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仙医 > 第十七章画符

第十七章画符

    吐谷浑这次阴谋阳谋一起上,彻底惹怒了李世民,一边调兵遣将,一边主持太上皇丧事。

    好在长乐公主已经没有了危险,只是暂时醒不来,急也没有用。

    长乐那边有了王太医的承诺,长孙皇后便让张公略和张小霖回家休息,对于王太医的事,张公略郁郁不乐,张小霖笑道:“爷爷,你不会是为了王太医的事不高兴吧。”

    “真是小人行径,竟然恶意中伤于你,实可忍孰不可忍也。”

    “他是自掘坟墓,爷爷你就看吧。”

    “你有办法了?”

    “这蛇毒伤害的是神魂,岂是药石能够医治的,我要制作符箓,安神定魄,长乐公主才能醒转。”

    “胡闹!医生传人竟然相信那些鬼画符?”

    “爷爷,你错了,故事的医圣,都有这方面的传承,黄帝内经中讲到的祝由术,不就是利用精神意念治病吗?”

    “那只是传说。”

    “早些天,袁天罡过来了。”

    “我听说了,据说是专门来找你的?”

    “是的,我在大街上,就了一个荆州都督的女儿,被他知道了,便过来看我了,我们谈的来,后来他他让我叫他老哥,我们平辈论交。”

    张公略听得眼睛牛大,看着张小霖竟然有点不认识的样子。

    袁天罡,谁人不知,当今皇上都要拱手称先生呀,不光是知过去未来,还可以呼风唤雨,腾云驾雾,那可是神仙般的人物,竟然和自己这十二岁的孙子平辈论交?

    “怎么,您老不相信?就是袁天罡教了我画符之术,说我很快会用得上,我一直没想到,知直到刚才王太医出面,硬说长乐公主吸血过多昏迷,盛怒之下才突然记起。”

    “既是活神仙教你之术,应该有用。”张公略深色稍缓道。

    这次回宫之后,祖孙两人都清闲了。

    张小霖在长安街头到处寻找画符之物,朱砂黄表纸倒是容易找到,唯有画符所用之笔,一时找不到,只好找了一支上等狼毫,准备练习画符。

    开始只不过练习手法,便用普通笔墨在宣纸上画符,当然画出来没什么用。

    练习了多日,张小霖自认手法纯熟,准备正式画符了。

    朱砂为墨,黄表纸裁成一寸宽,五寸长,杀了一只黑狗弄来半碗狗血,在朱砂中调匀,张小霖正式开始画符。

    原本以为普通毛笔可以画符,不料普通狼毫笔连笔杆都是一般竹竿,灵气外放之后,并不能通过竹竿传入笔尖,下笔之后,没有一点反应。

    画了几张,张小霖知道,这毛笔肯定不行了。

    前世看那些网络小说,上面都说这些东西只有古物市场才有的,为什么不去古物旧货市场?

    想到这里,张小霖兴奋了一下,立马出门。

    长安街确实有古物旧货市场。

    张小霖迫不及待的进入市场,到处寻找画符的玉笔,弄得好几家古物店老板以为遇到了疯子。

    原来隋唐以来,人们重佛轻道,那些道家用的东西,早已没落。

    人们已经不相信世上有真正的灵符了。

    走了大半个旧货市场,张小霖忽然心中一动,我为什么要说是画符的笔呀?就说买古旧的文房四宝不就得了。

    果然,张小霖换了一种说法,大家都热情接待,把各自珍藏的笔墨纸砚拿出来炫耀。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张小霖在一家挂着收古物的小店里,找到一杆白玉笔杆的毛笔,听店主讲,这支毛笔来头不小,曾经是孙真人开药方用的。

    是不是孙真人用过的,张小霖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这支笔从笔杆到前面的笔毫,都散发出淡淡的灵气,一看就是一件灵性之物。至于是不是吊睛白额虎的眉毛或者狼王白眉,张小霖不得而知,但这毛上的灵气丝毫不弱于笔杆。

    张小霖长吁了一口气,根本没有还价,以二十两银子买下来这支笔,把店主乐得半天没合上嘴。

    灵笔画符果然不同,右手微微运气,灵力立即透过黄表纸了。

    按照青囊符经描述,张小霖一丝不苟的画了几张,没想到手一抖,纸上忽然冒烟,一张即将成功的符便灰飞烟灭了。

    张小霖并没有气馁,一张纸湿漉漉的无缘无故起火了,证明这符箓是真的存在呀,一定是自己还有哪些地方掌握得不够彻底。

    凝神静气,脑海中一次又一次的演示着符箓的画法。

    画到一百张的时候,张小霖发现全身乏力,体内灵气已经消耗一空。

    只好盘坐在蒲团上,修炼了一会,好在只是脱力而已,恢复起来倒是很快。

    报废了将近千张,终于,一张清心符画出来后,灵光显现,居然没有起火。

    成功了!

    张小霖仔细回想起这张符箓的画法,一笔一划,流畅!

    居然是笔法要流畅,中间如果有停顿,灵气便会阻滞,便会着火。

    画符之前,先构思好笔法线条,必须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样,半点阻滞也不行,这就是符箓的精髓所在。

    悟出了画符的方法,张小霖一不做二不休,连续又画了几百张,成功率居然达到了百分之六的样子。

    灵力一次又一次耗尽,一次又一次修炼恢复,张小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在这画符恢复的过程中,居然又进步了不少,这也行?张小霖有些喜不自胜。

    张小霖画的符箓没有品级,只是一些平常人家用的平安符,安神符,清心符等,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竟然画出了一张几乎接近一阶的清心符,符箓里面强烈的灵气似乎要破纸而出,神识很远就可以扫到这张符箓。

    张小霖心中又高兴了一会,这可是巨大的进步啊!

    一阶符箓,那可是练气三层的修士才能画的符箓呀。

    日子就在张小霖修炼画符,画符修炼中,一天天的过去,张小霖感到奇怪的事,宫中还没有宣他们祖孙进宫,难道长乐公主居然被那个王太医治好啦?

    张小霖转念一想,治好了不是更好吗?还省了我一颗灵丹,那可是紫阳真人留给李元霸的解毒丹,何等珍贵呀?

    一个瓶里才十来颗,吃一粒少一粒。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王公公不合时宜的走进了张府:“小霖啊,皇上皇后有点挂念,希望你过去一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