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侵入人间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桌下风光

第二百四十二章 桌下风光

    ——他当然是选择两边都要。

    不过,根据时间安排的不同,总归还是有个先后顺序的安排。

    “别的时间不行吗?”

    “嗯……可能有点困难哦,回去后我还要照顾妈妈。”

    班长大人的芊芊玉指轻轻点着下巴。

    “主要是中心图书馆是前段时间刚刚开门试营业,所以才会有免费向大众公开的活动,到明后天就截止了。之后可能就要办卡,还不清楚什么时候能开始正式运行……”

    “我懂了。”

    徐向阳点了点头,很干脆地答应下来。

    “我会去的。”

    这可不是和班长大人约会,而是和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在图书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想来会是一次很让人高兴的出行吧。

    “那就好。”

    班长大人的眉眼笑得弯弯,就像月初时天上挂着的弦月。

    “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

    她朝着站在门口的徐向阳摇了摇手,说了一声“拜拜!”后便转身离开,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徐向阳望着短发女孩迈着轻快的步伐,昏黄的路灯光将她投落在地上的影子拉得老长。最后,等到清月的背影消失在小巷尽头,被浓郁的夜色所吞没,他才重新关上门。

    还没等徐向阳转过身,就听见林星洁在他背后问道:

    “是谁?清月吗?”

    “对。”

    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女孩浑身冒着湿气,她用白色的大块毛巾包着一头长发,张着双手固定,却仍有几缕发丝顽皮地跳出来、落到肩膀上,白衬衫未能包裹住的遍布水渍的美丽肌肤暴露在空气里,在灯光下流转着朦胧如玉的光泽。

    “她有事吗?东西落下了?”

    “……不是。”

    徐向阳怔怔地看着林星洁。

    如果是以前,他的眼神估计会放在女孩那一双笔直的雪白长腿、或是锁骨下的沟壑之类的地方,不过现在,他只会盯着那双嘴唇看。

    见自家男朋友这副目不转睛发呆的表情,林星洁搞不懂她此刻内心涌动的情绪中是羞涩多一点还是喜悦多一点,不过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自己还是能迷倒这个男生,这让她感到骄傲……只是出于矜持,还是脸红红地啐了一口。

    “别老盯着看了,大色狼。”

    “呃,对不起——”

    徐向阳下意识道歉了,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挺起胸膛,毫无廉耻心地大声反驳道:

    “不对,这有什么关系?我看看自己的女朋友怎么了?天经地义的事情嘛。”

    林星洁顿时无言以对。

    改变和成长的不止是自己,徐向阳也变得和她过去印象中的那个保守纯朴的男生有所不同,就是有时候会不知道这种改变到底是好是坏……

    “行吧行吧,那就随便你看。”

    林星洁干脆不理睬他,自顾自走到沙发边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

    这个动作让她的双腿肌肤大片大片暴露出来,在灯光的笼罩下愈加诱人,女孩的姿势像是个居高临下的女王,徐向阳则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看。

    摆出这副架势的长发姑娘,脸上不再有羞涩和窘迫,轻哼一声后用骄傲的语气说道:

    “看够了的话,就赶紧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清月和你说什么了?”

    “……啊?”

    “你可别说她就是来对你道声晚安的。故意趁我洗澡不在的时候和你说悄悄话,肯定是起了什么别的心思。”

    林星洁语气平静,将这份在短时间内迅速得出的分析娓娓道来。

    徐向阳暗自咋舌,果然不能小看自家女朋友的观察能力。

    好在他本来就没打算瞒着。

    “我和她约好了,明天要去市中心图书馆。”

    “……图书馆。”

    林星洁一手支撑着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那里应该会有不少人,又是公共场合,是想干坏事都干不了的地方。”

    “本来就不会干坏事。”

    徐向阳皱起眉头。

    “你该对自己的男朋友再多点信任。”

    “我当然相信你。”

    林星洁眨了眨眼。

    “如果不相信你的话,早就该禁止你和她来往了。”

    沉默片刻后,她换了另一条腿搁在膝盖上面,说道:

    “行吧,你可以去。像我这么大方的女朋友可难找。”

    “嗯嗯。”

    徐向阳很赞同。

    “当然,我得和你们一起去。”

    *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徐向阳和林星洁两人整理好衣服,准备出门。

    “要早点走吗?”

