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乱世书徒 > 第一卷 风云来 第六章 傻子

第一卷 风云来 第六章 傻子

    老人低低呢喃一句不清不楚的话,随后身形一晃,已经落回了院落之中。

    长生有些怕,一夜之间便是辗转未睡。天亮的时候,却终是下定了决心,一骨碌爬了起来,翻开那《道世》继续读了起来。流畅依旧,终是在读了些许之后,便又变的艰涩难懂。

    天大亮之后,长生敲响了老人的房门。

    “老人家,这《道世》可以不读吗?”长生问,语气之中有着不少的艰难。因为之前,长生便是说过,自己这命都是老人救的,如今老人想要让自己做什么,自己便是会依照老人的意思去做的。

    “你那倔驴老师会答应吗?”却不料,老人只是翻着白眼看了自己一眼,随后便是冷冷的丢出来这么一句。

    长生有些呆愣。老师一定是希望自己能够读下去的,因为从小到大,老师除了教自己一些常识的东西以外,便是每天都会要求自己读一点《道世》,如今自己想不读,却是刚好忤逆了老师的意愿。

    长生不知道老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甚至连他自己什么时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的,长生也是不知。直到自己的房门被啪啪啪的拍响的时候,长生才猛然的惊醒。

    拉开房门,门外站着女孩,却是肩膀挎着一个布包,正在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爷爷说让你收拾了东西,与我们离开这里。”女孩说。

    长生点头答应下来,女孩蹦蹦跳跳的进屋,看着长生收拾东西。很快便已经收拾完毕,其实长生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一身单薄衣衫,怀里揣了《道世》便算是完事。

    又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长生便与女孩离开,老人此时已经站在村头等着两人,手里拄着一根锃亮的拐杖,佝偻着身子,低声的骂着这个该死的鬼天气,让自己出个门都不能走的轻松。

    老头又恢复成了那个说书先生的模样,只是这一次身边却是多了一个长生。

    一路上长生很少说话,倒是那女孩一直围着老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缠着老人给讲这个那个的故事。老头看起来十分的宠溺这个女孩,女孩但凡有所求,便是一律的应下,甚至是让老人蹲下身子,然后驮着女孩骑马,老人也是一脸高兴的应下。

    老人的故事有些玄乎,有天上那些住在白玉的房子里的仙人,也有生在那九幽之地,住着重楼的凶煞之人,有持了巨剑问山门的侠骨,也有一舞倾城的柔情,还有修了玄妙功法,一脚便是踏了百人的高手,亦或者是一壶浊酒泼洒而出,便是悬崖百丈冰的天人之作。

    起初长生也是没有在意,毕竟他的心思如今多半都是在那《道世》之上,脑袋也是反复的重复着两个词,一个是《道世》,一个是杀人。只是后来老人故事讲的精彩,便是将长生也是吸引了过去。

    这一日,一个故事又是轻轻说起,只是这一次老人讲的却不是之前那些江湖事,而是一个市井之中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傻子,市井之中混迹了十年,除了每日在富人家里喂马、吃饭,便是看着富人家的小女儿傻笑。只可惜事情发展的不是那么顺利,有的时候傻子根本不配笑。终是有人将这件小事捅到了富家的老夫人的耳朵里,添油加醋之下,老夫人终是拍案而起,喊来家丁,直接打折了傻子双腿,然后更是在数九寒天将那傻子扒光了上衣扔了出去。傻子第一次哭,哭的悲悲切切,却不是在哭自己那断掉的双腿,而是在哭自己再也看不见那富家的小女。哭了两日,傻子终是晕倒在了街口酒楼的幌子之下,后来便是被一个来这里喝酒的江湖汉子捡了去。转眼便是三年,街口的酒楼里坐了一个沉默的精壮汉子,身后背着一个包裹,腰间悬着一柄长刀。

    吃了酒,沉默汉子扔下几块碎银子便是长身而起,片刻之后,那不远处的富人家中便是一片的杂乱之声响起,有哀嚎,有痛哭。半晌之后,终是归于安静。有胆大好事之人凑过去打量,却是从门缝之中看到那富人家中满地鲜血,一片的血肉模糊。

    终是有人撞开了沉重院门,冲了进去。富人家一家几十口从上到下,除了一个坐在血泊之中早已经晕厥过去的婷婷少女,其余人便再无完人。后来有负责验尸的仵作传出了消息,说是富人一家几十口死相各异,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地方,便是被人生生的打折了双腿。

