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乱世书徒 > 第一卷 风云来 第二十三章 荒境六重

第一卷 风云来 第二十三章 荒境六重

    剑疯子心里的想法众人自然是不知。此时长生见到那吴心长剑在手,气势瞬间也是变化之后,目光也是开始变的冷漠。

    吴心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长生的变化,嘴角微微一撇,手中长剑一抖,便是笔直的刺了过来,剑到中途,手腕再一抖,更是直接变成了六把。吴心其实可以做到更多,幻化出八把,甚至是十把长剑,吴心都能够做到。之所以没有选择如此的做法,吴心自然也有着心里的打算,有的时候多并不一定好事,多而不精的道理吴心清楚,而且,这一次上门挑战,吴心便是打定了杀人的心思,即便是不能一剑宰了长生,那么也要在长生的身上刺出来两个窟窿,至于那剑疯子亲授的剑法倒是其次。

    长生手臂抬起,拳头也是举了起来,拧腰、叠背之间,便是朝着自己轰了过来。

    吴心眼中有喜色,长生的确不错,短短数月时间,便是从原本的荒境一重,达到了如今的荒境五重,属实是天才的存在。但是却也是因为这短短的时间便有了这样的提升,却也让吴心相信,长生提升的也不过便是境界,真正的实战能力,也无非就是那么看起来有些好笑的一拳而已。

    吴心不是好人,所以他希望自己活的更是长久,活的也更加的谨慎。本来关于挑战长生的事情,吴心开始便是根本没有考虑,正如剑疯子猜测的那样,因为剑疯子的存在,所以这种明显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吴心根本不会去做。只是后来却是接到了家族之中许下的一些承诺,最后才有了如今的这一番场景。

    既然做了,那便做的“像样”一些。吴心心中杀意窜起,手中长剑便不再有半点的保留。

    只是当吴心正准备手腕再抖,中途变招的时候,却是突然看到了长生眼中的那一抹冷漠,不像是自己那般的杀意沸腾。长生眼中有杀意,是极其细微的,但是相较于自己的沸腾杀意,却是更加的纯粹,纯粹的就像是经过了百次挝折,却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的铁器一样。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便这长生身后的人是那个如神祗一般存在的剑疯子,在生死面前,却也是一样。吴心手腕一抖长剑便是再添四把。十把长剑,虚虚实实的便是朝着长生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一时间,无论是长生身后的还行和红豆,还是那本来安安稳稳的坐在屋子里喝酒的剑疯子,眼中都是一片精光爆闪,生死便是在弹指之间,饶是剑疯子功法通玄,如今却也是没了任何解救的办法。

    长剑刺来,避无可避,长生面前便是满满的剑光,只是长生的目光却没有落在那漫天的长剑之上,而是紧紧的盯着吴心的手腕。

    拳出,笔直、干脆,没有任何的花哨。

    漫天剑光瞬间消散,却是那十把长剑终是化成了一剑,寒光闪烁,却是贴着长生的手臂刺了过去,锋锐剑气将长生衣袖都是瞬间划裂。

    一声闷响传出,长生的拳头落在了吴心的胸口之上。长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拳头之下传来的清晰骨裂的声音,像是脚掌踩过了那干枯的枯枝一样。吴心长剑搭在了长生的肩膀上,雪亮剑锋就那样贴着长生的肩膀上的皮肤,却是再难寸进,甚至想要轻轻的划开一道伤口都是无法做到。

    吴心倒飞而出,满口鲜血喷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优美而血腥。

    吴心死活,长生不知。倒是那剑疯子和红豆,追着自己狠狠的揍了一顿,还有意无意的将还行也是捎带了进去。等到二人停手的时候,长生和还行已经被揍的如同要饭的乞丐。

    长生占了荒境五重第四的排名。

    或许也是因为这与吴心的一战,终于是让众人看到了长生的锋锐之气。之前的挑战,对手基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去,众人便是自然而然的认为长生便是一个宅心仁厚之人,甚至在很多人的心中,还给长生戴上了一个“优柔寡断”的帽子。背地里说起的时候,一些人也是轻轻的撇了撇嘴道:“修炼一途,本就是一条不归路,一路鲜血,长生优柔,这修炼一途,不适合他。”

    而与吴心一战,众人终是明白,长生锋锐之气本便是有的,只是却隐藏的很好。于是便又有人跳出来,摇身一变,变成了事后诸葛亮。

    “我就说过,那长生绝对是一个狠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就那么不巧的得到了剑疯子前辈的青睐。”