    “早点吧,听说开馆时间很早。”

    徐向阳才刚将属于对方的鞋子递过去,就听见家里头传出一声闷响。

    莲姐自自己的房间里踉踉跄跄地走出来,她用手捂着嘴巴打着哈欠、眼皮底下黑眼圈浮现的样子,行动起来像是一头刚从棺材里复活的木乃伊。

    “咦,你们俩今天要出门啊?”

    女人见到他们整装待发的样子,有点手足无措。

    “是啊。”徐向阳点点头,“早餐我已经做好,放在桌子上了……”

    “那中饭呢?”

    “中饭的话我们估计要在外面吃,你自己解决。”

    女人眨了眨眼睛,左看看少年,右看看少女,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

    “……你们不打算给我烧啊?”

    此言一出,徐向阳就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我是不是太惯着她了?——当然,这话本不该由晚辈对长辈说,但他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确实就是这个。

    “你不是自己能做饭吗?”

    徐向阳忍不住吐槽道。

    “以前都是你在做啊,我的厨艺都是从你那里学来的。”

    “好久没做了嘛。”

    李青莲笑得有点尴尬。

    “单位里都是吃泡面或者订盒饭,又没有下厨的机会,手艺早就生疏了。”

    “不对,我看你就是懒吧。”

    徐向阳回想起最近这段时间姐姐留给自己的印象:几乎每次在房间里看到她,都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像颗大号的发芽土豆那样一动不动。

    李青莲回到家里的一天行程,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就算是在家休息,也不代表要这种作息习惯是正确的。

    以前的徐向阳是担心她会不会压力太大,现在则是担心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原本精明干练的姐姐迟早有一天会被养成废人……

    莲姐却没有理会弟弟的嘲讽,而是十分亲昵地抱住林星洁的脖子,将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没空啊,我今天中午就得去单位报道了,再说待会儿我还想睡个回笼觉呢。小洁呀,你能不能帮帮我?”

    林星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不过她还是没能抵抗住莲姐的刻意讨好,声音柔和地回答道。

    “我知道了,我留在家里好了。午饭我会帮着准备的。”

    “真的啊?太好了!”

    没有理睬举起双手欢呼、完全没个大人样的李青莲,徐向阳有些担忧地问道:

    “你没关系吗?”

    “好啦,我没事。你快去吧。”

    林星洁朝他挥了挥手,不耐烦地示意他赶快离开。

    “别让清月等太久了。”

    “这……你认真的?”

    见女朋友毫不在意地提起情敌的名字,徐向阳心中的疑窦自然不会就此打消,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昨天已经答应过我了。”

    她看向自己,瞳孔中流露的是毫无保留的信赖。

    “我愿意相信你。”

    *

    从家里出发,公交车坐了四站,问了路边的交警,徐向阳独自一人抵达了约定地点。

    “这里就是中心图书馆啊。”

    徐向阳抬起头,望着楼顶上插着的五星红旗正在迎风飘扬。这是一栋共有三栋楼挨在一起的建筑物,最高的那栋有五层,外墙呈圆弧状,占地面积颇大,感觉更像是一座规模庞大的体育场。

    图书馆的样子造得非常气派,听说是一位海外华侨富翁斥资修建,和这个年代普遍能见到的建筑风格相比,有种更加国际化的感觉。

    见到这派头,徐向阳对于班长大人口中“汗牛充栋的藏书量”的期待值更高了几分。

    自从搬到这座城市以来,他还一次都没来过这里,他现在甚至在为此感到后悔。

    不过,高中阶段的学业的确太忙碌了,主要还是因为没有空余时间。如果说他在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搬到了锦江市,肯定天天跑这儿来……

    “早上好。”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而愉快的招呼声。

    徐向阳转过头去,看到不远处的花坛边上,手里挽着一个提袋的竺清月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他注意到,还有几个经过附近的路人正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投向她。

    漆黑色的纱裙衬托出女孩的玲珑曲线,本就艳丽的脸庞看起来更有种成熟女人的感觉,裙摆下方是黑色裤袜,勾勒出浑圆修长的大腿轮廓;再往下是一双黑得发亮的小皮鞋。

    她身上整套打扮的主色调都是如夜的漆黑,不知为何让他联想到了恐怖电影里的性感美艳的女吸血鬼。

    班长大人每次出门都会精心打扮,每一次都会给人以惊艳的感觉,但今天这次绝对是最吸引眼球的。

    徐向阳咽了口唾沫,眉毛却不自觉皱起。

    “你这打扮一点儿都不像是学生……”

    在他的印象中,其实像黑丝袜之类的打扮从几年前开始就一直很流行,但是后来却不可避免地被打上“性感”、“风尘”的标签,难怪会吸引别人的目光。

    而像班长大人这样的年轻女孩子堂而皇之地穿出来,就更令人难以想象了,属于要是被学校里的人见到,绝对会大跌眼镜的程度。

    “到现在还说这种话?”

