉莎一脸的若有所思,她的脑海里浮出了柳淼淼的信息和守夜人论坛里云墨和柳淼淼的绯闻,再结合周围人的表情,她明白了自己被这群人当成了云墨的女朋友了。

    路明非沉默一下,说道“我去上个厕所。”说完路明非起身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虽然在这种场合抛弃兄弟很不仗义,但是他的位置正好是柳淼淼背后和云墨的旁边,尴尬的氛围能够将他这个衰仔杀死,所以他想借着尿遁溜走,缓和一下在充当二人的障碍物。

    路明非来到门前,一推门,“砰”的一声,门外一张好大的脸。赵孟华的脸,脸中间印着一条红印子,被玻璃门边打的。

    赵孟华瞪大眼睛看着目光空洞的路明非,见鬼似的,不明白这个撞了自己一下的家伙何以如此淡定。要搁在以前,赵孟华在班里请客慷慨,路明非马屁拍得勤快,这时候该扑上来问候了吧?

    “我没事。”路明非习惯性的说,今天他见每个同学的第一句话都一样。

    “我…我有事!”赵孟华捂着脑袋。他没敢轻易发火,跟面前的人一样,赵孟华看不出路明非的路数。

    路明非和赵孟华擦身而过,没有多言。

    路明非站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炽烈的阳光从右手边唯一的一扇门里照进来,从左到右抹去黑暗,地下透着模糊的窗影长长的人影。影子有长长的头发和长长的裙摆,在不知何处来的风力微微的飘动,手里握着一本书。

    路明非慢慢地把头扭向右边,看见白色的裙裾。

    走道很狭窄,其中没有什么能阻挡两人视线的东西,路明非想避却又避不过去。从窗外洒进的阳光照在路明非的侧脸上,他挠了挠有些发痒的脸颊对着迎面走来的女生说道“嘿,又见面了。”

    陈雯雯抬头看着面前明显长高和变壮的男孩,微微点头道“你好,路明非。”看来他真的变得很多。

    路明非看着陈雯雯清澈的瞳孔有些不知所措,在他心里涌起了无数感慨,但又只能沉入心底。“嗯,我去上厕所。”路明非点头,两人擦肩而过,也是没有多言,路明非看着走向餐厅的陈雯雯。

    今天陈雯雯的穿着还是那件碎花的连衣裙,窗外的阳光照在纯白无垢的裙上,一切仿佛透明一般,就像数年前的初次相遇。没牵过手,没看过电影,没去旅行过,连一点点机会都没有,一段乏善可陈的暗恋。

    在渐渐模糊的记忆里,偶尔闪过的是入学那天白色的裙裾,和映在女孩脸上的光影。路明非突然的想起了一句老话: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路明非猛的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陈雯雯已经推门进了餐厅,狭长的过道上空荡荡一片,阳光照在地板上,飘荡的灰尘在阳光下清晰可见。

    空气中涌起一股酸楚,不止是环境影响了人,还是人沉入了环境,路明非无言的走向了厕所,或许厕所隔间的那一处小天地中,他才能正视自己,不用隐藏自己的酸楚与无奈。

    赵孟华进门看见了空荡荡的桌子上坐着云墨和莉莎,眉头微皱,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但是云墨他还是认识的,看到了和云墨只有一个身为之差的柳淼淼,一个无名的烦躁涌现在他的心底。

    顾及到这里的这么多人,他压下了这股无名的烦躁,笑着和自己在学校的小弟们打着招呼,接受着他们的吹捧。

    云墨瞥了一眼人群中的赵孟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想到似乎想到了,刚才赵孟华的变化和视线的转移可逃不过他的观察,今天或许会发生一些意外的事情。

    莉莎看着若有所思的云墨,低声问道“少爷,是有问题吗?”

    “没有,一会儿可能会出现意外的事情,静静的看着就好。”云墨神秘的说道。

    当路明非回来的时候披萨已经上桌了,云墨和莉莎坐在长桌角落,手中端着黑松路肉酱意面配里海黑鱼子,其他的男生都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自己大学的奇闻异事。

    相对于他们,云墨和莉莎显得有些不合群,云墨和莉莎毕竟不是他们的同学,跟这些人也不熟,如果就算是同学的话,路明非也是觉得他们说不到一起,不仅是性格的问题,更多的是经历。

    听着这些昔日的同学们吹牛也只能博得云墨和自己的淡淡一笑——难道真要我们把大过年屠龍杀人的事讲出来装x?世界不同,价值观也不同,他们并不是一路人。路明非看了看长桌的位置,他发现自己只能坐在陈雯雯和云墨中间,不难看出这个位置是云墨特意给他占的。

    云墨抬眼瞥了一眼路明非说道“我叫了师兄,他一会儿就到聚餐多个人不建议吧。一会儿记得把下巴收好,别掉下来了。”

