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第三章变态杀人狂与笼中鸟

第三章变态杀人狂与笼中鸟

    下了一整夜的大雨在第二天早上终于停了。早晨5点,这是这个城市大部分还在沉睡,而清洁工人们早早的起来清扫马路,一辆垃圾车在马路上奔驰。刚下完大雨的城市,空气变得清新很多,除了清洁工人就剩

    “啊...杀人了”惊慌的男声从一道巷子里传出来,吸引了清洁工和晨练的人。

    警察迅速到来封锁现场,除了警察之外记者们就像闻到了鱼腥味的猫蜂拥而至。

    早上7点,正坐在桌前吃饭的云墨看着新闻中突然插播的杀人案以及警方的保证,电视出现的画面正是打了马赛克的女尸,也不知道是不是电视台为了吸引目光,尽管打了马赛克还是能看到女尸的惨状,尸体被解刨分肢了。云墨默默地放下手中的飘着辣椒油的豆腐脑,关掉了电视,快步走进厕所。

    “呕....”的声音不断从厕所传出,云墨尽管在“梦”里看到无数死人,惨烈的死状,但是他也只是一个15岁的初三生,又不是疯子还是有些无法直视这些,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吐完回到餐厅的云墨也没心思吃饭了,收拾了一下就前往学校了。

    云墨居住的地方里仕兰中学不远,步行15分钟就到了,跑步也就10分钟左右,所以云墨每天都是跑步去上学,顺便当做锻炼。云墨照常跑步离上课还有20分钟到了班级来到了教室,班里人此时还不多,他的座位在教室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妥妥的王者座位。他同桌的路明非早早的就到,此时的路明非脸色发白,一副便秘的脸。

    云墨坐下看着路明非嘲讽道“路神人您这是怎么了,便秘了还是被6班的霸王龙强娶为压班夫人了?”

    路明非依旧脸色发白,但嘴上反击道“你才被霸王龙强娶为压班夫人了。”

    “那你这是便秘了?”

    “滚,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

    “那你这是怎么了”

    “早上的新闻你看了没”

    “我看了”云墨淡定的说道,同时明白了路明非跟自己一样吃早饭的时候看了新闻吐了。

    “卧槽,云墨你怎么这么淡定,你难得不觉得恶心吗?我早上正吃饭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新闻,当时就跑到了厕所吐了起来,早上什么也没吃,”说完路明非脸色更加难看,

    “人与人的体制不能一概而论,有些人天生就强大,你羡慕不来的。”云墨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也吐了,

    “滚你大爷的体质,你肯定也吐了,不好承认罢了,”路明非毫不客气的说出来了真相,并愤怒的对着云墨说道“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变态干的这事,我垂死他。还有电视台也不知道把马赛克多打点省钱给谁用啊。”

    云墨斜眼看着路明非的的样子好不客气的嘲讽道“就你?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你连霸王龙都打不过,你要是真遇见哪个变态凶手,肯定当场吓尿了,还想锤死他,你就是果断白给。你要是真遇见了明年我肯定给上香去”

    路明非看了看自己又看看云墨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说“我就是说说而已”路明非被现实打击到了。

    “你做作业写完了?马上就要收作业了”云墨看着路明非,按照习惯路明非永远都是到学校借他的作业借鉴,emm....对,借鉴,读书人的事,怎么能说抄呢?借鉴才对。

    “我靠”路明非大喊道“我忘了”转身看向云墨讨好的说道“大人,救救小的吧”

    云墨看着路明非,对路明非这样再熟悉不了,熟练地掏出作业递给路明非。

    路明非接过作业说“果然是我靠谱的好兄弟”然后就专心补作业了。

    班里的人在路明非跟云墨说话的时候逐渐增多了,云墨注意到大部分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但都要比路明非好一些,云墨也听到了他们在讨论变态凶手的事情。

    听到有的女生说好害怕之类的,不敢一个人晚上上街了,听到听说凶手专杀一个人的女性的时候,还有的说电视上说这个杀人凶手是从隔壁城市流窜过来的,被称为蓝色雨衣杀手,针对女性,每次都先咬开被害人的脖子然后分尸的时候,云墨浅笑了一下,然后想到还好我是男的,然后到趴在桌子上不知不自觉的睡着了。

    等云墨睁开眼看到了不是自己熟悉的教室,而是一片黑暗,云墨看着四周,漆黑的环境让他心乱。他开始了奔跑,漆黑的环境让他不安,他想逃离这里,云墨开始了不停地奔跑,在这里不知跑了多久,云墨开始喘着粗气但是他没有停下来,依旧在黑暗中奔跑,他不知道跑了多久,此时他已经筋疲力尽,瘫坐在黑暗中,大口的呼吸着,四周的黑暗此时仿佛有了意识,开始朝着瘫坐在地上的云墨涌去,云墨将要被黑暗淹没的时候,

    “啾啾”的叫声传来,即将淹没云墨的黑暗在声音传来后开始褪去消散,而云墨听到声音后,看向黑暗,他发现了在黑暗中有一抹金黄色夹杂着赤红色的“灯光”,在黑暗中那“灯光”显得无比耀眼,声音就是它发出的,云墨仿佛看到了希望,起身迈着劳累的双腿向那抹走去,云墨不停地走,

    “啾啾~~啾”的声音也不断传来,随着云墨越来越近,“啾~啾”的声音也越来越欢快,云墨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来到那“灯光”前,这不是“灯光”,是一个金黄色的笼子,里面还有一只赤红色云鹊。

    云墨看着云鹊,云鹊也看着云墨,停止了叫声,云墨看着云鹊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不说不出来什么。就在一人一鸟僵持的时候,云墨的双手不自觉的伸向了笼子想要将云鹊放出来,

    云墨将手伸到鸟笼上才发现这个鸟笼没有门,云墨看着笼中的云鹊,叹了叹气,不自觉的将食指从鸟笼的缝隙伸进去摸了摸云鹊,

    “哦~”一声,云墨被云鹊啄了一下,一滴血流出,滴到了鸟笼上,云墨快速将手缩回。

    “我好心想救你,你却啄我,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吗?”云墨看了食指上的伤口,看着云鹊,“你又不是母鸟。。。。”说到一半云墨发现他还真不知道这鸟是公是母。

    就在这时云墨看到鸟笼由金黄色逐渐变成血红色,然后消失不见了,云鹊飞到云墨头顶上欢快的“啾~啾”的叫着,仿佛在庆祝自己的自由,然后围着云墨飞了两圈落到了云墨肩膀上。

    云墨看着啄着自己翅膀的云鹊笑了笑,然后看向四周发现四周的黑暗开始消退,然后一抹刺眼的白光照来,云墨捂住双眼,等白光和黑暗消失后云墨睁开眼看向四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