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第十三章,楚子航

第十三章,楚子航

    云墨看着沉睡的鸣鸿,想到,这鸟怎么这么爱睡。

    要是鸣鸿知道的话,肯定满脑子问号,然后骂道老子为什么沉睡,你心里没点笔数吗?

    云墨的手机响起,云墨一看是楚子航,云墨接通电话疑惑地说道“师兄,你怎么还没来啊?”在云墨印象中他的楚师兄是个向来准时的人,生活作息,安排和处理事务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按照指令一丝不苟一点不差的完成,无论什么事他都能让你满意。

    大厅里的楚子航听着云墨的话沉默,“师兄,你说话啊”云墨带着疑问的语气说道。

    “我马上上来”楚子航说完,挂断电话,然后走向电梯。

    云墨看着被挂断的通话,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他印象中的楚师兄今天有点怪啊,

    楚师兄,本名楚子航,比云墨大一岁。是他爸爸云鸣的“狐朋狗友”楚天骄的儿子,母亲苏小妍,他的母亲叫李婉儿。自云墨懂事起,他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楚子航,两人是起一长大的发小。

    因为两家男主人十分熟悉,母亲又都在一个剧院工作过,所以两家关系很好。云墨六岁那年问过他老爸,他们俩个为什么关系这么好,

    然后他老爸神秘一笑低头在他耳边说“儿子,你要明白这个世界只有三种关系可以让两个男人成为生死之交,1、一起扛过枪,2、一起分过脏,3、一起嫖过娼,所以你明白了吧。”

    云墨知道当兵和分赃但是不知道什么是嫖,所以一脸天真的看着云爸大声的问道“爸爸什么是嫖。”然后云妈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从厨房探出头,对着云墨说道“小墨墨,家里没有酱油了,你去买点酱油。”然后掏出10块钱交给云墨,云墨接过钱,然后走出房门,

    云墨刚关上房门,就听到了屋内他妈妈的怒喊,和他爸爸的的求饶声,等他带着酱油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一只眼圈发黑的云爸在客厅跪着搓衣板,云爸看着云墨回来就对着还在厨房的云妈说道“儿子回来了,你就让我起来吧,太丢人了”

    云妈从厨房走来,接过云墨手中的酱油,然后怒气冲冲的对着云爸说“你还知道丢人,教儿子什么不好,教...”云妈怕教坏云墨就没说出来,

    然后瞪着云爸接着说“你还想起来,做梦呢,饭你也别想吃了。”

    然后回到厨房接这做饭了,云爸就这么在客厅跪着。云墨想起小时候幸福的事情,嘴角止不住的上扬。露出美好幸福的微笑,他多想这一幕永远存在,或许老天总是看不下去美满幸福的家庭,云墨家和楚子航家接连发生了变故。

    也是在这一年,7岁的楚子航经历了父母离婚了,原因不明,云墨当时看着恩爱的一家三口,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离婚,他也问过他的爸爸妈妈,得到的是你还小,你不懂这样敷衍的回答,

    然后他又对爸爸妈妈说道“我不想你们分开,能永远陪着我吗?”

    云爸云妈看着天真的云墨,笑着说好好好,又在云墨的胡搅蛮缠下立下了各种保证,可是他们也只是完成了一半。

    他印象中的楚子航也是在这一天开始变了,他在楚爸楚妈离婚的那几天,在云爸云妈的同意下,天天陪着云妈去找楚子航家里,云妈安慰以泪洗面的楚妈,云墨则是天天陪着楚子航,当时的楚子航天天沉默不言,原本在一起就会快乐玩耍的两人,也变成了云墨的独角戏,

    然后他再跟着云妈去楚家的时候,发现没人了,听邻居说是回娘家了,再过一个星期后,云墨从父母口中得知楚子航有了新的爸爸,等他再次见到楚子航的时候,楚子航比那几天更加沉默,脸上除了冷漠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表情,

    云墨还是各种逗楚子航,想让他笑,而楚子航好像天生不会笑一样,一直保持着冷漠的表情,随后云墨也就慢慢习惯了冷漠的楚子航,不在逗他。

    而两家的关系也就此开始疏远,两家人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完整的聚在一起,要么是云妈带着云墨去楚子航的新家看望他们,要么是楚爸来到他家和他爸爸整点卤大肠喝上半夜,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原因两人喝着喝着就笑起来然后又开始哭。

    云妈被这两人的哭笑搞得厌烦,嫌弃的将两人赶出家门,云爸和楚爸被赶出家门后勾肩搭背的找一个小酒馆或者路边摊接着喝。

    而云墨在九岁那年,父母因为出差,一个雨天,飞机起飞的时候发生故障,在事故中丧生,云墨当时刚被他楚叔也就是楚天骄,放学接回家,接到航空公司打来的电话,

    当时整个人都傻住了,口中喊着不可能,不可能,然后抱着在电话旁边的楚天骄哭晕了过去,被送进医院后整个人昏迷了8天,父母的葬礼都是楚天骄帮着办的。

    云墨当时一度陷入自闭中,后来在楚天骄和楚子航的陪伴下,慢慢的从自闭中走出,但是心里也落下阴影,无法跟别人打开心门,云墨想到这里扬起的嘴角,也落下,整个人显得有些凄凉。

    后来遇见了路明非被这个衰仔打开了心门成为了好损友,云墨当时看到路明非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路明非跟他是一类人。

    门铃声响起,打断了云墨的回忆,云墨步伐轻浮的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到了“面瘫”的楚子航,看着提袋子的楚子航,脸色苍白的兴奋地说了句“师兄你终于来了”然后给楚子航让开房门,让楚子航进来。

    之所以称呼楚子航为师兄,还要从云墨上初一开始说道,因为楚子航比云墨大一岁,在云墨心里楚子航就像哥哥一样,但是让云墨叫楚子航哥哥,云墨感到羞耻,叫不出来,于是就中二的想到了师兄这个词,然后楚子航也没反对,云墨就这样叫了下来。

    楚子航看着打开的房门,首先印入双眼的是脸色苍白、眼神恍惚的云墨,再加上响起半小时之前在电话里听到的,综合下来,这样的云墨让楚子航想到在书上看的那种纵欲过度后的人。

    楚子航进到房间看着一身浴袍的云墨,将手中的袋子交个云墨,云墨打开袋子看里面自己熟悉的衣服,有些高兴,对着楚子航说“你先坐师兄,我先去换衣服”

    随即云墨便迈着轻浮的步伐走向了他那个房间,在打开门的后,楚子航看了一眼,看到地上被烧坏的裤子,脸上眼神中出现一丝古怪,小声嘀咕道“玩这么.....”。

    几分钟后换好衣服的云墨,再次迈着轻浮的步伐走了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楚子航,就坐到了他对面,,看着神色古怪的楚子航,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师兄。”云墨看着眼前的不一样的楚子航有些奇怪,今天的师兄很奇怪。

    楚子航看着面前的云墨,神色古怪的说道“你要是缺钱可以找,没必要这样,你还小,还是未成年,违法的。”

    云墨听着楚子航的话,更加不解,疑惑地问道“师兄,我不缺钱,而且我怎么违法了?”

    楚子航看着云墨,想到,让云墨找自己借钱或者主动给云墨钱,恐怕云墨都不会接受,想着有机会再帮助他吧,然后看着虚弱的云墨,想开口,又闭上了嘴,他不知道怎么跟云墨说,直接挑明又怕伤到云墨自尊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