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登基吧,少年 > 第十九章 童兵立,战狼生

第十九章 童兵立,战狼生

    两个寨子合并,并不是说合就合的,里里外外的忙了三天,蟒王寨的人才全都迁回蟒头寨,安置下来。

    这些人中,几百号是这边寨子的老人,与这边都是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是同乡、或是亲眷,倒是被薛彪送来那六、七百人,就有些格格不入。

    这六、七百人,分了四次被骗上山,前面两批磋磨敲打下来,后两次来的人还是愤懑未消。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都带了提防审视,留意这个新的土匪窝子,还有霍五这个被土匪头领叫哥哥的新老大。

    霍五那边的青壮没开始操练起来,霍宝的童军倒是先一步集结。

    上限十五岁,下限十岁,这时候说的都是虚岁。

    除了霍宝,适龄少年四十九人。

    这其中,两个寨子的子弟三十人,金陵被骗过来的“小伙计”十八人,还有一人,竟是霍豹。

    霍宝记得清楚,霍豹前些日子提过他们兄弟都成丁,现下想想也不过怕外人欺负,虚张声势。霍虎十七岁,是成丁;霍豹只有十五岁,离成丁还差一年。

    “我是故意来这边跟着宝叔的,给宝叔压阵,省的他们成帮结伙的欺负宝叔!”霍豹凑到霍宝耳朵旁边,嘀嘀咕咕道。

    “怎么不去我爹身边?跟着你五爷爷能学本事!”霍宝颇为意外,不解道。

    就算霍豹差一岁不成丁,可自家侄孙,跟在霍老爹身边是无碍的。

    这三天除了两个寨子合并的之事,剩下的还有杜老八挑“义子”之事。

    这挑来挑去,没挑出别人来,最后定的人选就是马驹子的前未婚夫林家小子。

    因为这个,那个林师爷怕马寨主从中阻挠,还带了孙子还往马寨主处上演了一出“负荆请罪”。

    又有薛彪从中调解说情,马寨主没有再计较,算是将前事翻篇。

    马寨主这个当事人不计较,霍五这个当大伯的却还记得侄女受气之事,将林家小子狠狠敲打了一番,才勉强松口收了林家小子。

    在霍宝看来,老爹练兵是为以后掌军铺垫,肯定会好好培养虎豹兄弟与牛清几人。

    老虎不说了,脑子在那里摆着,牛清再通透也是外人,最机灵好调教的还是霍豹。

    霍豹来童军,是大材小用。

    “我跟五爷爷说了,五叔叔也不放心宝叔一个人!”霍豹小声道:“咱又不是外人,还非要抢着现下跟五爷爷学本事,什么时候学不行?”

    霍五与霍豹并不是瞎担心,十几岁的少年,最是心高气傲的时候,听大人的话还罢了,谁愿意听个跟自己差不多大,或比自己小的人的?

    两个寨子的子弟,自动分成了两伙,都有领头之人。后进山那些人,也按照时间不同分了两伙,十来人看着像是认识的,还有七、八个如哆哆嗦嗦如惊弓之鸟,其中一人还鼻青脸肿,透着几分狠厉,一看就是新伤。

    后进山那些人还算老实,寨子子弟就不少交头接耳的,看着霍宝的目光都是轻蔑与挑剔,显然是不满意他这个关系户空降当童军队长。

    一堆小屁孩子,霍宝不想浪费时间去“恩威并施”或是“杀鸡骇猴”什么的,直接将旁边一个四尺见方的大青石举了起来,往那几个交头接耳的人处一丢。

    “碰!”巨石落地,地皮都跟着颤了。

    那几个少年惊的退后几步,看着地上半尺的大坑,吓得脸色骇白。

    其他少年也都老实下来,望向霍宝带了畏惧。

    霍宝也不废话,直接指了那大青石道:“谁能举起这石头,我这队长就退位让贤!”

