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乱世书徒 > 第一卷 风云来 第八章 境界

第一卷 风云来 第八章 境界

    再睁眼的时候已是夜晚,林间有鸟鸣、兽吼,却是显的越发幽静。三人中间有一堆篝火,不算大,但是很暖和。女孩手里抓着一支点燃的木柴在空中来回的比划着,空中拉出一道道明黄的光线,煞是好看。

    长生身形坐起,却没有他意料之中的虚弱,相反的,此时他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就像是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一样。

    身子刚刚坐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与老人和女孩打招呼,老人的声音便已经响起,依旧生硬的如同那不远处的山石。

    “过来,跪下,磕头,拜师。”老人的话简单而直接。

    长生有些疑惑,但却也是依然照办,正如之前所说,再生父母的恩情,即便是需要长生的脑袋,长生也不会有半点的含糊。

    依言直挺挺跪下,咚咚咚磕了九个响头,额头上一片淡绿色草屑。

    老人挥手,长生安静站起。

    “我叫孔林,她叫红豆……”老人的声音平淡的响起,长生安安静静的听着。

    半晌之后,长生终是明白了老人和女孩的身世,曾经以为的说书先生,只是老人行走在江湖之中随便编纂的一个身份而已。老人没有门派,孤身一人,七八年前捡了这个女娃,那时老人正是在南海一边游历,便是随口给这女娃取了一个红豆的名字。老人用剑,只是却已多年不用剑,至于原因为何,老人没有说,长生既然有了徒弟的身份,便也是没法多问。

    于是就这样,长生有了一个老师之后,又有了一个师父。

    接着师父便是将长生的情况与长生详细的介绍了一边,这一次却不如之前那般的冰冷,看到长生哪怕只是眉头微皱,老人便会询问长生是否有不明白的地方,询问之后,自然就是一一解答,直到长生的眉头舒展开才算了事。

    这一聊便是直到天大亮,红豆早早的便已经睡下,此时正睡的奇形怪状。

    一夜深聊长生也是对自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极阳体,便是所谓的极阳之体,属于武林之中极其少见的一种体质,而这种体质的特点便是霸烈,修炼至阳至刚的功法自然是事半功倍,只可惜却也有着致命的弱点,那便是刚烈有余,柔韧却是不足。而如今的长生会有这样的体质,却也是因为那《道世》的作用。道世求本心,道尽天下事之余,却也是潜移默化之中养出了刚正不阿的性子。长生从出生到现在,整整十八年,每天便是捧着那本《道世》,终是将那刚正不阿的性子,转化成了如今的极阳之体。这些虽是师父所说,但却是仙逝的老师所做。听到这里的时候,长生也是默默跪下,朝着老师仙逝的方向,砰砰砰便又是九个响头。

    武林之中自古便是有着这个规矩,一人不拜二师,只是这些长生却是不懂。不过在长生砰砰磕头的时候,他身边的孔林却是没有半点不满,甚至眼中还闪过了一丝欣慰神色。

    至于长生如今的大荒境,便是武林之中的境界划分了。武林之中境界划分无数,但是总体却也只是那么中规中矩的一类。荒境便是刚刚踏入了修炼的人,之上还有生境,魂境,命境,神境。

    荒境便是荒境,但是天下之大,总有一些天纵奇才的出现,或为天才,甚或为妖孽,于是便又有了这大小的说话。大荒境便是属于妖孽的范畴,是比那天才还要天才的存在。修炼一途路漫漫,荒境便是取自如此的意思,是为一片荒芜,算为基础,日后是种了百亩良田,还是偏居一隅只有那一席之地,便是看各人的修炼。而大荒,便是那良田百亩的基础,如孔林所说,既无地,何来田。既有大荒境,自然便是有小荒境。有了大荒境作为参考,长生瞬间便是明白了小荒境的意思,便算是良田十亩。

    只是这大荒境虽然牛气冲天,却也是艰难,良田一亩,别人一日便可种完,再忙一秋,便可收了收成,而大荒境需要搭下的功夫便是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

    有了荒境的理解,剩下的长生自然也是明白。

    “如今这般,你再读《道世》试试。”孔林等到长生大致理解了修炼的一些基础知识之后,便是又平静的说了一句。

    长生依言取出那《道世》,再读却是顺畅无比,等到红豆醒来,那《道世》已经读了几十页。

    见到红豆醒来,长生也是合上了《道世》,一脸笑意的看着红豆在那里用力的踩着眼前熄灭的炭火撒着起床气。

    片刻之后收拾妥当,老人重新站起,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山下景象,却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回家”。

