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电

第五百六十六章 电

    人无信不立,这是大唐商人一直在恪守的信条。哪怕是经济高速发展的现在,大唐的商人仍然没有忘记信誉的重要性。

    不过,信誉和利益,是不能画上等号的,两者更像是极端。坚守信誉的部分人,能够获得利益,而彻底背弃信誉的人,也能获得利益。李承乾很难想象“地沟油”、“瘦肉精”、“三聚氰胺”对于大唐而言,会是什么时候出现。

    或许,当第一个反社会的东西出现的时候,就严厉打击,杀鸡儆猴,后面就算再出现,也不会脑袋别裤裆了。

    就在李承乾站在一边想自己的事情时,刚刚进店的伙计,捧着托盘走了出来。

    这个小伙子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居然把茶水事先给倒好了。

    李涧毫不犹豫地端起属于皇帝的那杯茶,一饮而尽,重新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这才把茶杯放到皇帝面前。

    没等李涧毒发身亡,李世民就自己倒了一杯茶。

    尽管李涧已经被太上皇给予了自由身,但是他依然在自己的职位上兢兢业业的。不过或许是因为断臂不方便的原因,人有点发福,估计身手也大不如前了。

    在这个摊位喝了一杯茶,吃了点点心以后,李世民接受了掌柜赠送的一套酒杯,朝下一个摊位走去。

    不得不说禅位以后的太上皇,是百姓们最为拥护的,同时,或许是因为已经不在皇帝的位置上,也不会给人太多的压力。所以,只要是见到太上皇的摊位,都会挑选出自己摊位上精品的货物,请求太上皇收下。

    李世民自然是来者不拒,没多久,他的轮椅上就挂满了东西,连李涧都不得不拎着一只特大的公鸡,据说是域外的种,肉质特别好。

    西市逛一圈儿,李世民收获的东西都要堆满一个小车了,而没有被太上皇驾临的东市掌柜们,气得捶胸顿足。

    进入洛阳皇宫,李世民才拿着手里精美的酒杯,对李承乾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朕不知道梦想了多久。你发现没有,这些商人送给朕礼物,并非有求于朕,只是单纯的出于对朕的爱戴。当皇帝,只有当到这个份上,才算是成功。

    相比较之下,朕在岭南虽然得到了大量的献礼,但朕从未看在眼里。接受下来,也只是为了削弱岭南家族,让他们不至于发展的太迅速,免得朝廷对岭南的掌控再次拖延。

    也罢,虽然他们对朕没有要求,朕却要回报他们,杜荷,西市就减免一年的赋税吧。”

    杜荷答应一声,眼神却投向了皇帝。

    李承乾苦笑着对杜荷摇了摇头,随即伸出手指画了一个圈,杜荷顿时明白过来,决定明天就宣布消息,减免西市商人一年份额的租赁费。

    回过头继续推轮椅,看着洋洋得意的皇帝,李承乾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事实上,这些混蛋商人,都是稳赚不赔,哪怕是那个献出纯金酒器的商人也是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商标出现了,在混乱的商界中,张王李赵都经营一种商品,总要彼此区分开来。特别是一些老字号,本身他们的名字,就是一种保证。

    于是,当这种流行蔓延开,基本上所有商人要经营一种东西,首先想的就是如何给它打上自己的标记。太上皇拿到的这些商品,看似是白嫖了,但实际上,他却也起到了推广宣传的效果。堂堂皇帝充当一回测评君,效果简直不要太好。别说这点东西了,再跟他们多要几份,他们也愿意提供的。

    至于给洛阳西市免税....

