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辉煌梦 > 第317章:苦命母女

第317章:苦命母女

    小屁孩看着兵哥,同样翘起了嘴巴。

    “行了,给你,滚犊子。”钟坤有些不耐烦了,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五十块钱,递给了小屁孩。“我去,你打发要饭的啊?”小屁孩有些不爽的瞥了眼钟坤。

    “行行行,我给你八百行不?”兵哥突然鬼使神差的拿出了八百块钱,递给了小屁孩。小屁孩顿时笑的很欢,一把接过了钱。我们几个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兵哥。

    不过给了小屁孩钱之后,他也没有拦着我们,我们走出了甄天的赌坊,“哈哈哈,这憋犊子。还挺有钱。”兵哥突然手上多出了一沓钞票,差不多一千多元上下。

    “我去?”钟坤有些懵逼的看着兵哥。

    “我知道了,你刚把钱给他,然后连带着他口袋里的钱也给顺走了吧?”兵哥以前是干啥的,我最清楚不过,看他这得意的小表情,我心中犹如明镜。

    “哎呀,还是我大凡哥了解我。小屁孩不学好,瞎赌博干啥,还不如让我劫富济贫。”兵哥贱了吧唧的,还说的头头是道,不要脸的功夫是一绝的。

    看着兵哥,我淡淡的笑了笑。

    “行了,现在咱们去哪?”公孙豪看着兵哥,十分嫌弃的瞥了一眼。

    “回去吧。”公孙豪的一句话,又让我想到了徐颖,我的脑海里全是徐颖那惊恐的表情,我不敢告诉她她的母亲已经死了。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徐颖,我的脑子里很混乱。

    “这个实体跟徐颖有关,对么?”公孙豪看着我一脸复杂的表情,一脸了然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街边桂花树枝头唧唧咋咋叫声的小鸟,我有些无奈和伤感。

    “我让你们去做这件事的时候,只告诉了你们这人的名字,没想到却找回了一具尸体回来。徐颖和徐宣雯,是母女。”我点了一根烟,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你很喜欢徐颖么?”钟坤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问了一句。

    “那你很喜欢坨坨么?”

    面对我的疑问,钟坤一下子愣住了,“我也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是什么,只不过我们两三个月前就分手了,他不会来A市上学,而是去了BS市。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坚持住所谓的异地。但是我没坚持住。”钟坤这一段话让我和兵哥都挺惊讶的,我们两可以说跟钟坤走的很近了,但是他这分手的事我们还真的一点都不清楚。

    “还是我家茜宝好啊。唉,不说了,赶紧JB回去吧,我捞这三百多给我媳妇买条裙子去陪媳妇了,你们别JB费我时间了好嘛。”兵哥突然窜出来贱了吧唧的说着话,稍稍打破了有点悲伤的局面。钟坤顿时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捡着地上一块大石块追着兵哥就打。

    “徐颖跟你在一起了么?我是不建议你们两在一起的。你要知道,徐颖是警,我们是匪。”公孙豪双眼迷离,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

    我看着公孙豪,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十分阳光的冲着公孙豪笑了起来,“我不管她是什么人,我不管她怎么对我怎么看我,只是从现在开始,这娘们老儿保定了。”

    我张扬而有霸气的语言让公孙豪愣了愣。

    ......

    回到酒吧的时候,公孙豪去处理一些事物第一个离开了酒吧,兵哥贱了吧唧的又拿了我几百块钱带媳妇去逛街了。而钟坤用他的话来说正在沉浸在伤情之中,跑去找何默去梭哈两把。

    走进酒吧的大门,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去跟徐颖沟通,如何跟徐颖说明她母亲已经身亡的事实。

    我的内心挣扎而又无奈。

    抽了又半根烟,徐颖似乎听到了声响,走出了我的房间,从二楼看到了正在吧台上坐着抽烟的我。

    徐颖和我互相对视,我没有说话,良久,我低下了头,沉默无言的抽着烟。

    “我妈......出事了,对么?”徐颖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下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发颤,整个人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她的眼神充满了对未来的无望和未知,以及那一抹刻骨的恐惧。

    抽着烟的我半响无法回应,她的双眼微微发红,两行热泪倾泻而下,徐颖满脸绝望的表情仿佛充满了怨气,她的泪水刹间犹如暴泄的洪水,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我沉默无言伤感的脸色,已经给了徐颖一个肯定的答案,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已于她天人永隔。

    我没有安慰和阻止徐颖,我知道,这种刻骨的殇心之痛,唯有发泄才能舒畅,唯有时间,可以治愈......

    徐颖不知道哭了多久,我也一直坐在吧台上,一直抽着烟,低着头,不敢抬头与徐颖对视,直到我看到地上那一堆堆的烟头,和吧台上拆了一包又一包的香烟,我才意识到时间过了很久,而此刻的徐颖也没有哭了,但是她在发呆,她双眼没有一点颜色,她绝望痴呆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吓人。

    我双脚有些发麻,一脚一脚有些颤抖的走到了徐颖的身边,“徐颖....”我细小而又温柔的声音没有换来徐颖丝毫的反应,她痴呆而又绝望,脸色雪白,她的内心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她的悲伤,连周围的空气都能够感受到。

    “我...能看看我妈...的尸体么?”徐颖的声音因为长久的哭泣变得有些沙哑,语气柔弱而又无力,充满了刺骨的悲凉。

    我揽着徐颖的腰,我看着她,那张失去平时光滑色彩雪白无比有些失真的脸,我吻住了她的额头。

    “别看了,好吗?你妈会在那边过得很好,你要让她看到,她的女儿活得好,活的精彩,活的健康,好吗?”我苍白无力的安慰并没有还回来徐颖表情的好转。

    “莫凡,谢谢你,但我...现在不需要......同情,我想见我妈....算我,求你,好吗?”徐颖的声音充斥着悲伤和绝望,无力而又悲凉的语气让人无法拒绝。

    我点了点头,走出了酒吧,从后备箱扛起了那个麻袋,带回了酒吧里。

    我双手有些颤抖无力的拉开了拉链,一具身上长着些许蛆虫满是腐臭的尸体就这么摆放在徐颖的面前。

    徐颖“嗷嗷”的嚎叫了两声,哭的像一个泪人一般无二,她完全不顾尸体的恶臭和腐烂,一把抱住了尸体,撕心裂肺的喊着那两字“妈妈”......

    “噗”的一下,徐颖吐出了好几口热血,双眼哭的血红,瞪得老大,一脸绝望和悲凉的晕倒在地,腐烂的尸体也因为失去重力,轰然倒在地上......

    一具腐臭的尸体,一滩血水,以及昏迷满脸毫无血色的徐颖,这三处地方,给我心中留下了一辈子再也无法忘记的记忆.....

    这一对苦命的母女,上天可曾睁过眼,可曾悲悯过她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