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第二百四十四章,吃亏的云墨

第二百四十四章,吃亏的云墨

    “你这不是废话吗?就我们八个的话,谁来开船,我们中有会的吗?”云墨说道,摩尼亚赫号那样的军舰拖船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操纵的。

    路明非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看向了其他人,凌越也是摇头。

    “如果现在开始学,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可以驾驶。”恺撒面带微笑的说道。

    “可以学。”楚子航冷漠的说道。

    “恺撒兄如果你要是对学习也有这么大的动力的话,期末考试就不用找我帮忙作弊了。”云墨无奈的回答道。

    这是上一次的期末考试,云墨被曼施坦因临时抓去当监考了,当云墨出现在考场的一瞬间,最欣喜的莫过于恺撒,最终恺撒以全部科目a的成绩拿下考试。

    此话一出路明非和凌越纷纷侧目,二人怪异的眼光看的恺撒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恺撒竟然也会去作弊,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事情。

    “你们在聊什么呢?”诺诺和零走来了。

    “没什么,聊你男朋友的学习。”云墨笑道。

    恺撒无奈的点了点头,虽然被这么直接的点出来很丢人尤其是在自己女朋友前面,但是这是事实。

    “你们就别拿他开涮了,他的学习还不如我呢。”诺诺吐了吐舌头说道。

    “涮?”恺撒很明显对于中文的并不能说的上精通。

    “就是开玩笑的意思。”诺诺解释道“话说你们知道了这次的分组情况了吗?”

    “分组?还要分组吗?”路明非茫然的问道,他可不知道要分组的啊,难道不是所有人一起下水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我们一起下水给诺顿老爷当饺子吗?”云墨说道“这次的行动曼斯教授是船长负责驾驶摩尼亚赫号和指挥行动,曼施坦因教授会随行,第一组是恺撒和零,第二组是你和诺诺,第三组是师兄和凌越,第四组我和莉莎,前两个小组下潜,后两个是救援小队的。”

    “那下水的安排呢?”路明非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会是第一组,这里的意外包括受伤或者刚下水就被诺顿烤了什么的,就换下一个小组了。”

    “真的!!”路明非双眼放光的说,仿佛盯上小白兔的饿狼一样。他看到了保命的曙光。

    “你没有伤寒或者残疾什么的吧。”路明非视线疯狂的扫视零的全身,试图发现什么隐疾。

    “没有。”零道,她丝毫没有建议路明非有些失礼的注视。

    “那感情好。”路明非松了一口气道

    “喂,你这么盯着一个女孩子看很不礼貌的,你关心这些干什么?难道你想追求零?”诺诺一脚踹在了路明非屁股上,质疑的说。

    “不...不,就是关心一下。”路明非连连摇头说道,如果被发现自己有当逃兵的想法的话,肯定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的。

    “好了,孩子们,现在不是聊天时间了,集训要开始了。”曼施坦因教授拍了拍手说道。

    “好的教授。”

    时间过得很快,经过了两个月的培训,几人乘坐摩尼亚赫号来到了长江三峡,甲板上云墨和路明非趴在围栏上聊天。

    “春节来屠龙,学校真会挑时间。”路明非说道“希望这个春节不是我的最后一个春节。”

    看着双腿有些打哆嗦的路明非,云墨用力的拍了拍他说道“怕什么,第一组又不是你,看着恺撒和零的状态是没问题的,再说了就算你下去了,还有我呢,我肯定会给你报仇的。而且你想想烛龙给你送葬哎,一般人还没这个待遇呢。”

    “去你大爷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没事谁想去死啊。”路明非反驳道。虽然他将自己看的很轻,但是他还没有做到将生死置之度外,他的世界才刚刚起色,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呢。

    “看开一点,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云墨说道。

    “希望这次不会出现什么岔子吧。”路明非有些心乱的说道。

    “不好说啊,这次要面对的可是完全体的龙王啊。”云墨看着江面说道,眼神深邃。云墨收回目光说道“走吧,曼斯教授他们在会议室等着我们呢,该战前总动员了。”

    “走吧。”路明非认命的跟在云墨身后走向了会议室。

    摩尼亚赫号会议室。在墙壁上的投影白板上,一个尖头的导弹似的东西被投影着,导弹的部结构和切面都清晰的展示出来——“风暴”!世界上最快的鱼雷,俄罗斯生产,在水下的速度高达200节,近乎小型飞机的速度。据资料,龙类的潜泳速度可以达到50节,所以目标无法摆脱风暴鱼雷。