    她本人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朝他摇了摇手指。

    “告诉你一件事吧,衣服和年龄或者别人的固有观念无关,只看穿衣服的人自身能不能驾驭得住。”

    竺清月在说这话的同时,目光向四周逡巡。

    “咦,星洁没有来?”

    “上来就问她啊。”徐向阳笑了笑,“我还以为你是约我来的。”

    “我当然是约你。但她不可能不跟过来啊……”

    竺清月嘟起了嘴巴。她的唇瓣上明显涂了比平日更鲜艳的口红,在阳光下闪烁着湿润诱人的光泽。

    “——就不怕男朋友跟我跑了?”

    说这话的时候,那双明媚眼眸正牢牢盯着男生看,她的视线里饱含炽热的暧昧。

    徐向阳忍不住偏过头去,他有点受不了对方这种将自身的情感展露无遗地极具侵略性和进攻型的态度。不过,就算自己劝了也没用吧……想到这里,他用若有所指的话语作为试探。

    “……星洁说,她觉得就算是在与你成为情敌以后,还是很喜欢和你呆在一起的感觉。你不觉得这很厉害吗?这份胸襟可不是谁都能有的,而且,这更说明她真的很重视和你之间的关系。”

    “呵呵,是啊。我们俩的相性果然很好,简直是天生的朋友。如你所说,就算我们成了情敌,我们间的友情都并未因此断绝。我对此感到很高兴,但——”

    竺清月的语气里像是有一半是开玩笑,剩下那一半却很认真。

    “男人还是要抢的。”

    ……你看,果然是这样吧。

    徐向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开口。

    *

    两人一起走入大门。

    馆内的面积如他想象得一般广阔。

    他们先去的是最靠近门口的外借室,一排排高大的金属书架一直延伸到顶上,每一层都堆满了书籍。

    走入其中的感觉,就好像踏入了书的森林或是宫殿。

    室内的客人不算缺,书架中央人来人往,不过会来这儿的人素养好像都不错,愿意遵守规矩,每个人都保持着安静,不得不说话时则都轻声细语。

    ……就像星洁说得那样,在这种环境下,班长大人就算真打着什么坏主意,应该也不好意思做吧?

    “有想看的吗?”

    “自己挑吧。我在阅读区那边等你。”

    简短的交流后,两人暂时分开。

    先要去借阅台那里去领一个牌子,挑中某本书后,要先用牌子填补空缺,才能将书拿走。

    十几分钟后,徐向阳挑了一本侦探,走到位于阅读区最内侧的那张桌子前,在班长大人对面坐下,将书包里的作业本和杯子一一取出来。

    他将书本放在一边,准备等待会儿作业写累了,休息的时候再看。

    而班长大人则是选择了先看书。

    徐向阳发了一会儿呆,还是忍不住望向正端坐在桌对面的椅子上,这位双手捧着摊开的书本,聚精会神阅读着的短发姑娘。

    灿烂阳光自一侧的玻璃窗户投进来,女孩的黑发雪肌被涂抹上一层淡淡的金辉,简直像是古典油画上的缪斯女神那般美到不可方物。

    被这静态一幕所带来的巨大美感震慑的他,好不容易才收敛心神,徐向阳嘲笑着自身的意志薄弱。人家只是在安安分分看书而已,产生坏心思的人明明是自己吧?

    ……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沉浸于学习之中的徐向阳,突然觉得自己的膝盖像是被什么东西擦碰了一下。

    他低头一看,发现坐在对面的竺清月不知何时起已经脱掉了小皮鞋,一双包裹在黑丝袜里的丰腴双腿搭在桌子底下,纤足不安分地摇来晃去,其中一只的脚趾正好碰到了他的大腿。

    徐向阳忍不住抬起头,发现班长大人还在那儿聚精会神地念书,似乎对此浑然未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