    还是别闹了,洛阳的西市次于长安的西市,这要是一免,估计独孤博会坐着火车连夜过来骂杜荷。大食人答应大唐的赔款——石油已经起运,没多久就能送到。而冶炼石油的工人,在他的提醒下,也发现提炼的残留物沥青,可以用来铺路。

    朝廷之前已经将所有的官路修葺完毕,甚至还开辟了好多的官路。而这些官路,尚且都是土路,只要后期重新铺一次,就能让大唐拥有领先世界的沥青公路了。

    然而,要建成公路,朝廷首先需要的就是钱!没钱的话,什么都办不成啊。

    趁着太上皇跟太后吹嘘自己上午的西市之行,李承乾签署了公告,取消了西市商人今年的租赁费,至于商税,还是别想了。

    洛阳修整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李承乾赶紧带着李世民返回长安。再让那群商人忽悠忽悠,指不定这一位要下什么“惠民”政策呢。

    李泰再痴迷于研究,也要来迎接老爹。所以,当李世民从长安火车站走出来的时候,一架飞机就从火车站上空呼啸而过。

    护卫们几时见过这等怪物,立刻举盾将皇帝等人保护起来,李涧则已经大叫让人准备八牛弩了。

    不用李承乾解释,李世民就说:“这又是青雀研究出来的稀奇东西吧,朕看这东西能左右飞,大概就是你提过的飞机吧。”

    李承乾点点头,指着远处正在降落的飞机说:“这就是青雀研究出来的飞机,跟热气球不同,热气球只能借助风力飞行,无风的时候,最多借助风扇,进行小范围的挪动。但是飞机不一样,它能自主决定飞行的方向。

    当初阅军大典前,基本理论就差不多了,看样子,青雀已经把蒸汽机装到了飞机上。虽然飞机上安装蒸汽机不伦不类,也是一个错误的方向,甚至还增加了各式各样的风险。但是,咱们不说,也没人知道。更何况,如果有战争的话,它也确实能派上用场。”

    看着飞机消失的方向,李世民终究是把上去玩玩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看到太上皇充满希冀的目光,李承乾凑到他的耳边说:“飞机您是别想了,不过现在热气球趋于成熟,很少发生事故,您要是想上天玩,瞒着母后,儿臣给您安排一次。”

    “真的?”

    此时此刻的李世民,神色就像是被动戒烟的时候,一个儿女偷着给他搞来一条好烟一样。本来他都不抱希望能上天,谁知道皇帝竟然许诺准许了。

    做贼似的看了一眼已经被李梦宇拽进车站候车厅的长孙,李世民笑道:“那说好了,要是你敢骗朕,朕就动家法收拾你。”

    李承乾无奈,只能答应。

    笼中养鸟,是会降低鸟雀寿命的。李承乾很了解一直到憋闷,对一个一心只追求自由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既然当初太上皇肯放下权力,禅位,他为什么就不能反过来帮帮他呢?

    李泰小时候得宠不是没有理由的,比如现在,他就抱着两个孩子过来迎接太上皇和太后。

    至于来迎接得晚了些....

    接过李泰的长子李梦泽抱着,看着李泰明显的黑眼圈,李世民心疼道:“飞机虽然重要,但是不值得这么拼。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要是累坏了可怎么好。”

    李泰嘿嘿笑道:“父皇莫要担忧,儿臣只是今天没睡好。昨晚想到了一个点子,连夜用于改造中了。就在咱们看不到的地方,飞机正在实验降落,如果降落成功,咱们的飞机才能想飞就飞,想降落就降落。虽然对于场地还有宽阔的要求,但是至少比以前需要准备一个大水池要好啊。”

    李世民拍了拍李泰的肩膀说:“好样的,青雀,朕等着坐你的飞机、环游大唐的那一天!”

    李泰点点头,吩咐也是匆匆赶来的李治推轮椅,拉着李承乾走到一边说:“皇兄啊,我这飞机的研究到了一个瓶颈,蒸汽机不管是用煤炭作为燃料还是汽油、乃至于您说的柴油作为燃料,都没办法克服高度的问题,续航能力也是一个硬伤。为了携带更多的燃料而增大飞机体型,估计是不对的,您有没有别的方法?”

