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仙医 > 第九章袁天罡来访

第九章袁天罡来访

    张小霖已经有了气感,修炼起来便有了感觉,天地灵气自身体诸穴位进入经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灵气在经脉中流动。

    青囊练气诀属于木性功法,木属性生生不息,木属性灵气能修复经脉,甚至可以修复丹田,在五行属性之功法中,唯一一种超出了进攻和防御的法诀。

    修炼青囊练气诀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会走火入魔,木属性的功法本身就具有生化和修复的功用,相对比较柔和,不过修炼起来,进展也比较缓慢。

    足厥阴肝经是青囊练气诀的关键,因为五脏中,只有肝脏属木,肝经上的穴位无论是吸收灵气,还是排除废气,都比其他经脉的穴位,更加活跃。

    仅仅是引气入体而已,距练气一层还遥遥无期。

    天地灵气在张小霖经脉中循环,不断的吸入灵气,拓展他细小的经脉,同时,体内许多杂质和毒素,也从全身毛孔中逼出来。

    时值五月初,整体气温已经有些偏高,全身毛孔大多张开,恰好有利于身体杂志的排出,张小霖在此时开始修炼青囊练气诀,这好事半功倍。

    黎明时分,东方发白,此时正是木灵气最浓郁的时候,张小霖疯狂的吐纳,四周天地灵气被他引导到了体内,顿时感到全身舒坦,禁不住舒服的呻吟起来。

    不一会,府里便开始热闹起来了,张小霖缓缓的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跳下床去,在院子里伸手踢足,甚是惬意。

    经过一夜修炼,感觉体内灵气增加了不少,举手投足,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气。

    早餐时,张小霖意外的没有看到祖父张公略,便问了一句,父亲张春和告诉他,祖父竟然还没有起床。张小霖心中一喜,看来祖父一定是采纳了自己的意见,要装病两天了。

    果然,早餐不久,就有宫中马车前来,张公明和张春和两人好说歹说,又使了不少银两,有公公进屋一看,见张公略果然脸上潮红,卧病在床,整个张府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药味,看来是在煎药,这才作罢。

    张小霖刚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有丫鬟前来相请,说是有个道长一定要见他。

    张小霖心中奇怪,自己到这个世界以后,从来没有和道士有过交往,到底是谁呢?

    来到客厅,果见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端坐在一旁,叔父张春旺正在一旁和他闲聊。

    道士见张小霖走进大厅,不由站起身,两个人变这么痴痴的对望着,心中均感到惊奇。

    张小霖惊讶于道士的气质,仙风道骨,衣袂无风自飘,一派世外高人的风范呀!

    中年道人看到张小霖的一瞬间,时间便仿佛停滞了,小小年纪,居然深不可测,全身好似被一股仙气包裹,云山雾罩,无论根骨还是面相,看不出一点倪端来。

    “不知仙长找小子有何贵干。”张小霖上前稽首问道。

    “贫道袁天罡,见过张公子。”

    袁天罡!这个老道居然是历史上第一相士袁天罡!

    大唐陆地神仙呀!

    “原来是袁大师,久仰久仰,如雷贯耳呀!”

    张春旺一听呆了,这个什么袁天罡的袁道长,他可是从来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张小霖这小家伙从哪里久仰来的,竟然还如雷贯耳了。

    “贫道不过化外之人,不值一提,倒是张公子人中龙凤,超凡脱俗,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呀。”

    张小霖笑了笑,两人寒喧之后,各自落座。

    袁天罡见张小霖举止不亢不卑,落座竟有大家风范,不禁暗自称奇。

    “张公子,贵府药香浓郁,不知是谁的了贵恙?”

    张小霖暗自吃惊,知道此事绝难瞒住袁天罡,便道:“家祖父偶感风寒,有劳仙长挂念。”

    “哈哈,哈哈,张太医也会生病?绝无可能!”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且祖父年事已高,每日操劳不休,日久成疾呀。”

    “明人不说暗话,若贫道猜得不错,令祖之贵恙,只怕与太上皇帝有关呀,太上皇帝一生征战,建下不朽功业,建国以后,又励精图治,如今也是到了功德圆满之时。”

    张小霖心中暗惊,这袁天罡果然名不虚传呀,自己是因为知道历史,可这牛鼻子可是实实在在的推演相术,能到这等地步,确实有过人之处,不愧为天下第一相士!

    当下站起身深施一礼道:“仙长学究天人,熟知过去未来,小子佩服之至。”

    “其实张公子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太上皇帝年事已高,就算是魂归极乐,也是人之常情,我想圣上圣明,绝不会有所怪罪的。”

    张小霖如醍醐灌顶一般,突然茅塞顿开。

    太上皇李渊禅位近十年,虽然不管朝政,可毕竟是太上皇呀?哪一个当皇帝的愿意头上还有一个太上皇?

    太上皇归天,对于当今圣上而言,实在是大喜之事!

    看来自己却是多虑了。

    想到此,张小霖又对袁天罡抱拳道:“多谢先生指点。”

    “张公子,你我均是修道之人,无需客气,贫道自认阅人无数,唯独见到张公子才感到茫然,张公子绝非等闲之人,以后你我平辈论交即可,你就叫我袁老哥吧。”

    张小霖一听大喜,道:“如此,多谢老哥。我和老哥所修之道不同,老哥所修的事推演之道,我修的乃是祖宗家传的是活人之道。”

    ”道虽不同,可殊途而同归呀。“

    两人一见如故,天南海北聊了很多,袁天罡把他云游四海的见闻说给张小霖听,张小霖感到,他对于唐朝的了解,更加深了一层,历史上很多东西,并没有完全有记载,诸多风土人情,奇闻趣事,张小霖闻所未闻。

    本来,张小霖无论如何也要挽留袁天罡在家里吃完的,袁天罡执意不肯,张小霖无奈,便亲自送袁天罡出门,分别之际,两人惺惺相惜,竟有些依依不舍。

    张小霖忽然记起一件事,道:“老哥,你若想早日得证大道,可到凌云山一带寻求机遇,你是推演大道,传闻伏羲氏就是在凌云山得道飞升,那里应该有伏羲氏遗址,你的机缘在那里。“

    袁天罡闻言大喜,当即对张小霖鞠了一躬,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张小霖,这才飘然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