    “没事没事,一会儿会发生什么吗?”路明非回答着坐到了座位上,他用余光瞥了一眼陈雯雯,陈雯雯面前摆着一张完整的披萨,看样子是没有动过丝毫,陈雯雯低头拿着手机不断敲击屏幕不知道是在聊QQ还是刷微博。

    “嘟。”桌对面的赵孟华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略微皱眉,但很快就舒展开眉头,继续和小弟聊腕表的话题。

    云墨没有回答他,路明非看了一眼云墨旁边正在斯文的切着披萨的莉莎,餐刀和餐叉在她手里,就好像是自由一日那天她手里的短刃和手枪一样,将披萨一样的敌人整齐利落的切成整齐的小份,然后送到云墨的餐盘里。

    路明非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他是多余的存在,拖过一张披萨到自己面前,快速的上手了,今天他是来蹭饭的,蹭饭的就要有蹭饭的觉悟,吃饱了就行,反正有人买单。

    整个餐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以赵孟华为首的一圈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话题,一些女生围在柳淼淼身旁旁谈论化妆品和项链,云墨拿着披萨馆经理特地送来的红酒看着,他不明白这个经理是怎么想到,吃个披萨为什么要喝红酒,显得有逼格吗?还有不断拿着手机按来按的陈雯雯。

    路明非心不在焉,他抬头视线不断在陈雯雯、赵孟华和柳淼淼之还有云墨间来回,云墨像是受够了路明非的眼神,说道“跟我没关系,别看我。”

    路明非尴尬的笑了笑,心中疑虑云墨莫非知道了些什么?他是怎么知道的?

    突然的,赵孟华清咳两声,他站了起来环顾所有人开口道“大家,我宣布个事儿。”

    这时,路明非浑身一震,这家伙四处张望着好似在找什么。

    “柳淼淼不能再追了,谁追谁撞墙我们决定订婚了。”赵孟华笑着说道,桌上所有人都安静了,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桌位的陈雯雯和云墨,他们等着这两位给的回应。

    “唰”的一声,路明非站了起来,他瞳孔里燃烧着实质般的火焰,任谁都知道他现在怒火冲天。兄弟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略带低沉的话语从路明非嘴里说出,一时间餐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他们想过有反应的应该是云墨,最不济是陈雯雯,但是从来没想到路明非会站起来。

    赵孟华瞪眼看着路明非,他实在没想到路明非居然会站起来顶他的话,原本很完美的宣布词被路明非一棍子搅的乱糟糟的。赵孟华看着路明非怒火攻心,他咬着舌尖喷道“关你屁事。”

    话出口的一瞬间,一把锋利的银叉顺着赵孟华的耳边划过,直直的插入了他身后的墙壁,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赵孟华的额头冷汗直冒。

    “说话注意点。”云墨将手里的餐刀半身已经没入餐桌,餐刀发出震动的声音,嗡名声在所有人的心底响起,所有人齐齐的咽了一下口水,他们这些还在学校里的学生哪里见过这么场面,这种只有电影里才有的黑帮大佬审问叛徒的场景着实将他吓到了。

    莉莎将醒好的红酒倒进了云墨的玻璃杯里,顺耳的红酒撞击玻璃杯的声音让众人更加胆颤,他们开始怀疑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在国外继承的家产是不是黑色产业了。

    靠的最近的陈雯雯和柳淼淼都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云墨则是不慌不忙的拿起玻璃杯,慢慢的摇晃着。

    路明非也是被这一幕吓到了,他想的是将自己杯子里的可乐泼到赵孟华的脸上就行了,没想到云墨竟然用刀了,看着云墨眼神示意不要吓到这些人。

    “保安!!保安!!这里有人动刀子!!”赵孟华大叫着,他想借着保安的将云墨赶出去,毕竟今天是包了场子的。

    闻声而来的侍者和经理,看着摇晃着红酒杯的云墨和满脸怒气冷汗的赵孟华,经理说出了震惊所有人的话。

    “赵先生,如果你打扰了云少爷用餐的话,请你出去。”经理冷声说道,眼中充满的不善,周围的侍者也是冷冷的看着赵孟华,这里是自己老板的场子,自己该怎么做傻子都知道。

    “你...你这样,我会找你们老板投诉的。”赵孟华怒斥道。

    云墨淡淡的瞥了一眼大喊的赵孟华,冰冷的眼中不夹杂着任何感情,赵孟华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停止了跳动一下,他的后背已经打湿。

    “如果你要投诉随时可以,但是不要打扰其他人用餐。”经理冷声说道。

    赵孟华一时间骑虎难下,一张脸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空气中充满了压抑,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所有人的胸口处,让他们呼吸不顺,有些人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

    突然的,餐厅的门被推开了,没有一丝声音,只有空气流动,像是揭开了闷热的陶罐的泥封让微凉的风透进去。一个男生走了进来,男生看了一眼腕表。表面反射阳光,光芒如一道利剑切开包间尴尬的气氛,最后反光的光斑落在男生脸上,“现在聚餐还来得及吗?我好像迟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