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登基吧,少年 > 第十五章 哥哥?姐姐?

第十五章 哥哥?姐姐?

    寻人手前,要先占个地盘,蟒头寨就是霍五看好的地界。

    蟒头寨名为蟒头,并不在黑蟒山的边缘,而是在黑蟒山深处。所在地山头远处看着像个盘踞的巨蟒探头,因此得名蟒头山。

    这一走又是半天功夫,天色将暮才到蟒头山下。

    霍五没有再耽搁,直接驾了骡车上山。

    等到半山腰处,就有两个竹楼做的哨所。

    上面有哨子张了弓出来,看着两个骡车怒气冲冲:“你们怎么又来了?我们老大说了,别想着美事了,我们大小姐月底就要招婿,不外嫁!”

    霍五抬头,道:“马侄女要召婿了?那我这做叔叔的倒是赶得巧,正好送份添份嫁妆。小兄弟去传个话,就说霍老五来了!”

    “你不是蟒王寨派来的?”

    “蟒王寨是什么东西?听也没听过,还没资格让老子跑腿!”

    那哨子半信不疑,却也不敢胡乱拿主意,叫人小跑着往寨子里传话去了。

    过了两刻钟,就听到“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五哥,是五哥来了吗?”随着洪亮的大嗓门,疾步走来个高大魁伟的汉子。

    “老六!”霍五面上也带了欢快,迎了上去。

    “哈哈哈!真是五哥!真是五哥!”

    老友久别重逢,把臂大笑。

    霍宝几个也早就下了马车,跟在霍五身边候着。

    那汉子看见几个小的,越发咧了嘴,目光在相貌清隽的霍宝与牛清身上停了好一会儿。

    “五哥,这几位小哥是?”

    霍五一一介绍了。

    待听说霍宝才十三岁,那汉子眼中就露出几分遗憾来,对着便宜表侄牛清多问了两句。

    不过最亲近的,依旧是霍宝。

    且不似作伪,倒像是真将霍宝当侄儿待的。

    霍宝心中不由纳罕,瞧着这老哥俩的模样,可不像是面子情。

    可老爹上山来,是为了夺地盘来的,好像不厚道。

    一行人上了山顶的寨子,寨们已经大开,一个长脸青年带了人在寨子门口候着。

    待见了霍五,那长脸青年迎了出来:“五伯!”

    “哈?!这是小马驹儿?当年才这么高,这一晃这么大了!还记得你五伯?”

    “当年就五伯带我带的多,怎么不记得?”这人倒不见外,直接扶了霍五的胳膊,透出几分亲近来。

    “听说你要招婿,好好,咱们小驹儿也到了出门子的时候了,五伯给你添妆!”

    霍宝原仔细听着这青年说话,想要看出这寨主父子对老爹是不是真心亲近,听到这里却是吓了一跳。

    这不是寨主儿子,是寨子里的“大小姐”?

    大高个,大长脸,还有那……扁平胸,公鸭嗓,还有这不知道是大名还是小名儿的名号,哪里像女人?

    提及亲事,这马驹子毫无羞涩,痛快道:“正好五伯过来,好好掌掌眼,我爹眼瘸,就爱小白脸子!”

    “咱不就是想要个俊的小外孙!”马寨主嘀咕着,拉过霍宝:“瞧瞧你五伯家的小宝,长得多好,看了就叫人欢喜!”

    马驹子看了霍宝一眼,有些不放心了:“五伯,这是亲生的,不是伯娘前头带来的?十四、五了吧?岁数对不上啊!”

    “浑说什么?!这是你五伯的独生子,才十三!”马寨主一巴掌拍了闺女的后脑勺,笑骂道。

    马驹子拍了拍霍宝的肩膀道:“那还真是亲弟弟!往后可得跟着我好好练练,不能瘦的跟小鸡崽子似的!”

    霍宝笑笑不答。

    这马驹子,手劲不小,换个人怕是站不稳。

    这是“下马威”?还是真心亲近?

    马驹子眼睛眨了眨,笑道:“弟弟笑了,这是瞅着我也亲呢!”