    李承乾苦笑道:“你还真当哥哥是万能的啊,不过哥哥这次就再给你万能一次看看吧。你想想,火药是怎么产生杀伤力的?燃烧瓶在不摔碎的情况下,是怎么产生杀伤力的?”

    李泰毫不犹豫道:“因为爆炸啊,不论是火药还是汽油,点燃以后都会生成膨胀的气体,最终挤破容器,将这股力量赋予到弹片上。”

    李承乾笑道:“你不觉得,这种方式,跟你爆炸的蒸汽机管道,很像吗?”

    李泰几乎立刻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汽油能通过自身的燃烧,直接给蒸汽机,不对,给飞机提供动力?”

    李承乾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觉得汽油不太合适,因为它太容易挥发了,同时在动力的提供上,可能不行。这一点,单从单位体积的热量差距就能看出来。我建议你先用柴油,或许等你研究到了一定程度,柴油都不合适,可能还需要一种比柴油还稳定得多的油。”

    李泰从怀里掏出笔记本,全部记了下来,点点头说:“看样子您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才跟我说飞机的研究不要太早的。好吧,反正现在飞机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我就研究研究动力吧。”

    说完,李泰才转身,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说:“对了皇兄,科研院里面那几个神神叨叨的道士,最近不玩炼丹那一套了,反而整天拿着玻璃兽皮、橡胶丝绸不知道在搞什么,神神叨叨的,其中一个家伙说他要用手里的材料再现出仙家的掌心雷,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几样东西,能比火药还猛?就这样他们还大言不惭的跑到我面前要钱继续研究,还请我下令给东海舰队、南海舰队,给他们捉一种会放电的鱼,您说说,这些人是不是得管管了?”

    火药?火药算个屁啊!

    对于社会的进步而言,电力可是比火药不知道重要了几万倍!

    玻璃丝绸、兽皮橡胶、掌心雷,连起来还能是什么?只能是静电了。

    虽然这几个道士还只是弄出一点响声、发出一点电花的程度,但是,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在百年以内,把爱迪生研究出来?不对,把电灯泡研究出来?

    兴奋地抓住李泰的肩膀,李承乾道:“你别管他们,就记住,不管他们要多少钱研究,都满足他们。他们,很可能会创造一个新的纪元!”

    刚刚飞机呼啸而过的时候,皇兄都没有露出这样狂热的表情,如今听到几个道士的事情,就兴奋成了这样?

    李泰不解道:“您是被这几个道士下了降头了?怎么这么护着他们?”

    李承乾摇摇头说:“你去看看他们的实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青雀,虽然你现在是大唐科研界第一人,可是如果他们成功的话,或许你就不如他们耀眼了。不要小看任何一个科研项目,哪怕最开始的时候,你完全看不明白。无心插柳柳成荫,看到开始的时候,咱们都不能随便定义结果!”

    李泰懵懂的点点头,并下定决心回去以后就看看那几个道士在鼓捣什么!

    带着李泰一起离开火车站,出了火车站门口的那一刻,李承乾只觉得今天的秋风,都是温暖的。

    电啊,1600年,好像是英国一个科学家,才认真的研究了静电。1800年,一个什么伯爵才将铜片和锌片浸于食盐水中,制作出了最早的电池。此间两百年的时间,为何电力领域没有进步,而十九世纪末期各种电力的应用就层出不穷了?

    “没用”,大概就是导致人们一直忽视电力领域的原因。

    如果早在萌芽时期就给这棵小树加以养护,摒弃外部的打击,谁说它就不能顺利地成长成为参天大树?

    把太上皇太后送回大明宫以后,李承乾第一次骑马从大明宫赶回皇宫,给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下达了命令。同时,准许这几个道士坐船东去或者南下,免得那什么放电的鱼没法运回长安。

    只是抓一只鱼而已,值得动用两支护国的舰队?这大概是所有人都会产生的疑惑。

    但,李承乾宁可顶着非议,让这几个道士去试试。

    如果不做,“万一”都将变成“不可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