    听得此话,长生一脸好奇,一直以来,长生便是以为自己这个被摁着脑袋拜下的师父是云游四海的神仙,根本没有家。而那红豆在听见了这两个字之后,却是一脸的郁闷,因为早上的起床气还没有撒完,这又是火上浇油,小脸如今拉的像是冬日里封了河的瀑布。

    红豆郁闷,遭殃的便只有孔林。一路走走停停,却是多办时间都是孔林驮着红豆走的。

    “爷爷,那以后我叫长生哥哥什么?”红豆趴在孔林背上,两只手环扣在孔林的脖颈之前,有意无意的将那孔林的脸都是勒的一片青紫。

    “你又不是我徒弟,你还得叫长生哥哥。”孔林咳嗽了一声,用力的喘息了一口气之后费劲的道。

    “那我也要学功夫,你教我,长生哥哥以后是不是要叫我师姐?”

    听得此话,孔林和长生却都是莞尔一笑,那孔林甚至脚下还是踉跄了一下,好像那一句学话,有着莫大的杀伤力一样。孔林皱着眉头思忖了半天之后,终是弱弱的憋出来一句:“你还是别学功夫了,或者以后等你长生哥哥厉害了,让他教你便是。再说,如今长生拜了我做师父,他便是比你先入了门,你再拜师也只能是师妹了,做不得师姐。”

    孔林这话一出口,那脸的颜色便是更加的深重了,长生在一边看着都是默默的咧嘴,生怕那红豆妹妹一不小心便把自己这个刚刚认了才一天的师父直接勒死过去。

    后来一路的走走停停,长生也终是从这一老一小的嘴里听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原委。

    原来师父也曾经教过红豆修炼,只可惜小丫头只是练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跳着脚宣布了这师徒情分到此结束。用红豆的话说,这修炼简直就是受罪,一坐便是一个时辰,屁股都要坐大了。而红豆的想法则是简单,既然是修炼,那么便是要修炼那种一天练完,而且还能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功法。那之后又是尝试了两次,红豆便是毅然选择了修炼兵器,而在红豆一柄飞刀扔出去,差一点戳瞎了孔林的眼睛之后,孔林便是非常识趣的再也不提那修炼之事,只是让红豆跟着自己,每天享受这天伦之乐便好,至于小丫头想要做什么,那么便做什么,反正小丫头也不能干那伤天害理的事情。

    转眼又是初冬,孔林带着二人也总算是到家。

    孔林的家很简单,简单的茅草屋数间,家中也无长物,除了锅碗瓢盆便是行李被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是毫不为过。只是孔林这家所在的地方却是不那么简单,孔林的家所在的地方有一个简单的名字:剑峰。名字简单,但是这两个字放在武林之中,却是鲜有人不知,提起剑峰,便会有人一脸艳羡的抬头朝着那天上看去,好像那千仞的剑峰,便是天上的十二楼五城一般。而还有一些人听见这个名字,还会暗地里咬牙切齿的说出另外一个名字:孔老二。

    孔老二便是孔林,而长生那老师孔山,自然便是孔老大。

    这两个名字在百年前的武林之中,几乎便是谈虎色变的存在。孔老大为人宅心仁厚,从小天资聪颖,四岁年纪便是入了那荒境,而且还是小荒境。在孔家之中便是妖孽的存在,更是在五岁那年,便是有了未来家主接班人的隐晦称号。只可惜,这老大在四岁踏入了小荒境之后,便再无寸进。当时的市井之中,自是各种流言碎语,只是那孔山每当听见这些却也只是莞尔一笑,不做任何的反驳,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流言蜚语四起,于是便有了孔林,孔林小了孔山五岁,出生的时候,刚好是那关于孔山的谣传最盛的时候。

    孔山、孔林是亲兄弟,那性格却是截然相反,平日里做事更是南辕北辙,孔山宅心仁厚,孔林却是睚眦必报。听见、看见不顺眼、顺心的事情,便是一剑刺过去,直到没了动静才算了事。

    所以,孔林十岁那年,关于大哥孔山的流言蜚语便是消失不见,因为凡是被孔林听说的,或者是看见的,都是下了黄泉,做了死鬼。而孔林也是在他孔家一带,杀出了一个赫赫威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