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乱世书徒 > 第一卷 风云来 第十四章 闯山门

第一卷 风云来 第十四章 闯山门

    日子平常,长生却是没想到祸事已近。而那祸端,却是因为当初在马圈之中打扫的时候,见过的孩子。

    这一日,长生刚刚到家,红豆也是刚接过长生手里提着的一些食材,刚要说话,那院门却是被咣当一声撞开,一名衣衫华丽,却是穿的乱七八糟的公子哥冲了进来。

    此人长生认得,算命的,自己给过这人两次铜板。长生眉头微皱,却是怎么也想不通,这算命的公子哥,今日为何就这样冒失的闯了进来,要钱?长生很确定此人不是乞丐,而且即便是乞丐,却也没有听过追到家里来要钱的。

    却不料,那公子哥进院之后只说了一句“快跑”,便是一步踏出,冲至长生和红豆身边,伸手一拉二人的胳膊,再是一步踏出,已经重新回到了院门之外。

    长生和红豆只是觉得眼前一花,自己已经随着来人到了院门之外。这种事情长生和红豆见的多了,甚至孔林比眼前这人还要厉害。所以二人虽然有惊讶,却也只是惊讶,这公子哥说的那一句快跑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子哥不像坏人,毕竟长生和红豆也没有见过哪个坏人会天天的蹲在墙角给人算命。

    公子哥拉着二人几个腾跃之后,已经落在了远处的一处房顶之上,随后打了一个噤声的收拾,便是身子一矮,已经躲在了那房顶的屋脊之后。

    三人刚刚躲好,长生便是见到一队衣甲鲜亮的人马已经朝着他们的院落狂奔而来,到了近前,更是呼啦一声,十几人便是将那院落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一人手里提了制式的钢刀,一脚踹开了院门,便是冲了进去。只可惜,如今院落之中,房门大开,厨房的灶洞之中还燃着柴火,只是那锅中饭菜却已经是烧的焦糊,冒出来一股呛人黑烟。

    来人简单的将院落搜索了一遍,便是与那门口的一辆马车之中的什么人低语了几句,然后这一队人马便是朝着城市西门的方向狂冲而去。

    公子哥从那放上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得了,走了。”

    ————

    荒山野地之中,三人围着篝火,篝火上架着的烤肉正香。

    一番盘问之后,公子哥终是将自己“身世”交代了清楚,的确是算命的,师父也是算命的,只不过现在已经“收手”了。公子哥比长生大了两岁,二十多年学艺生涯,他那个口中的“不靠谱”师父只教会了自己两件事,一个是算命,一个是逃命。两个技能,公子哥逃命练的炉火纯青,算命却是稀松平常。

    三人无家可归,最后还是公子哥拧着鼻子,一脸犯了痔疮模样的吐出来两个字:“回家。”

    回家自然是回公子哥的家,只是看公子哥的表情,好像那家也实在是不怎么想回。

    几日之后,公子哥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推开了院门,朝着长生二人摆了摆手,示意二人稍等。却不料,院门刚刚推开,一只锡铁的酒壶便是从一间房子之中飞了出来,速度不快,但是却非常准确的砸在了公子哥的脑门上。

    “老东西,你就是这么欢迎你徒弟回家的?”公子哥跳脚骂。

    “小兔崽子,居然还学会了离家出走,你知道你走了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吗?”屋子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也是暴躁异常。

    话音落下,那房门便是被一脚踹开,一个胖乎乎的老头已经站在门口,手里抓着半只烧鸡,满手满身的油渍。

    依照老头的意思,这三年他应该是过的很不好才对,但是看老头现在一手烧鸡,还有那院中四溢的酒香,长生觉得这老头的日子显然比自己的日子要好得多。

    果然,听见老头如此说,那公子哥揉着脑袋,斜眼看了一眼老头之后道:“老子感觉你又胖了。”

    “老子这是肿了。”

    两人对骂,两人扶额苦笑。

    老头是公子哥的师父,据说是那上古大神黄帝的第多少代传人,不过从公子哥的表情能够看的出来,老头多半是在漫山遍野的吹牛。

    老头早早的便是看见了我们,却是根本没有问我们的身份。只是见到我们三人坐定了之后,便是伸手用那包着烧鸡的粗麻纸胡乱的擦了擦手,从桌子上抓过一支已经炸了毛的毛笔,胡乱的在那麻纸上划拉了几下,便是塞到了公子哥的怀里,然后……然后我们便被赶出来了。