    好多人都跟着摇头,之前还想要咋咋呼呼的两个子弟脸色都青了。

    不管他们现在归在谁手下,都是在这蟒头寨长大的,晓得这大青石的分量。这块镇寨石当初是在寨门口的,抬进寨子时,用了八个青壮。

    这便宜队长的力气,别说是他们这些半大小子,就是几位寨主、把头亲自下场,也拍马不及。

    倒是那些“小伙计”,无知者无畏,听霍宝划出道来,就有个黑脸少年出来,走到那大青石跟前,看着那模样是要试试。

    只能说霍宝略显单薄的小身板略有欺骗性,让那黑脸少年怀疑起这是“做局”。可等他龇牙咧嘴也不能挪动那大青石半分时,他才真心实意对霍宝伸了个大拇指:“队长,牛!”

    又有几人不信,也过来挪石头,都铩羽而归。

    几个小团伙的头目都安分了,其他少年也都老实下来。

    霍宝没有与之熟络亲近之意,板着小脸发话:“站着十队,每队五人,按照高矮从前到后站好!”

    有“神力”在前,没有人敢在质疑轻视霍宝,都听话站了。

    这其中,少不得有相识不想分开想要站一块的,被霍宝一个眼神下去,也就不敢犟着了。

    十四、五的少年还好,身量快追上大人;十岁出头的,四尺多高,看着还是孩子模样。

    霍宝的目光从这些孩子面上移过,不管怎样,这是他最初的班底。

    霍宝没有特立独行,按照后世“三三编制”,还是按照伍什来分人。

    每伍的队长,有能者居之;什长先空缺,等到十日后,直接抽签子,对上的两伍对战,胜的一伍伍长升什长。

    这话一出去,众少年的眼睛就亮了。

    谁都晓得,当个伍长肯定比当小兵要好;瞧着这队长的脾气秉性,不是话多热络的,等选出伍长,怕是只有伍长能跟队长搭上话。

    大腿就在眼前,谁不想要抱大腿呀?

    稍有些本事的,就想要争一争。

    之前两个子弟想要借着老子威势,直接在童军里当个小头目的,眼下盘算也落空。

    一伍五人,都是子弟与“伙计”混搭,就是想要倚仗权势,也得有人认呢。

    又是一伍一伍择伍长,并不是各自为营,混战一团。众目睽睽之下,不过是敢给个眼神,什么言语手脚威胁,想也别想。

    青壮才开始统计人数,还没开始集合训练,看到晒谷场这边有热闹,有不少人凑了上来看热闹。

    就是霍五,不放心儿子,在马寨主、薛彪等人的提议下,也溜达过来。

    场上,画了个直径一丈的圆圈,第一伍上去,其他九伍都在圆圈外。

    “规矩只有一条,出圈淘汰,最后一人为胜者,生死不论!”霍宝清清楚楚,说了这场比试的规矩。

    少年们都收了嘻嘻哈哈,望向同伍的伙伴都带了戒备。

    寨子里的头头脑脑,都是龇牙咧嘴,做怪模样。

    实在是,霍宝这话说的委实可笑。

    不过是一帮小屁孩子胡闹,还弄出“生死不论”来?

    场上有了变化,那个鼻青脸肿的少年直接将旁边一人踹出圈外,随后又飞身扑向另外一人。

    那人没有防备,被少年扑个正着,摔倒在地,勃然大怒,挣扎着想要站起,脖颈上已经抵了一物。

    一把一尺来长的简陋竹匕首,因那人挣扎,已经破了脖颈皮,露出血肉。

    被扑倒的人不知是疼的、还是吓得,动弹不得。

    之前被踹出圈外那人反应过来,跳脚道:“队长,这小子抢着动手,还带了武器!违规!”

    霍宝理也没有打理那人,还是霍豹道:“违什么规?队长说过的规矩只有一条!”

    场上,那被竹匕首制住的人,身子软成面条,被匕首主人连拖带拉,丢到圈外。

    圈上剩下两个童军,身量未足,不过十来岁年纪,倒是一个比一个乖觉,不待这匕首主人上前,就连忙后退主动出了圈子。

    场上只剩下一人,如孤狼般,死死地盯着霍宝,看似凶狠,可脸色苍白、额头汗津津,明显也是强弩之末。

    霍宝对那少年问道:“姓名?”

    “侯晓明!”少年带了几分紧张道。

    霍宝点点头,移开视线,望向众童兵:“第一伍,伍长,侯晓明!第二伍,出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