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第二百四十五章,诺顿崩

第二百四十五章,诺顿崩

    “你说什么?诺顿苏醒了?”曼斯教授诧异的问道,诺顿的突然苏醒可谓将整个青铜计划大乱,这和预测的不一样,除非诺顿放弃了孕育自己的龙躯。

    “是的。同时下面还有一只龙侍,他们对s级进行了精神攻击。”专员提醒道。

    “曼施坦因,路明非他们的情况怎么了?零和他们汇合了吗?”曼斯教授问道,路明非和他们失去联系之后,由于甲板上的人正在和死侍周旋,只能将零派下去支援路明非他们。

    “通讯线已经断了,我的蛇反馈水底有剧烈的躁动,它们不敢靠近。”曼施坦因教授吞了吞口水说道“恐怕云墨说的是对的,诺顿已经苏醒了。”

    曼施坦因突然整个身体一顿,疯狂的按着自己的头。

    “曼施坦因你怎么了?”曼斯教授惊慌的问道,现在这个情况很有可能是诺顿通过蛇攻击了曼施坦因。

    突然路明非的声音在整个前舱响起,“他妈的你快点儿!我们在水下要死了!给我查那张青铜城的地图!”路明非用他能力所及的最大声音喊。

    这个声音同时爆响在摩尼亚赫号的前舱,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什么,刚才我的蛇被强行征用了,征用的人似乎是..是路明非。”曼施坦因教授不确定的说的。

    曼施坦因死死按着额头,他的脑海里,蛇群躁动。从科学的角度,“蛇”是一种生物电流,叶胜曾经用“蛇”直连摩尼亚赫号的无线电设备。而对手拥有“蛇”的曼施坦因而言,这群空虚之蛇是他忠诚的部署,只听从他的命令。

    但是现在蛇群失控了!“蛇”高速地返回,瞬间进入他的意识里。路明非的声音则不仅仅在扩音器中,也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他竭力对“蛇”下令,但是没有效果。

    “蛇”在传递信号,而他,充当了路明非和摩尼亚赫号之间的中转站。某个不可思议的命令被下达,曼施坦因的言灵之力被强行征用!

    “这是……作弊吧?”他想说。

    这种能力超越了任何已知的规则。

    屏幕上从路明非那里传回的信息完全显示出来,那是一站个青铜城的地图!

    “芬格尔!快把以前那份地图调出来!找出现在的位置!我们迷路了,在龙王家里迷路了!”路明非每一次喊叫对于曼施坦因而言都是脑海中的雷鸣,把他震得瘫软在椅子里。

    此时水下的路明非焦急的等待着芬格尔的地图,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白帝城开始运转起来,此时的他们丝毫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方位,更恐怖的是黑暗中隐藏的危险。

    “路明非,我是曼斯船长,零和你们汇合了吗?”曼斯教授沉声问道。

    “什么!?我们并没有看到零。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啊。”路明非喊道。

    曼施坦因教授不断的抽搐着身体,路明非声音如同风暴一般席卷着他的大脑。

    船身猛地一震,底舱传来一声闷响。曼斯的脸色忽然变了,那声闷响来自鱼雷舱,船头的众人此时已经严阵以待,等待着龙王诺顿的攻击,云墨还在不断的搜索着诺顿的位置,龙侍和诺顿的精神力交替的在为对方打掩护。

    “鱼雷舱被击穿!弹头被毁!”大副的吼叫声从耳机中传来。

    此刻在鱼雷舱中,大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根黑色的、尖矛似的东西从底舱直刺而上,洞穿了底舱钢板,洞穿了鱼雷舱,还洞穿了风暴鱼雷的弹头。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闷响。

    “第三水密舱进水!”这一回是轮机长大喊,“有人受伤!”

    “是龙王!他从水下攻击底舱!”

    第三声闷响接踵而来,船身开始倾侧。

    “第二水密舱进水!燃油管道泄露!”

    “起火了,后舱起火!灭火!快灭火!”