    “我觉得那长生根本就没有出全力,如果出全力的话,只怕如今这荒境五重的前三,也未必是对手。”

    ……

    众说纷纭,一时间,长生这一战,便是在荒境之中传开,甚至一些在生境的弟子,也是听到了一些凤毛麟角。

    长生继续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北地吴家却是乱成了一锅粥,痛心疾首之人有,幸灾乐祸之人也有。

    吴家书房之中,三人对坐,一人坐在那宽大海黄梨木书桌后方,一片沉静,便是吴家如今的家主。另外两人正在如同斗鸡一样,互相瞪着对方。

    “此次比斗,吴心重伤,被那长生一拳震伤了心脉,怕是修为再难寸进,这事,他千剑宗必须给一个说法。”面色白皙无须,身形消瘦,穿着一身宽大秀袍的老人说。

    “既然是比斗,而且还是在千剑宗之内,那便是公平竞争,众人也是看的清楚,吴心受伤,便是他自己实力不济,怪不得别人,更别说怪上千剑宗了。”另一人说,眉头紧皱,看着白面老人的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的不屑。

    “既是比斗,就应该点到为止,他长生如此伤人,千剑宗也不敢坐视不理。”

    “千剑宗?长生可不是千剑宗的人,甚至连挂名弟子都是不算。说起来,那偌大千剑宗之中,与长生有关系的也不过是剑疯子一人而已。”

    白面老人冷哼一声,虽没有继续说话,但是那脸上的意思却也是明显,吴心这件事,便是没完。

    “老二,这吴心此次受伤,就是他自己的问题,说来也是技不如人。”坐在书桌之后的老人轻轻放下手中的信封,抬头看了一眼那白面老人道。微微停顿一下,继续道:“你去找一下家里的郎中,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治好吴心的伤势。”

    白面老人愤怒起身,也不与二人打招呼,又是冷哼一声,宽大秀袍狠狠一拂,似是无意,却是直接将他那屁股下,同是海黄梨木的凳子直接拂成了满地的碎片。

    老人离开,那坐在书桌之后的老人轻轻长叹一声,抬眼看向另一老人道:“老三,这事老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还是跑一趟千剑宗,与管事之人知会一声,免的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烦。”

    被称为老二的人起身离开,书房之中只剩下老人一人。伸手抓起之前放在书桌上的书信,微微一震,那书信便是化作了漫天纸屑,纷纷乱乱的落在了书桌之上,却是化成了一道模糊人影,人影似是立于绝巅之上,身负长枪,满眼冷漠。

    老人看着那纸片组成的人影,长叹一声,低声道:“福祸天定,吴家、北地,罢了。”

    冬尽,春归。万物复苏,长生境界终是迈过了荒境六重这个分水岭,进了荒境六重的境界。无论在哪个境界之中,六重便是分水岭的存在,即便是神境,也是一样,自古便是有着神境六重,便是登天梯的说法,百步天梯,隔开的,便是仙凡。

    进了荒境六重,便是可以接受门派之中的更多任务,其中最典型的,便是可以参加那门派之中的试炼,试炼很简单,荒境六重到九重,都可以参加,最后剩下的便是试炼的优胜者,自然便是能够得到那试炼的奖品。

    参加试炼的人很多,荒境本就是千剑宗中弟子最多的一层,数千弟子之中,达到了荒境六重的弟子甚至超过大半,而那试炼的奖励丰厚,甚至一些奖励能够达到那生境试炼的程度,所以,这荒境的试炼,也几乎是千剑宗的五层试炼之中最残酷的。所有弟子都是外功的功法,靠的便是技巧,这样的试炼,相对于那些生境以上的试炼简单了一些,却也更加的粗暴,血腥许多。甚至历年来,这荒境的试炼,便是有弟子死伤的情况,而千剑宗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掐算一下时日,那试炼却也是刚好便在春季之中,如今剩下的日子也是不多。

    这种大事,长生自然知道,只是自己却是对那试炼没有什么心思,倒不如踏踏实实的修炼一下来的实在。只可惜,剑疯子眼皮一翻,嘴巴上下一碰,便是将长生扔到了那试炼之中。理由很简单,想要提升自己的境界,打架是最好的选择。

    长生无语,却也只能是拼着命的修炼,只求着能够在参加那试炼之前,多几分的力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