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登基吧,少年 > 第二十章 无巧不成书

第二十章 无巧不成书

    谁也没想到,小崽子之间的胡闹,弄出“生死擂台”的架势来。

    不拘是场上,还是场外,气氛都越来越浓烈,叫好声此起彼伏。

    不过等到前五伍比试完,决出了各伍伍长,场外的喧闹声渐歇,大家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起来,嘴里夸奖的话也变成了呵斥。

    “兔崽子,谁短了你吃的了?连个娘娘腔都比不过?”

    “小王八蛋,欠收拾啊,不晓得里外,冲自己人使劲,让外人捞便宜!”

    “妈的,第四个了!”

    “……”

    不知是不是侯晓明给了“小伙计”们启示或刺激,他们真是拿出生死抉择的架势来夺伍长。

    如此一来,这些寨中子弟就应对不及。

    马寨主之前提过的,这蟒头寨是他养老的地界,因此争斗之风并不厉害;即便后来分裂,也因两寨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对内如此,对外蟒头寨有吞并扩张,可也是零散势力,都是这黑蟒山中的老人,连青壮都无需倾巢而出,更轮不到半大小子上场了。

    这些“匪二代”,哪里经过什么大阵仗。

    这些被骗上土匪窝子的“小伙计”多是流民出身,见了生死的,拼起来,这些“匪二代”就不够瞧了。

    除了第三伍伍长是个以灵活取胜的“匪二代”,其他四个伍长都是外来少年。

    有长辈骂着,这些寨中子弟也被激出凶性,接下来的争夺越发火热。

    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这第六伍一下子,两个年岁最大的少年就战到一起,拳拳到肉,打得“砰砰”直响。

    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打出心火来,手上哪有轻重,转眼都是一脸的血。

    身量略高那个将对手压倒在地,拳头狠狠落下下去。对手闪避,那拳头落到地上的,顿时血肉模糊。

    两人对峙,都红了眼,如同野兽,等待给对方致命一击。

    场下看着的人都跟着抽气,都不由自主望向霍宝,以为他会开口喝止。不想霍宝脸色儿都不变,只专心看着场上。

    大家的视线都在这决胜两少年身上,只有霍宝留意到这一伍另外三个童军没有因畏惧自己离场,反而离两个少年远远站了,凑到一起嘀咕什么。

    场上两个少年又搂在一起,在地上翻滚。

    两人打了一架,势均力敌,便想着将对手弄到圈外,借此淘汰对手。

    两人都有意如此,就从圈中滚到圈边上。

    这下却是身量略矮那少年略灵活些,先一步将对手摔到圈外。

    变故横生!

    这略矮少年随之也落到圈外。

    随着略矮少年出圈的,还有两个小童军。

    场上,只剩下一人,一个笑眯眯的小胖子。

    “胖哥赢了!”那同组的小童军兴奋大叫。

    “胖哥是伍长了!”另一小童军也笑道。

    那略矮少年醒过神来,甩开趁着他不备裹挟他出圈的两人,对那场中人咬牙切齿:“臭老二,你敢阴我?”

    场上小胖子挺了挺胸脯,理直气壮道:“我是按照队长规矩走的!队长只说剩下最后一人为伍长,可没说只凭打的!”

    那略矮少年去看霍宝。

    霍宝如前例,询问了小胖子的姓名,宣布新伍长。

    场外看着的众人这下有笑模样了。

    有人看向一个把头:“这小二子,是个机灵孩子!”

    “是啊是啊,看着也喜庆,给咱蟒头寨长脸。”

    又有人酸溜溜道:“冲着亲哥哥使机灵,也不晓得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

    “那有什么?比武比武,胜了为先,论起亲戚里道来还打个屁!”

    “哈哈,兄弟内斗,老朱是不是脑壳疼啊!”

    有朱二这次“合纵连横”,使得接下来的对战变成了混战。

    寨子子弟因是相熟的缘故,自动结队;剩下同伍的流民少年,为了不被逐一淘汰,也自动结队。

    第七伍,寨子子弟胜。

    第八伍,流民少年胜。

    第九伍,寨子子弟胜。

    第十伍,寨子子弟败,流民少年败,霍豹胜。

    十个上任的伍长站在队伍前列。

    “伍长,一日一餐肉,其他人三日一顿肉。每日敲钟集合,上午练体,下午练招,晚上习字!十日比武选什长!现在,全员都有,绕场跑五圈!”霍宝看着众人,朗声道。

    “是!”

    “遵命!”

    “哦!”

    五花八门的应答,都是刚上任的伍长。

    方才的“生死不论”的规矩,打了大人的脸,也让少年们对霍宝生出畏惧。

    眼前这个队长大力气不说,心肠也硬,谁敢招惹啊。

    不管有伤没伤的,一干童军老实跑圈去了。

    之前围观的众人,这才凑到霍宝身边。

    “不愧是五哥的儿子啊,好,好!”马寨主笑得合不拢嘴。

    “大侄子好样的!”杜老八也憨声道。

    薛彪也笑呵呵的跟着夸,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晓得了。

    “哈哈!老子的儿子,自然也是好的!我家小宝,又孝顺又能干,心肠又好,又有决断,谁家孩子也比不得!”霍五又开始夸儿子。

    “呵呵……”

    “嚯嚯……”

    国人的习惯,不管心中怎么想,面上都是夸别人孩子,骂自己家崽子,霍五这样吹儿子的还是罕有。

    开始时,大家还不习惯,心中腹诽一二,可霍五一日三吹下来,这不习惯也习惯了。

    大部分人散去,可暗中留心童军操练的不乏其人。

    一上午,童军跑圈,压腿,互摔,背人百步走,看似玩闹,仔细想想,确实有“练体”的意思。

    等到中午,负责后勤的大娘抬了食桶过来。

    霍宝指令第一伍伍长为大家分饭。

    一人一饭一菜,伍长多一勺烧肉。

    那伍长之前在打擂前就鼻青脸肿模样,与众人格格不入;如今十场比试下来,脸上挂彩的人多了,倒衬着他也寻常了。

    他眼中的狠厉也褪却,多了几分光彩,大声接令,为大家分饭,颇为公允,并无可挑剔处。

    霍宝看在眼中,心中惊叹这巧合。

    这些被骗上山的人,竟然是金陵那粮庄来的“短工”。

    那岂不是说,要不是当初霍五识破,阻拦了牛家兄弟几个,那牛家兄弟也在被骗上山诸人中?

    那样的话,大家就能在这里汇合了。

    不管薛彪到底什么算计,这些后上山的人还真是便宜他们父子了。

    同两个寨子早有派别的老人来说,这些经过灾年颠簸流离、没有家眷拖累的单丁,更容易操练成兵。

    不过上山的人数,与之前在金陵打听到的好像不符啊?

    常州那边的矿?会不会真与薛彪有关系?

    这薛彪,说不定还真是“狡兔三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