    “找到了,所有人注意,诺顿已经潜入了摩尼亚赫号。”云墨大喊道,突然云墨又一次的喷出来一口老血。

    “让船动起来,声呐为什么丝毫反应没有。”曼斯教授质问道。“检查声呐!”他对二副古纳亚尔喊。

    古纳亚尔启动声呐自检,短短十几秒钟之后,脸色苍白,“我们……我们没有声呐了!自检程序显示,声呐发射机被拆掉了!”

    “怎幺可能?”三副帕西诺瞪大眼睛,“出航前还检查过!而且谁会把声呐拆除?”

    “报告,s级说诺顿入侵了摩尼亚赫号,而且现在的s级情况并不是很好。”专员将云墨的情况反馈给了曼斯教授。

    “快看窗外。”一名专员大喊道。

    所有人看向那边的时候,都傻了,一个全身铁灰色的赤裸男人正从舷窗外经过,目视前方,面无表情,让人有种见鬼的感觉。经过前舱的时候,他随手把一个东西扔了进来,古纳亚尔立刻人了出来。

    “声呐发射机!”那是他们遗失的声呐发射机。

    铁灰色的人奔跑起来,浑身火焰般的光芒流动,他在船头以一个完美的鱼跃入水。

    “那才是……”曼斯深深地吸了口气,“龙王诺顿!”

    从船头看去,那个明亮的影子正在江中潜游,他距离摩尼亚赫号越来越远。

    此时的江面茫茫一片白气,能见度不知何时降低到浓雾下的程度。水库如一口正在烧煮的锅,蒸出越来越浓的白气,浓得像是牛奶。

    云墨赤金色的黄金瞳点亮,白气中一个庞然大物正浮出水面,浑身漆黑的鳞片张开,勐地一震,向着天空长嘶。不用借助望远镜,每个人都看得见那个龙形在水上舒展,如同古人刻在岩壁上的图腾。

    明亮的人影向着巨龙游去,巨龙弯曲修长的脖子,他抓住巨龙的铁面,被带离水面,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骑乘在龙颈上。

    “辛苦你了啊,参孙,这幺多年了。”他轻轻抚摸着龙的铁面,声音温和。龙侍“参孙”以低沉的长嘶回应他。

    而后他望向远处那艘船,无声地微笑起来。

    云墨看着诺顿回应给自己的笑容,他明白这是对自己的挑衅,很快这位龙王陛下的怒火如同毁天灭地的天罚般朝着他袭来。

    龙王缓缓地揭开了龙侍的铁面,高举双手,手上流动着炽热的火焰。他忽然双手插入了龙侍的脑颅,那条龙全身剧烈地一颤,但是坚持住了,它发出垂死的低吟,缓缓地闭合了黄金瞳,收拢的双翼张开,平浮在水上保持了平衡。

    “准备好防御,龙王要来了。”

    云墨话音刚落莉莎来到了云墨的身边,说道“少爷,我的言灵是御风,可以支持您在半空中半小时。”

    “很好。”云墨露出一抹笑容,莉莎的言灵弥补了他无法在空中战斗的缺点,谁让他不会飞呢。

    龙王炽热的双手正在烧掉那条巨龙的脑部,龙侍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一动不动,低声的沉吟着,直到这一切结束,他僵死的尸体仍旧保持原状。

    龙王站了起来,踏上一步,踏入了龙侍空空如也的脑颅,他向着天空高举双臂。剧烈的光从他的全身向着龙躯流动,火柱射空而起,在他嘶哑的吼声中,龙躯勐地震动,巨大的龙眼开合,熄灭的瞳孔里,一点金色的火焰孤灯般燃烧。

    龙王的吼声高涨,金色的火焰也高涨,迅速地点燃巨大的龙眼。龙再次张开了双翼,所有龙鳞也全部张开,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