    公子哥有点迷糊。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趟回家,居然会是这么一种情况,屁股还没有坐热,便是被自己的师父赶了出来,连同着一起被赶出来的,还有自己这两个好人朋友。

    站在庭院之前,半晌之后,公子哥狠狠一跺脚,嘴里蹦出来一个“草”字,便带着我们离开了。

    老头住的地方叫做“云阳郡”,靠近极北苦寒之地,也是通往极北之地的最后一座城市,城市不太繁荣,但是人口却是不少,各色人更是庞杂。有武林中人,有官府,有军士,有商贾,有平民,甚至还有一些从北里流窜过来的流民,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的地方。而大杂烩往往还具有着另外的一个特质,便是三不管。

    三人便走,公子哥边从怀里掏出来那张满是油渍的粗麻纸,上边有老头留下的“文字”,只是三人仔细的端详了半天,却也没有看出那个鬼画符一样的东西是文字,看起来倒是更像是一只鸡的形状,烧鸡。

    “走吧。”公子哥长叹一声,好像对于自己这个另类的师父也是有着诸多的无奈。

    一路行来,已过半月。

    这一日,白雪皑皑之间,终是看到了一处高山,高山耸立,上半截全部都落入了云层之中,巨大山门横亘在山下,山门之上刻着三个醒目大字:千剑宗。巨大山门如同欲择人而噬的凶兽。

    公子哥陪着笑脸朝着山门外的几名挺拔弟子凑了过去,如我们预料之中的事情紧接着发生。

    守着山门的弟子便是一些平常弟子,有些甚至只是刚刚踏入了荒境不久。只是那副“气度”,怎么看却都是有点像神境的高手,看着公子哥的眼神便是如同在看着一只土鸡瓦狗,随手驱赶了便是。

    公子哥也是有“信物”的,只可惜那张满是油渍的粗麻纸,怎么看却都没有办法把它与信物联系在一起。所以,看门的弟子不看,公子哥便是也被赶了回来。

    眼见着公子哥愁眉苦脸的回来,长生自然也是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没有说话,眼神之中却也是带着一些疑问。

    公子哥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随后说了句稍等,便是盘膝坐下。

    片刻之后,公子哥满脸笑意的站起来,看了看长生,又是看了看守着山门的弟子道:“长生,有件事不知道你敢不敢干?”

    “闯山门!”公子哥挑着眉毛看着长生,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人。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长生毕竟是宅心仁厚,听明白了公子哥话里的意思,便又是朝着那看门弟子看了过去。长生大概也是看得出来,这些看着山门的弟子,只是一些普通人,当然了,这个普通人指的是武林中的普通人。

    “师父说让咱们来这千剑宗,一定有他的道理,如果我们不进去,那还有什么道理?”公子哥说。

    “你为什么不去?”红豆伸着脑袋凑了过来,翻着白眼,仰着头看公子哥。

    “我?我……我……”公子哥支吾了半天,终是叹息一声继续道:“反正大家都是一条线的蚂蚱,也不用瞒你们,我不会武功。”公子哥说完,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

    “啥?”红豆的声音尖细,就连不远处的看门弟子都是转过了身子,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你不会武功?”红豆压低了声音问。

    “不会,只会算命和逃命。”公子哥回答的一场干脆。

    红豆拍脑门,晃着脑袋,如同私塾中的老先生一样,一脸的痛惜。却没有想到自己,守着一个已经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老神仙,自己不是也是一样的不会武功,甚至连算命和逃命都不会。

    “所以呢,只有你能去了。”公子哥转过脑袋看着长生。

    微微停顿一下,公子哥继续道:“而且,我刚刚给那六人卜算了一卦,他们今天有灾,而那灾还是外来的,绝对就是你,没错了。所以你放心的上,没问题。”

    长生无奈,终是站在了六人面前。

    “可以放我们上山吗?我们来找剑疯子。”长生一脸严肃的说,只可惜那一身的粗布麻衣就如同之前的粗麻纸一样,那些守着山门的弟子,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

    剑疯子是一个人,在他们千剑宗之内都是神龙一样的存在,见首不见尾,如今这么三个破衣烂衫的人来,上下嘴唇一碰,便说是要见那个疯子,怎么可能?

    见到长生不走,那看门弟子中走出一人,手掌一伸,便是朝着长生的胸襟抓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