    曼斯教授扫视了一眼会议室里所有的人说道“现在是公元2010年02月13日夜,中国农历春节,摩尼亚赫号在三峡水库下锚,江面安,设备正常。今夜我们将执行‘青铜计划’,我是船长曼斯,这是我此次出航的第十三次船长日记。”

    曼斯教授看了一眼腕表,拨通越洋电话,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桌上,“准备完毕,校董会请给我们最后的命令。”

    “我是昂热,现在命令你们开始行动,并祝你们好运。”电话那头校长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校长确认了,任务开始。”曼斯教授说,“现在重复作业名单,船长曼斯,副船长曼施坦因,负责开展大范围蛇,大副格雷森,负责引擎和燃料供应。水下作业,第一组,恺撒和零;第二组,陈墨瞳和路明非,救援楚子航、凌越、云墨、莉莎,各自的位置都明白了么?”

    “明白!”所有人大声说道。

    路明非心底有些暗暗高兴,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自己终于不用和龍王在水底下打生打死了。虽然这样会让之前三个月的训练枉费,但路明非丝毫不觉得可惜,反而还很高兴。

    “我有问题,”零举手,“今天我不能下水。”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零,他们对过去三个月路明非宛若照顾女友般照顾零可是有目共睹的,守夜人论坛上甚至出了路明非疯狂追求零的帖子,路明非这两个月以来一直盯着零的情况,出水递毛巾,熬红菜汤,打喷嚏就递上了感冒药,哪怕是穿个裙子都要关心一下冷不冷,要注意身体,为了自己不下水可谓是化身为职业保姆。毕竟这样的情况很难不让人多想。

    但是这么关键的时刻零却出了问题?众人还是很好奇。

    “不方便吗?”曼斯教授上下打量她问道“看起来和平常一样。”

    “大姨妈来了,不适合下水。”零淡淡的说道“如果需要我下潜的话,我可以坚持。”

    云墨撇了一眼路明非,兄弟轮到你表现了,天命难违啊

    路明非此时已经石化了,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姨妈?”他有些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一个a级混血种此时竟然因为大姨妈不敢下水了,你在逗我吗?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整个世界最倒霉的人,自己两个月以来的所有付出都白费了。

    “对,就是女生的生理期。”

    “那么考虑到女性的权益,就由第二组,路明非和诺诺下水。”曼斯教授说道。

    “去吧明非,别反抗命运,你越挣扎他越开心。”云墨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说道。

    “师姐,你该不会恰好也在生理期吧?”路明非欲哭无泪的看向诺诺问道。

    诺诺一巴掌拍在路明非脑门上,脸上黑色笼罩,“要你管!我不在那个时间段!”

    “没事的明非,你们就是下去在白帝城安放炸弹把诺顿引出来,后面交给我就好。”云墨安慰道。

    “我能问个问题幺?”路明非战战兢兢地说:“我们潜到龙王家里去放炸弹……如果他发现了……想必很不高兴……怎幺办?”

    “这一点可以放心,‘青铜计划’的制订人是校长和全体教授。我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推测龙王不会苏醒,因为他还需要一段时间再生身体。”

    “再生身体?”路明非一愣。

    “龙类的骨骼具有很大的可塑性,所以他们可以模仿人类,即使龙形也有不同的变种。但如果要使用最终的言灵,就必须有巨大化的身体才行,以人类的躯体是无法承受那种力量的。你们在学院见到的那个龙类就是因为孵化意外停止,强行破卵而出,所以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他发挥出的力量不到他自己真实力量的百分之一。而这个龙王如果要掌握火系言灵的终极形式,势必会重新结卵,孕育巨大化的身体。他不会轻易醒来,所以我们才要使用炸弹迫使他提前孵化。”

    随后路明非一脸死了爹妈的悲催表情和诺诺来开了会议室换衣准备下潜。

    “云墨你们的任务更重要,一方面需要及时的救援,另一方面需要对抗诺顿。”曼斯教授看着剩下的人说道。

    “是。”众人齐声说道。

    说完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来到了船头。

    “少爷,这次的任务由什么不妥吗?”莉莎看着眉头微皱的云墨问道。

    “不是,总觉得这次的任务不会这么简单的。”云墨说道,他也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总是觉得这次的任务不会像计划中的那样顺利。

    “希望明非好运吧。”凌越也是担忧的说道,他的担忧是基于路明非的实力,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希望他能撑到他的到,毕竟路明非和诺诺都是没有言灵的。