    老人的故事讲的平平淡淡,但是长生和女孩倒是听的入迷。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人便是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看着远处。

    “那个杀人的人,就是那个傻子吗?”女孩问。

    “是,也不是。”老人说。

    “爷爷,你说话好怪,为啥是,却又不是?”女孩皱着眉头问,眼睛瞪着爷爷,面容却是有些不悦。

    “自古以来,便是杀人者人恒杀之,傻子数九寒天被敲断了双腿,扔出了院子,那妇人便是要杀傻子,只是却不想脏了自己的手,让自己背上一个杀人者的骂名,你说,这妇人该不该杀?”老人伸手在女孩的小脸上捏了一下,宠溺的问道。

    女孩任由老人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捏出来两个黑乎乎的指头印子,也是不管。歪着头想了一会道:“该杀。”

    长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女孩,为何能够将杀人一事,说的如此轻松。

    “你说呢?”却不料,这个时候,老人突然转身,双眼直直的盯着自己。

    犹豫了一下,其实这个故事,长生的心里何愁又没有自己的答案,叹息一声,长生道:“不该杀。”

    “为何?”这一次却是老人和女孩一起异口同声的问起。

    “杀人……总是不对的。”长生用力的呼出一口胸口浊气道。

    “那妇人呢?”女孩问。

    长生自然明白女孩问的话是什么意思,妇人打折了傻子双腿,扒光了上衣,便是揣着一个冻死了傻子的心思。

    “也是不对的。”长生回。

    “那妇人的不对,怎么才能对?”女孩天真的问着。

    长生无语,因为他知道怎么才能是对的。便如同佛家的因果,来了,便需要回去。

    却没想到,那一直对自己冷着脸的老人却是这个时候伸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这人间,哪有那么多的对错,《道世》你读了数遍,却终是不明白那其中道理。”

    老人说罢,便是再牵起女孩手掌,一路慢悠悠的朝着远处走去。

    长生呆愣片刻,终是抬脚追去。

    两日后,一处城池在望,不大,城墙低矮,越过城墙,能够看到城中白色炊烟袅袅升起。

    老人搓着手,咧嘴笑了一下:“来的正是时候。”

    长生和女孩皆是有些无语,这种情况,他们这些长期的混在市井之中的人,自然清楚。炊烟是黑色,那是刚刚生火做饭,如果是白色,那么便已经是饭菜好了,灶洞之中只剩下余烬,才会如此。

    进了城池,老人便是带着二人直奔酒楼。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大刺刺的坐下,老人便是张口喊来了店小二。

    小二见到三人打扮,也是没有多想,再加上进门便是客,何况三人点的吃食也是普通,便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去准备吃食了。

    一顿饭结束,老人却没有急着离开,拍了拍肚子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没有钱。”

    女孩自然也是没钱的,长生久居山林,自然也是没钱。所以,三人便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坐在了这里。

    长生招手,喊来了店小二。

    “店家,我们没有钱,可不可以在店里做一些零工,换了我们这一顿饭钱?”长生问。

    店小二的脸顿时便是垮了下来,只是因为这种店小二的营生,本来也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营生,又或许是因为这店小二也不算是一个尖酸刻薄之人,最后也只能是朝着三人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便去找掌柜的了。

    片刻之后,掌柜的黑着脸来了,几经周折之下,终是应了长生的请求。于是,老人便在这酒楼之中开始说书,而长生则是包揽了酒楼后院的大部分活计。

    忙乎了一天,打烊的时候,掌柜的脸色总算是好转了一些。因为老人说书,这酒楼中的生意较之以前好了许多。人便是如羊群,哪里人多,便是朝着哪里钻。而后院的伙计因为有长生在,也是轻松了太多,这个看起来并不是怎么精壮的年轻人,倒是有两把子力气,平日里三个人做的活计,自己一个人便能够轻松的胜任。

    掌柜是生意人,自然便不是那生性刁钻、刻薄之人,既然赚了钱,那么便是好事。打烊之后,索性便与三人商量了一下,弄了两间下等的客房给三人住,又是供了一日三餐,让三人住在这里,给自己打长工。

    老人欣然应下,好像是得了天大的便宜一样。

    入夜之后,酒楼这边一片漆黑,而酒楼的对面却是一片的灯红酒绿,却是因为对面居然是一处烟花之地,白日里没来得及看,如今方才看见那明晃晃的招牌——听香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