    那颗已经停跳的巨大心脏如战鼓般擂响。

    龙形,再次夭矫舒展,如欲腾空而起。

    龙王诺顿,沉寂千年之后,再次以君王的姿态凌驾世界。

    “就是这样。”云墨怒喊着,从船头跳起朝着已经飞起的诺顿攻去。

    低沉的吟唱响起,云墨感觉到自己的脚下有着无尽的风力在支持着他,他此时就是无畏无惧的勇士,驾驭着狂风组成的野马,朝着高高在上的王发起了进攻,就如同唐吉坷德一般,如同疯子一般朝着巨大的风车发起了攻击。

    三度暴血开启,云墨的夹杂着赤金色黑色鳞片从云墨的身体上长出。

    龙王诺顿看着朝自己攻击来的云墨,巨大的黄金瞳中燃烧着无尽的仇恨,怒吼声响破云霄,长着倒刺的巨尾将滔天江水掀起,赤色的刀光大闪,将滔天巨浪劈开,带着尾椎的巨尾与鸣鸿碰撞,火星迸发,诺顿张开巨口炽热的龙熄吐出,云墨收回鸣鸿,狠踹在诺顿的尾椎上,逃离了龙熄的攻击范围。

    虽然交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摩尼亚赫号上的人已经看呆了,这场战争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白雾中赤红色的刀影不断闪回,他们的眼力完全跟不上云墨的速度,橘红色的光柱不断的轰向云墨,但是每一次都被云墨躲闪或者劈开。

    “释放潜水钟,马上将路明非他们救上来。”曼斯教授指挥道。

    “是,船长。”三副将潜水钟放下。

    此时背着一个匣子的路明非和诺诺成功的和零在白帝城的出口汇合,诺诺看到零的时候,双眼冒出的欣喜目光,用力的朝着零挥手,此时的路明非因为潜水衣的损坏氧气早已泄露干净,用力憋气的他眼神开始涣散,隐约的他感觉到了有人抱住了自己。

    零看着狼狈的二人,迅速的朝着二人游去,将诺诺手里的路明非接过,将自己的呼吸器从面罩上撤下,放到了路明非的嘴里,

    路明非忽然有股气流冲进他的嘴里,凶勐霸道,不由得他不张嘴大口吸气,连吸了几口以后,脑中那片混沌渐渐的散去,眼前的黑暗化开,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正拎着它潜水服的领子,打开大阖的抽他的嘴巴,好在水的阻力让他还没能使出全力。

    零看到路明非醒来,将呼吸器扯出来,按到了自己的面罩上,冰冷的眼眸中出现几道血丝,路明非感激的看向了零,如果不是零的话他可能就没了。

    接着就在他目瞪口呆下,零脱下了自己的潜水衣,大哥,阿不,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啊。路明非将视线从零那副十四岁左右的身躯上移开。接着他被诺诺从潜水衣中剥出,被零套上了潜水衣。

    路明非的视线重新清晰,诺诺手势示意游出去,路明非点头,三人朝着潜水钟的方向游去,零此时穿着白色的比基尼,如同一只美人鱼一般在水流中快速的游行,虽然零的身材并没有诺诺她们那般火辣,但是路明非却是看的有些入迷了。

    此时船上,曼斯教授考虑之后,同意了恺撒的提议,准备使用鱼雷弹头上的超泡发生器给龙王致命一击,看着身边眼神充满战意和不甘的恺撒,或许他们对于这个放荡不羁的贵公子都多少有些偏见,但是在屠龙上,他是一个勇士,敢于将自己生命做赌注的勇士。

    声呐已经损坏,要想确定诺顿的方位,只能靠着恺撒的镰鼬确定位置,而代价巨大的噪声可能会让恺撒失聪。

    “教授,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让我们去吧。”恺撒说道。

    “好,不过机会只有一次。”曼斯教授说道。

    “一次就够了。”恺撒说道。

    说完恺撒和楚子航二人朝着鱼雷发射仓走去,他们两个人都在赌,都将自己的性命赌上了这次的鱼雷发射。

    白雾中的云墨,还在和诺顿缠斗着,此时的诺顿也是满身伤痕,但是二人的眼中满是狠意,云墨脚下的风力已经开始涣散,莉莎的体力已经不多了,诺顿的实力比他想像中的强横很多。

    就在云墨一筹莫展之际,摩尼亚赫号上传来了恺撒的嘶吼“云墨!!!闪开!!”

