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登基吧,少年 > 第十八章 神奇的走向

第十八章 神奇的走向

    杜老八倒是光棍,这一顿哭就将前头的“另立门户”丢到一边,拉着霍五的手就说起要下山投白衫军南下松江报仇之事。

    薛彪在旁,强作镇定,却依旧是带了几分紧张。

    霍五摇头道:“现下还不是时候,白衫军丢了曲阳,退回陵水,州府那边也没听说拿下来。如今朝廷调了青州兵往徐州平叛,怕是徐州也保不住。”

    “啊?”杜老八听了,不由急了:“不是说佛军都打到长江边了?怎么又丢了曲阳?”

    “还是先看看,要是只江淮乱了,朝廷抽出人手过来,白衫军怕是顶不住。要是各处都乱了,才是能下场折腾的时候。”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万一……又是雷声大、雨点小呢?”杜老八带看了几分丧气。

    “用不了多久,去年旱了一年,这开春来滴水未下,不用等秋收,没粮吃的老百姓就得跟着白衫军走。”霍五道。

    众人都望向霍五,眼中隐隐带了兴奋。

    这些人,就没几个老实人出身的,都是闹事不嫌大的主儿。

    “五哥,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马寨主磨拳擦掌道。

    “练兵,屯粮,以待时机!”霍五想了想,道。

    马寨主与杜老八都点头应是,薛彪眼神闪烁,道:“屯粮这里,弟弟能出几分力,不知练兵这儿,五哥有什么章程?”

    堂上陪坐的林师爷、两寨诸把头都留神听着。

    现在说的再热闹,这寨子分了就是分了,再合并在一处总要分个主从下来。

    马寨主豪气不计较,杜老八憨直没算计,可两家手下都有思量。

    “老六、老八分了灶,那就自己练自己的。男丁十六至四十五的青壮,都开始操练起来。真想要趁着这世道闹腾点儿什么,可不是蛮干就行的!”霍五随意道。

    “不行不行,我这带个百十来号小打小闹还凑合,真要摆出阵仗对敌应战就不行了,还得五哥来!”马寨主连忙摇头。

    “是啊,是啊,我也没底!先头从六哥这里拉了四百人,我管着就老费力气了,都靠了林师爷;这两月七哥又送来五、六百号青壮,我都愁死了!”杜老八也跟着说道。

    “别别别,老子闲着蛋疼跟你们操那个心?叫人见了,倒像是老子来抢人马来了!都老大不小了,自己也当立起来,老六有驹子可以使唤,老八不是跟老七在一块么?去去去,别拉老子下水!”霍五满脸嫌弃道。

    “驹子做个先锋还行,哪里是能担大事的?反正我不管,要是五哥牵头,我就跟着五哥干;五哥不牵头,我宁愿猫在寨子里养老,也不敢带着这几百号人瞎折腾!”马寨主摊摊手,带了几分无赖。

    杜老八翻身站起,直接跪了:“六哥是明白人,不敢自己折腾,就老八是傻大胆吗?老八我不怕死,就怕死了也报不了仇!老八我命硬,从小没了爹娘,是叔叔婶子拉扯大的,他们又是被我连累才遭难,不为他们报仇我也没脸活着!要是五哥还太太平平在老家歇着,老八也不敢劳烦哥哥,可这外头都乱了,咱们兄弟又聚在一块,求五哥就帮老八一把!”说到最后,已经是顿首在地。

    原本左右列座,盘算着合寨后权利划分有几分箭弩拔张的双方手下,看到这兄弟几个“孔融让梨”,都跟吃了屎似的。

    两家盘算的,就是这“主从”之分,想要在合并寨子后自家寨主说了算,这手下把头也风光,可是两家寨主直接将领兵权交出去了。

    霍宝坐在马驹子下首,也觉得长了见识。

    这怎么不按照正常牌路走呢?

    不是应该霍五先使手段,拿下马寨主这边的几百号人,然后再使间或其他手段,以少胜多,“收复”蟒王寨吗?

    怎么所有步骤都略过,直接收了两个老大做小弟?

    霍五扶了杜老八起来,使劲捶了两把:“你这混账老八,叫老子怎么说你好!一日是兄弟,一世是兄弟!就是老子在家,你去招呼你五哥一声,你五哥还能不帮你把仇报了?犯得着你又哭又求?”说到这里,又转头对马寨主道:“就晓得你惦记老子那点儿压箱底,当初老头子叫大家都跟着学点兵法,你们一个个的偷懒只出蛮力气,真遇事怂了吧!明儿叫驹子跟着我,能学多少靠她自己悟吧!”

    马寨主“哈哈”大笑:“我怂就怂呗,不是有五哥么?”又招呼闺女:“驹子,快给你五伯端茶磕头!你五伯可是学过正经兵书的,排兵布阵顶顶牛气!”

    马驹子立时端茶出来,往霍五面前一跪:“师父!”

    霍五轻哼一声,倒没有废话,接过马驹子手中的茶喝了,直接从腰间拿出一块金饼子,丢到马驹子手中:“买糖吃吧!”

    马驹子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金饼子,哭笑不得。

    杜老八在旁傻乎乎的,凑热闹道:“驹子还跟小时候似的稀罕吃糖啊,咱们寨子里有个会做糖人儿的新丁,让他明儿给你熬糖吃!”

    马驹子看了杜老八一眼,神色淡淡:“八叔,我都二十了,不爱糖人了!”

    “啊!?驹子都这老大了!”杜老八摸着后脑勺,神色羞愧:“八叔对不住你,那年耽搁了你成亲的事。八叔晓得错了,你跟八叔说,想要个什么样的,这回八叔好好帮你挑!”

    “哈哈!这个就不劳八叔操心了,五伯与我爹做主,给我招了女婿,继承我们老马家香火!”马驹子爽朗一笑。

    这回马寨主这边的人都带了得意,杜老八那边的人则是面面相觑,神色变幻。

    毕竟前几日大家还盘算着马驹子的亲事,这说招婿就招了?

    薛彪眼见杜老八不说正事,插嘴道:“五哥,你可不能偏心六哥,只教侄女,不教侄子!”

    “侄子?你家那个不是才周岁?外宅还有年岁大的?”霍五好奇道。

    薛彪讪笑道:“不是我那小儿,是老八要收个义子,如今正好好挑着呢。”

    “行啊,那老八就快点挑。都是侄儿,老子收拾一个也是收拾,收拾两个也是收拾!”霍五痛快道。

    话说的差不多,又上了酒菜,又是一轮吃酒。

    霍老爹倒是没有耽误正事,席间就发了话,明日开始操练,十六岁至四十五岁青壮由他带人操练,四十五岁以上与妇女交由马寨主、薛彪带了安排后勤杂事,十岁至十五岁的少年跟着霍宝练童兵。

    除了霍宝,虎豹兄弟与牛清兄弟少不得也被霍老爹叫上来,与众人相见。

    蟒王寨来客这才晓得,方才马寨主手下得意的原因。

    这不仅仅是马驹子招婿,还是霍、马联姻。

    这如今两寨合并,“牵头”的却成了两位寨主过去的把兄霍五爷,要是他偏着马寨主这边,蟒王寨诸人怕是要吃亏。

    可是他们手上有没有联姻的对象,只能干着急。

    就是薛彪,看着斯斯文文的霍宝,再听了他身具祖传巨力之事,都生出几分犹豫,要不要舍了薛贾联姻,接了金姐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