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第二百四十六章,落幕

第二百四十六章,落幕

    长江,江心洲,酒德麻衣看着平稳的水面久久不语。

    “麻衣,情况如何?”耳机里出来了薯片的声音。

    “龙王诺顿死亡,路明非存活。”酒德麻衣缓了缓说道“大灰狼把诺顿屠了。”

    耳机的那边沉默一会儿说道“那不正好吗?正好节省了一颗贤者之石,老板说了原计划取消。”

    “好。”酒德麻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正在进行打捞的摩尼亚赫号,留下一声叹息离开了。

    摩尼亚赫号上,路明非瘫躺在甲板上,有气无力的说“老子终于是活着出来了。”侧头看到了正在抢救云墨的医护人员,一脸的凝重。

    “路明非,你这是受伤了吗?”曼斯教授看着半死不活的路明非急切的关心道。

    “不,不,教授我就是脱力了,休息一下就好。”路明非连忙摇头道。

    “那好,如果身体有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说出来。”曼斯教授说道,“我让医护人员送你回房间。”

    “谢谢教授。”

    刚刚缓了缓的坐起来就看到了让他发酸的一幕,恺撒正抱着苏醒的诺诺默默的流泪。

    恺撒老哥,你好歹也是卡塞尔三大扛把子之一啊,这么多人看着呢。路明非在心底吐槽道,一股羡慕之前从他的心底流出,他也很想有一个能为他死里逃生而喜极而泣的人,可惜啊。

    “路明非,谢谢你。”零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啊..啊,不应该是我说谢谢的。”路明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如果在水下不是零将他推开的话,他已经被龙王的尾刺戳个透心凉了。

    “你的身体怎么样?需要我陪去船医哪里看看吗?”零问道。

    “不了,我没什么事,最多就是乏力。”路明非说道,“云墨其实还挺重的,哈哈哈。”

    零看着傻笑的路明非转头离开了,就剩下不知所措的路明非,是自己惹到了她吗?没有吧。

    两个医护人员抬着一个担架将路明非送回了房间里,路明非谢绝了二人留下照顾的他的建议。

    一天后,卡塞尔专属的飞机上,云墨、路明非、楚子航。恺撒四人正在百无聊赖的玩飞行棋,他们的任务完美的完成了,现在回卡塞尔复命即可。凌越因为家里的事情被特批不用返校了,诺诺三个女生在一边悄声的谈笑着,不过笑的只有她和莉莎而已,零只是是不是插一嘴。

    “对不起,我又赢了。”云墨得意的将自己棋子放到了终点。

    “我去,怎么又是你,你是不是作弊了?”路明非看着自己只差一步之遥的棋子抱头喊道。

    “切,自己运气差就是差。”云墨摊了摊手说。

    “话说这次任务完成了,这个学期的gpa4.0分,实习满分,你的奖学金有了。”云墨说道。

    “真的?”路明非双眼放光的说。

    “是有,不过的等到下个学期发给你,假期期间论文和作业没有完成的话你是领不到的。”恺撒瞥了一眼说道。

    “这跟没有也没区别吧。”路明非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他的银行卡里可是还欠着钱呢,该死的芬格尔,3e考试结束后,在芬格尔的怂恿下为了庆祝他的s级成功保住直接将他的银行卡刷爆了。

    、“这点你可以跟师兄学学,他每年都有奖学金。”云墨提醒道。

    路明非看向了楚子航眼中满是羡慕,不愧是楚子航,无论到哪里都是学习中的扛把子。

    “放假了你可以来我家找我,我会给你辅导的。”楚子航看着望眼欲穿的路明非说道,帮助成绩落后的学生补习他高中的时候也做过,只不过就是几天而已。

    “不了,师兄,奖学金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用强求的。”路明非装作看透红尘一般说道,其实他不想将自己大好的暑假时光用来学习,学习有游戏香吗?

    “你们都是一个城市的,说起来你们都是一个中学的对吗?”恺撒想起来什么的说道。

    “是啊,怎么了恺撒兄?”云墨问道,路明非和楚子航也是抱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恺撒。

    “也没什么,就是很难想像一个普通中学里有能存在两个s级和两个a级。”恺撒冰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考虑“如果不是仕兰中学背景清晰,我都怀疑那个是不是学校在中国的分校了。”

    “啊!!”路明非和云墨两人被恺撒突如其来的脑回路惊到了。

    “那总比出现两个卧龙凤雏强。”路明非扶额说道,他没想到恺撒竟然会在意这种事情。

    “卧龙凤雏?你是指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和庞统吗?”恺撒问道。

    “恺撒兄,你还看三国啊?”

    “最近一段时间迷上了,现在还没看完。”恺撒笑道。

    路明非看着聊起来三国的众人,想着还是不要把卧龙凤雏的意思告诉恺撒了,他怕恺撒因此对一些褒义词产生误解。随即也加入了三人的讨论。

    很快几人就各回各个单间了,路明非看着离开的几人,拿出自己的手机,一部黑色的iphone,这是路鸣泽寄给他的。按开屏幕,一个古铜色的齿轮飞速的运转,一个巨大的四分之一铭刻在齿轮上,自己的生命已经用掉了四分之一,路明非摇摇头叹息道“尽量苟住吧。”

    滴滴,手机响起,一份新的短信来了,这时候谁会给自己发短信啊?路明非抱着疑惑点开了短信。

    亲爱的路明非先生:

    从这一刻起我就要把您作为客户来看待了,非常感谢您惠顾我的生意,在龙王诺顿的歼灭战里,我们合作愉快。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请不要有丝毫的大意或者马虎,这关乎你的性命安危,介于在在最后并没有让您体验到权与力的力量(在三峡水库下时,路明非刚刚游到诺顿的身前,对方已经死去,被黑气包围的云墨杀死。)我将对您进行补偿,至于补偿的内容,请允许我保密,您将会在今后的时间里发现这个惊喜的,我是一个负责的魔鬼。

    (ps:你的好兄弟云墨大腿肥嫩给力,如果能抱稳你大概也没有生命之忧了。)

    但迫于现在行情不佳,领导业务催的紧,请多多召唤我,一个愿望四分之一生命童叟无欺,可事先验货,如果存在差距我们也会进行补偿,满意包邮,一旦发货概不退款,事后服务打五星我们会赠送反馈礼品。

    路鸣泽

    即日

    路明非熄灭了手机看向了窗外,朝阳将云层照的通红,云层之下是碧海波澜的太平洋,茫茫大洋他就如同其中的最不起眼的小鱼,不知未来如何。

    客房里,云墨看着左手冒出的黑气,若有所思的思考着什么,轻叹一声之后,握紧了左拳,一点黑气沾染到了真皮沙发上,被沾染的位置顿时变为了黑色的灰烬,随后消失在空气中。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