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破苍穹之再造辉煌 > 第九章 一宫之战

第九章 一宫之战

    这一局,以萧炎的聪明而险胜,按理说,以2级中期的实力,对阵3级巅峰,在实力悬殊如此之大的情况下,要想取胜,几乎是不可能的,可萧炎,就是把这不可能,硬生生的变成了可能!

    所以说,一个人的实力固然重要,但头脑也同样的重要。

    一个人,只有实力没有头脑,那就相当于一个傀儡了,甚至连傀儡都不如,傀儡好歹还不知道痛。

    一个人,如果只有头脑,没有实力,那这个人哪怕再聪明绝顶,拖延一时,还是可以,但想取胜,那绝无可能。

    一个真正的强者,无论是实力,还是智力上,都必定不会太弱。

    “请拿30号签的选手上场!”

    很快,就轮到了第30号的选手,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率先登上了比武台,本来这个女子长的也不难看,但她偏偏选了一身粉红色的衣裙,谁都知道,比武,讲究的是精干,利索,但她偏偏穿的如此的复杂,裙摆拖在地上,感觉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被绊倒一样,还有那粉红色,穿在她身上,为什么会让人觉得,如此的艳俗呢?

    人们纷纷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等待另一位选手上场之时,一阵香气进入了人们的鼻子当中。

    “哪里来的香味,这么香?”

    “这香气,好像是杜鹃花的花香。”

    “杜鹃花?难道是她?”

    在众人猜测之际,一道红色的绸缎从天而降,一个人,脚踏绸缎,缓缓向众人滑来,随着人的到来,那股扑鼻的香气更加的浓郁了。

    绸缎落,人终现。

    真是人比花娇,用这个词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分,精致的脸蛋,姣好的身材,一席粉红色的衣裙穿在她身上,反而将她衬托的更加妩媚,再一笑,那就更加的勾魂。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此人,正是紫云宫的五大美女之首,她平时酷爱杜鹃花,不仅仅因为杜鹃花的美丽,还因为,她和杜鹃花同名。

    不过,她是娟秀的娟,而不是杜鹃的鹃。

    她名为杜娟,喜爱杜鹃花,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杜鹃花的香气,当然,你们不要误会,这香气,不是她故意为之,而是天生所带。

    她的出生,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在她出生之时,几百只的杜鹃落在她家的屋顶上,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杜鹃花在一夕之间,全部枯萎,而她一出生,就自带香气,并且天赋异禀,偏偏长的还是如此的祸水。

    经常有人不远万里,偷偷跑到紫云宫去给她递情书,或者只为看她一眼,她的存在,就是让所有女人都自行惭愧。

    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两个女的同时站在台上,哇哦!

    居然撞衫了!

    果然是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颜色,不同的只是穿衣服的那个人而已,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那个娇小的女子看见杜娟,头埋的更低了,慢慢的挪到了杜娟的面前,诺诺的叫了声,“师姐。”

    师姐?

    杜娟竟然是她师姐?那她俩,都是紫云宫的?

    同出一宫,竟然同台竞争?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直接认输吧,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必要浪费我的精力。”杜娟看着眼前之人,很不屑的说道,要不是这一声“师姐”,她就记不起来眼前这人和她用出一宫。

    “我叫张丽,师姐,请!”

    张丽?这是自我介绍吗?又不是相亲,管你叫啥!

    对于这种自报姓名的举动,杜娟很是不屑,对于张丽这种明知不敌,还要硬上的不理智行为,她更是不屑,这种傻事,只有傻人才会去做。

    但萧炎并不这么想,正相反,萧炎很欣赏张丽这种看似自杀式的荒唐行为,因为他明白,张丽这是想利用此战来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并不比杜娟这个天之骄子差多少,她更想利用此战,让全部的人都记住自己。

    狭路相逢勇者胜!

    如果一个修炼之人,在面对敌人,连最起码的勇气都没有,那他注定会失败。

    “不自量力!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杜娟伸出那芊芊玉手,在胸前划过,然后酝酿一番,一掌推出。

    昙花一现!

    掌风凌厉,犹如一个刀子,破风而至,被打中的人,就会像那昙花一样,之前的那一刻,就将是她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刻,也是她这一生中,最后的时刻。

    掌风袭来,只见张丽不慌不忙,后退一步,两脚一前一后的站立着,双腿弯曲,使出一个千斤坠,稳定住身形,然后双手抱拳,将拳头自身侧举至头顶。

    猛虎下山!

    这一拳,就好像是一头的猛虎,呼啸着,向杜娟冲去。

    看见这一招,杜娟有点吃惊,这一招,是紫云宫最初级的招式,人人都会,她从不记得这一招会有如此威力,在她印象中,这一招就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简单,从没有人去深度研究过,更没有人愿意去花功夫在它的身上,没想到,这普普通通的一招,到了这个张丽的手中,竟然有了能破她“昙花一现”的能力!

    “好漂亮的一招!”萧炎也看出了一点此招的门道,能将如此普通的一招,练出不寻常的威力,这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低阶斗技,之所以是低阶斗技,是因为它哪怕是练至大成,威力也就是那么些,而那些所谓的高阶斗技,哪怕只是略懂皮毛,也能横扫一片,但张丽却将一个低阶斗技,练出了高阶斗技的威力,是怎么能不让人惊讶?

    看来,此战过后,紫云宫,应该再无人可挡其锋芒了。

    “我承认你的确不简单,但你那些不入流的招式,就是不入流,再怎么练,依旧是不入流,今天,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斗技!”

    杜娟抬起双手,左手在下,右手在上,然后双手呈抱球状,左右手来回的颠倒着,在她的双手之间,形成了一朵透明的花朵。

    噗!

    杜娟咬破舌头,一口鲜血喷到了那透明的花朵上,花朵瞬间被染红,从里到外,逐层变红,最后变成了一朵鲜艳的杜鹃花。

    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

    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

    这个情况正是这首诗的现实写照,杜娟和手中的那朵杜鹃花,就好像是杜鹃花和杜鹃鸟的关系。

    花已成,杜娟将这朵带血的花推向了张丽,而张丽依旧使用的是最普通,最常见的招式。

    侧身,出拳!

    就这再简单不过的招式了,甚至可以说,这连招式都算不上,但就是这些简单的招式,让张丽练得不再简单。

    可能是因为她不受重视,又家境贫寒,学不到更加高深的技巧和斗技,她才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练着那没有人去练的普通招式,也正因为这样,才让她脸就的如此不凡。

    这一局的结果虽然没有出乎人们的意料,但萧炎相信,今天过后,人们都将会记住这个名叫张丽的女孩,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她的勇气与执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