    射灯的光在江水中仅能穿透不到5米,路明非的眼前是一片浓郁的墨绿色,水体浑浊,浮游物到处都是。

    路明非和诺诺持续下潜到了60米的深度了,在这里他们停了下来。

    “到了。”诺诺低声说。

    路明非抬头让射灯的光束照向前方。他转身看了过去,然后惊呆了。水底被撕开了一条口子,弯曲的裂缝延展开足有数十米长,开口的宽度刚好能容纳他们下潜,这是上次水底地震留下的‘入口’路明非向诺诺点点头然后游向裂缝。

    “抱住我,自然下降。”诺诺说道,路明非拉住诺诺两个人被腰上的铅锤牵引着下坠。

    过了一会儿,路明非往头顶看去,一片漆黑。压力继续增大,压力计显示到了80米深度,这意味着他们进入裂缝后又下沉了20米,大约8层楼的高度。

    “到了。”诺诺低声说。路明非抬头让射灯的光束照向前方。

    他看见了一堵墙壁,一堵向左向右向上向下无限延伸的巨墙,在射灯的光照下泛着古老的青绿色,班驳的铜锈如一层棉絮般覆盖在上面,泡沫状的铜锈里生长着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细长的丝条随着水流轻轻地摆动。

    “这简直是神迹啊!”路明非感叹。“那是什么?”

    路明非看着岩缝中的人脸说道,路明非伸手去抚摸青铜壁上微微浮凸出的人面,那张痛苦的面孔,口中叼着燃烧的木柴,造型狰狞。

    “那是个活灵,上炼金生物学的课你就会懂。”曼斯教授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口中叼着燃烧的木柴,意味着他被火焰之力禁锢,痛苦却不能解脱。龙王诺顿是四大君主中炼金术最强的一位,因为他操纵火元素,可以用最纯净的火焰灼烧金属,‘杀死’金属,去除杂质,然后令它‘复活’,这种金属就被称为‘再生金属’,有极强的属性,还能禁锢灵魂。这是一个被禁锢的灵魂,会按照龙王的旨意,守卫青铜城的门。”

    “可是,他咬住我了。”路明非哭丧着说道。

    “什么?他咬住你了?”曼斯教授喊道。

    “没错,他咬住我了,什么鬼啊。”路明非挣扎的想要将手拔出来。

    “报告,甲板遭受攻击,是死侍!!!”一名专员报告。

    此时的甲板上,云墨众人陷入了围攻中,一时间大量的死侍从水里爬上了摩尼亚赫号的甲板上。

    “该死的,祸不单行,通知云墨他们将死侍全部清理干净。”曼斯教授说道。

    “他们已经和死侍交手了。”专员汇报道。

    此时甲板上,莉莎、凌越。楚子航、零、恺撒纷纷和死侍交手了,云墨握住鸣鸿,死死的盯住江面,他能感觉到下面有更大的东西在活动,不出意外的话是诺顿。

    二度暴血下的楚子航不断的在死侍中挥舞着村雨,很多死侍在没有碰到楚子航的身影,就被如同幻影一般的村雨斩首,如果蝴蝶飞舞的他,在空中留下道道血红,永不熄灭的黄金瞳在空中留下一抹金色的痕迹。

    恺撒一手拿着狄克推多,一手沙漠之鹰在死侍群的边缘游走,一个死侍突进被他用狄克推多挡住,下一刻,橙黄的子弹从他改造的沙漠之鹰枪口射出,将死侍的头颅贯穿。

    凌越和莉莎守在云墨的身边,不断的帮他抵挡周围死侍的进攻,很快死侍群就被几人屠戮殆尽,恺撒看着满身是血的楚子航,眼中的不甘和战意愈发的浓烈。

    此时船头的云墨突然嘴角流血,半跪在了船头,喃喃自语道“大意了。”

    “少爷!!”“云墨!!”“墨哥!!”众人围上前,紧张的看着云墨。

    “没事,大意了,快让明非和诺诺回来,诺顿苏醒了。”云墨说道。“下面除了诺顿之外,还有一名龙侍。”

    刚才下面的龙侍对他进行了精神攻击,他抵抗之后,准备顺着对方留下来的痕迹知道对方的位置,就在他刚刚放松的时候,一道更加强横的精神突然袭击他,让他吃了一个小亏。

    “什么!!!”众人惊讶的说道。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