    寒暄也好,亲近也罢,众人进了寨子。

    说是山寨,与村子相似。都是一栋一栋的石头屋子,与寻常村落的区别是没有院墙,只有寨外有统一丈半高的寨墙。

    无需细数,只一眼望不到边的模样,就能瞧出这石头屋子真不少,可有些荒凉没有人烟,住人的屋子似乎并不多。

    寨子中间,有座石基上的大屋,就是聚义堂。

    除了马寨主爷俩,寨子里还有四个把头,都是马寨主早年的小兄弟,得了消息,也纷纷赶来聚义堂,竟都是认识霍五的。

    霍五大喇喇的坐在马寨主上首,看着几个把头,面上也带了笑模样:“你们几个混小子,如今也有模有样了!”

    “五爷!”

    “五爷来了!”

    “是五爷!”

    马家父女的亲近、众把头的恭敬都不似作伪,看得霍宝暗暗称奇。

    几个把头已经开始跟霍五告起状来。

    “五爷,八爷不厚道,他在南边犯了事,被官府通缉,进山投奔六爷。咱六爷好心好意留了他十年,还让他做了二当家,他拐了一半的人另起炉灶,咱六爷也没同他计较,如今又脸大开始惦记咱们这的产业了!”

    “是啊,还拐了林军师!”

    “姓林的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鸟!要是没有咱六爷,他们爷孙俩早就死尽了!好饭好菜的供着,将那小崽子当自家孩儿似的,倒是养出孽来了!”

    “八爷也阴呢,还有脸拿林家小崽子与少当家的亲事说话!好大一张脸呢!”

    七嘴八舌的听了一圈下来,霍宝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

    那林军师是蟒头寨之前的军师,有个孙子是马寨主的童养婿;“八爷”是寨主的老朋友,后来投奔的,成了寨子的二当家。

    三年前,“八爷”拐带着林军师爷孙与蟒头寨大半的人口另起炉灶,就是之前哨子提过的蟒王寨,还扩张吞并地盘,如今又回过头来想要借林家小子与马驹子婚约之事吞并蟒头寨。

    马寨主不肯嫁女,才对外宣称要招婿。

    “老五”、“老六”、“老八”?

    这听着都像排行,是都是按照各家排行来的,还是有个总排行?

    霍宝莫名其妙想到此处,要真是总排行,前四个哪里去了?老七呢?有没有老九?

    霍小八去看老爹,霍五已经皱眉道:“老八性子憨,哪会儿耍这样心眼子?是那姓林的老家伙撺掇的?”

    “不是姓林的,是老七在后头!”马寨主闷声道:“早先就晓得老八跟外头的人有勾搭,钱粮不愁,又不知哪里招来不少青壮,就是不晓得是什么来路,前几天得了消息,蟒王寨有了‘贵客’,老八叫‘七哥’,还拉拉扯扯要让老大之位,除了老七还能有谁?这黑蟒山破地方,不过是咱兄弟养老的地界,老八想要折腾也没什么,想要两家合一家也不是什么大事,也万不该拿着驹子亲事说话,没有这样当叔叔的!”

    “还以为是哪尊大佛在搞风搞雨,原来是薛彪那小子!那小子心黑,前几天他被抄了金陵老巢,没想到竟躲这里来了,看来是早惦记黑蟒山的地盘!”霍五说着,带了几分怒气:“打发人送信过去,就说我霍老五来了,请他吃酒!我倒是要瞧瞧,他的胆子有多大!”

    蟒头寨上下都当霍五要为自家张目,满脸感激模样。

    霍宝却看出老爹真有些恼了。

    这是老爹瞧上的地盘,竟然有人先盯上了,不恼才怪。

    *

    二十里外,蟒王寨。

    一队骡车上车,每辆车都堆满了粮食,车边跟着几个青壮。有的面容肃穆,有的则是畏惧犹疑。

    随着山寨门大开,就有两个跟车的青壮止步,闹了起来。

    “这不是常州?这到底是哪儿?”

    “东家通匪!”

    “呼啦啦”出来十来号拿了大刀的汉子,直接将那众骡车围住。之前闹的那两个青壮直接被拽出来,劈头盖脸被揍了一顿。

    鸦雀无声。

    车队随后被拉进寨子。

    寨子里,一处土坡上,杜老八看着骡车上的粮食,摸了摸肚皮:“干他娘,兄弟们能敞开吃了!”

    旁边一个儒雅老者抽了抽嘴角,摸着胡子没有说话。

    另一侧锦衣人看了寨子里密密麻麻的屋子,笑眯眯:“粮食够了,人手也会增加,这地方就越发不够用了。都不是外人,还是早点跟六哥商量商量,两家合作一家,才是两相便宜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