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登基吧,少年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四大家族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四大家族

    因为徒勇的婚期仓促,还要赶路,陈举人在金陵停驻两日便启程返程,随行的还有水进与水进的一万亲卫。

    身为滁州军麾下第三位元帅,与一次次扩军,水进直属的兵马已经将七、八万,又因他在战场上爱冲锋陷阵,不甘于坐镇后方,亲卫营就万人。

    就算晓得徒三不至于目光短浅谋害水进,也要防止其他人算计。

    一万亲卫随行,是对水进安全的保障。

    按照霍五的本意,就是带几万人马过去,也没有什么。

    还是水进觉得不必劳师动众,且在滁州军与亳州军交界的滁州、扬州,都驻扎着几万人马,要是亳州真有异动,那边调兵就是,不必从金陵直接带人过去。

    等到众人坐上水师楼船,看着随行上万兵马,陈举人唯有苦笑。

    自从方大舅阴谋谋害霍宝未遂,害死霍五堂侄孙霍豹,滁州军就不再如之前友善。

    虽说两方依旧走动,可双方都带了提防。

    可这怪谁呢?

    陈举人虽心中不看好亳州军,却也因两方关系心中有几分笃定。

    即便徒三争夺天下无望,有霍五这个姐夫、霍宝这个外甥在,日后说不得也是一方诸侯。

    眼下,却是没底了。

    徒三有争夺天下的野心,怎么会真的甘心居于人下?

    就算他真心降服,有不慈不义的事迹在前,霍氏父子能心无芥蒂的接受?

    况且亳州军麾下文武俊豪亦是不少,这些人为了荣华富贵,也不会乐意放弃亳州军这面大旗。

    滁州军这边的元勋将帅,辛辛苦苦打地盘,也不会乐意让徒三来分一杯羹。

    两军日后,总要一战,可是陈家族人与祖地都在滨江。

    岸边,霍宝与牛清过来送行,目送船队远去。

    牛清心中盘算着路程,道:“水帅说要回曲阳一趟,年前应是没空了,多半要回程……”

    霍宝点点头道:“应该是正月里……”

    水进出身农家,十来岁父母双亡,就成了孤儿。

    虽说当时也多是自己田间地头找食儿,可也受过乡人救济,才长大。

    如今淮南已经在滁州军治下,暂时也没有什么打仗之事,水进也要回曲阳祭拜父母,回报乡人。

    ***

    送走了水进一行,金陵城里过年的气氛越发浓郁。

    太尉府周边各府,不能说是车水马龙,亦是访客不绝。

    霍氏的族亲,军中各将,地方掌印,还有各州府的执牛耳的士绅人家,都要往金陵走一遭。

    霍五名义是“太尉”,实际上已经是一方之主。

    年礼孝敬,都是少不得的。

    荣华富贵,谁不想要?

    加上腊月里空闲的多,娶妇嫁女的人家也多了。

    霍五没有亲兄弟,儿子只有一个,族亲晚辈该定亲的也都定亲,想要攀附不容易。

    次一等的,邓、马、冯、水、林等人亦是不好攀附,倒是有一个门第,比较好进。

    倒是的有一家,入了不少人的眼。

    不是别人家,就是薛彪的薛府。

    薛彪已经从杭州回来,之前在打杭州时也立了功勋。

    不说别的地方的士绅,只说金陵老户,就有不少早年是他的座上宾。

    去年三月他被侵吞产业,灰溜溜离开金陵,也算见识了世态炎凉。

    交往的人家,有像贾氏兄弟这样被连累的,更多是明哲保身、冷眼旁观的。

    等到十月衣锦还乡,对于那些“故旧”,薛彪就有些看不上眼,不太爱打理。

    不过这一年下来,他也多少看出些门道,霍五、马老六两个鸡贼,不让他染指兵权,处处防着他。

    不管是之前的教首,还是如今的财务总管,都是虚名头。

    比不得邓健、冯和尚、水进这些将帅,也比不得马寨主、林师爷等人。

    薛彪心中着急,难免就生出小算计,才有了送养子入童军的举动,想要从霍宝那边入手,结果也是不如人意。

    薛彪仔细想了好些日子,马寨主、杜老八不用说,除了是霍五的把兄弟,还有一干黑蟒上的老部下。

    邓健与冯和尚这边,都有自己的嫡系。

    邓健这边是曲阳兵,冯和尚这里是僧兵。

    水进身边,则是永阳子弟为主,看似诸帅之中最弱,其实不然。

    要知道永阳作为滁州州府,士绅人家最多,这里又是滁州军发家之地,选拔出不少文武官员。

    水进身边,多是武将,可是也是与永阳文官系出同源。

    滁州军中,分文武,还分地域。

    可是金陵……

    金陵本就是他的地盘!

    贾家是薛家姻亲,剩下史家、王家……

    早年与薛家也都有往来。

    如今,就是恢复往来。

    薛彪的身份在这里放着,真要放下架子去交际,旁人也还真是回绝不了。

    等到过年的时候,不仅薛家与贾家关系更上一层楼,就是史家、王家那边也联系上。

    过年本就是请客吃酒,等到太尉府这边得了消息,薛家与史家、王家已经结亲。

    薛彪为养子薛孝求娶史家女,史老爷没有合适婚龄的亲孙女,就许了个侄孙女。

    薛彪身份在这里,就算是史老爷心有顾忌,也是不好回绝。

    王家那边,却是功劳比不得贾、史两家,不过是借着金陵老户的缘故,在滁州军中钻营。

    薛彪虽在滁州军中比不得其他几位实权元帅,可对于王家来说已经是“粗大腿”。

    王家人倒是舍得下脸,家主直接送了堂妹给薛彪做妾。

    不管是养子定亲,还是纳妾之喜,薛府都摆了酒。

    霍宝都跟着老爹走了一遭,这父子一动,其他诸帅府的人少不得也跟着动一动。

    薛府的宴席,就显得十分体面。

    不说王家如何欢喜,就是史老爷看在眼中,对于薛家这门姻亲亦是多看重几分。

    倒是霍宝这里,因这几家联姻,想起“四大家族”来。

    之前他心中也奇怪,如今老爹在南京开府,众帅都在,为什么“四大家族”会冒头,如今算是明白过来。

    古人众乡情,这个乡是籍贯,并不是生活地。

    众帅实力强,可除了冯和尚与杜老八之外,其他人都是滁州人。

    军中众将,除了滁州人之外,也多是淮南人氏。

    金陵出身的人中,这几家就显露出来。

    “七叔这样张罗,没事吗?”

    私下里,霍宝与老爹说了一嘴。

    霍五挑挑眉:“贾氏兄弟与史今都是明白人……不过是虚热闹,不用计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