    云墨瞬间拉开合诺顿的身位,火箭引擎在水下喷射出长达百米的烈光,锥形的风暴鱼雷如同一颗子弹那样直射正前方。‘风暴’从他的身边飞去,巨大的风力险些将他掀翻。

    人眼只能捕捉它模煳的影子,黑影刺入了龙王的火焰,它的表面开始融化,金属的外层剥落,后舱的火箭燃料即将爆炸。

    它一直前进。

    狂躁的音爆中,鱼雷达到了极速,脱离了江水,跃出水面。

    直刺光明的太阳!

    命中目标!带着目标继续前进!巨大的动能,数百年人类积累的所谓“科学”的极致,任何生物都无法阻挡。夭矫的龙形被带得飞向空中,长尾在剧痛中狂摆。风暴鱼雷和龙王一起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在两百米外再次入水,缓缓地沉了下去。

    云墨见状直接跳下风力,潜入水中,入水的云墨快速的锁定了龙王诺顿的身影,同时他还发现了路明非三人的身影,诺诺已经在潜水钟中,不过人已经昏迷,此时的路明非抱着零随意的飘在水中。

    云墨看着低吼的诺顿,加快了速度,诺顿的头顶此时凝聚了炽热的光球,宛如水底的太阳一般,整个三峡水库的水位开始下降。

    言灵·烛龙。

    诺顿看着快速游过来的云墨准备在这里结束这场战争,四周的水温开始急剧上升,已经凝聚过半的烛龙已经有了莱茵的威力。

    云墨快速的突进到诺顿的背后,赤金色的黄金瞳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璀璨,鸣鸿赤红色大作,低沉的怒吼响起,这不是诺顿,是云墨,四度暴血。云墨第一次进去了他从未进过的领域,云墨的意识已经被杀戮侵袭,云墨身上的鳞甲此时如同钢铁一般,嶙峋的骨突出现在前额和下颚,漆关节反弯,背后长出了一副骨架嶙峋的膜翼,细微的血丝隐约可见。

    路明非看着自己怀抱里的零,真是傻啊,他从路鸣泽哪里用自己四分之一的生命换的了短暂的力量,他不是说自己傻,而是说零,一个在水下80米的地方将潜水衣给他,一个在龙王袭击的时候用自己的生命将他推开,帮他挡住了致命的攻击,真是一个傻女孩啊。

    他松开了自己手里的绳索绑在了零的腰间,看着缓慢上升的零,璀璨的黄金瞳从他的眼中迸发,“noglues!”他说,第二条言灵,用命交换回来的特权。

    无与伦比的力量瞬间在他的身体深处爆发,那种高高在上乃至于凌驾世界的力量令他不由得惊喜,他伸出手去缓缓地攥拳。

    他看向了诺顿,此时的诺顿正在疯狂的摆动着身体,他已经傻眼了,此时的云墨被黑气包围,双眼赤金,背生双翼,全身被钢铁一般的鳞甲包围,宛如一尊在世魔头。

    “哥哥,你不去插一手吗?”路鸣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是啊,自己拿命换的力量不用怎么对的起自己呢?路明非打开匣子,费尽力气的他只能拔出一把肋差,他打起勇气朝着龙王诺顿攻去,

    摩尼亚赫号上的人此时满是担忧的看着江面,刚刚潜水钟就讲昏迷的诺诺和零送上来了,但是路明非和云墨还在水下,以及龙王诺顿。

    突然巨大的光亮从水底发出,炽热的高温让众人呼吸一时不畅,随着一声低沉的嘶吼声,光亮消失,路明非声音在摩尼亚赫号上响起“准备血包,云墨受伤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