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乱世书徒 > 第一卷 风云来 第二章 兵乱

第一卷 风云来 第二章 兵乱

    又是棕熊。长生觉得自己的脑门都在隐隐生疼,哭笑不得踌躇了片刻,最终却没有去吵醒这棕熊,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再醒来是早上,长生伸着懒腰,神清气爽。推门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棕熊的身影,庭院门口空空荡荡。

    依旧是日常的事务,吃了饭菜,便安安静静的开始看着手里的《道世》。

    这书到如今,长生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遍,只是这两天在遇见了这棕熊之后,却是始终觉得这书开始变的生涩,心里也是生出了许多的问题。只可惜老师已经仙逝,自己即便是想要问,却也没有一个可以请教的人。手指摩擦在粗糙的书页上,有沙沙声响起,听起来倒是显的这一方小小的庭院越发的安静。

    时至中午,长生饿,自是开始准备吃食。只是在选择那煮饭的锅的时候,长生在那一大一小两口锅上犹豫了片刻之后,终是伸手抄起了那口大锅。架起了炉火,备足了分量,片刻之后一大锅香甜的清粥便是出锅,而那棕熊也是意料之中的晃着脑袋出现。

    如此这般,时间便是入了初冬。

    这样的时令,棕熊自是该冬眠了。只是长生看着那躺在庭院门口,如同哨兵一样,却是睡的正是香甜的家伙,却是没看到它有半点冬眠的意思。

    至此,棕熊与长生认识了半月有余。从最初的打架,到后来的蹭吃蹭喝,再到现在的守着庭院的大门呼呼大睡。半月时间,长生和棕熊之间的关系正在悄悄的变化着。到了如今,倒是有了点长生管了吃住,这棕熊看家护院的感觉。

    ————

    深冬,庭院周围的积雪已经堆积了一米有余,如同一堵围墙一样,保护着庭院。棕熊已经习惯了如今的生活,每天长生做好了饭菜,它便醒来,然后与长生对坐而食,吃完后一抹熊嘴,巨大的身体横在庭院的大门处,倒头便继续睡。甚至有时候长生也会调侃这棕熊几句,说这棕熊吃饭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猪,而其余的时间就像是《道世》之中所提到的拒马,横亘在庭院的大门之外,倒是有点守了城池的意思。只可惜自己这单薄的三间茅草屋不是那红墙黄瓦的朝堂,自己也不是那披着蟒袍玉带,或者带着“补子”的朝堂官员,当然就更不是那一身锦绣的莺莺燕燕了。

    长生下山,在附近的村子里换取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临走的时候,又是从那商户的手里兑换了两大罐的蜂蜜。一路行来,离开村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因为长生听见了一些传言,说是如今这天下,兵乱四起,却都是因为一本书,一本能够道尽天下的书。

    一夜过,今宵尽,一岁除,长生十八,与棕熊算是掐头去尾的认识了两年。

    如今的棕熊体格健壮,浑然没有了以前那一身的羸弱,长生甚至能够看到棕熊身上那隆起的一块块的肌肉,当然,一起隆起的还有棕熊的肚子,掐算一下时间,眼前这个家伙如今却是快要到了生产的时候。而这几日的时间,棕熊也是躁动不安,每天都是红着眼睛在庭院之中转悠。

    “你能不能别转悠了?看的我很迷糊。”长生看着棕熊,低低的吐槽了一句。

    棕熊停住身子,转身瞪了长生一眼,但是却还是依了长生的话,靠着长生的板凳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老实点坐着。”长生呵斥了棕熊一句,伸手在那宽厚的熊背上拍了一巴掌。

    长生不再搭理棕熊,伸手进了怀里,便是将那《道世》掏了出来。

    年前下山,传言说兵乱是因为一本道尽天下的书,便是这《道世》,长生自然省的。只是让长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本看起来破败不堪的典籍,居然会引起一场兵乱。而如今再是想想老师仙逝的时候留下的那句话,长生不由的觉得额头上也是一滴滴的冷汗。

    长生依稀的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老师便将自己放在膝盖上,让自己和他一起读这《道世》,有时候读过一段之后,老师还会偶尔的长吁短叹一下,发一句感慨。

    “长生,你可知人间最厉害的兵器是什么?”老师问过自己。

    长生不知,只是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笑嘻嘻的盯着老师。细嫩、柔软的手指摁在老师的手背上,一下一下的拨弄着老师手背上的血管。

    见到长生只是看着自己笑,又是只顾着玩着自己的手掌,老师也是不生气,将长生举起,活动一下被小家伙压的有些发麻的双腿,然后将长生重新放下,才道:“是书,是文字。一语可三冬暖,一语可六月寒。”

    长生自是不知这一脸皱纹的老头说的是什么,只是呆愣愣的看着老头抖动的嘴巴还有眉毛笑。

    老师轻轻的刮了一下长生鼻头,便是不再理会长生。目光微眯的看着一个遥远的方向,口中似乎是在低低的说着什么屠狗辈,还有读书人什么的。

    直到长大之后,长生才一点点的明白了一些老师的心思。杀场上九长九短的十八般兵器,杀人自是要见血的,大家都是明火执仗,真刀真枪的对峙,输赢看在眼里。而那沙场上,群枪舌剑,口是心非,甚至就连那所谓的帝王心术,却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大家和颜悦色,笑的开心,心里却是早已经在盘算挖上一个坑,直接埋着那些挡了自己路的人,输赢却是在暗处。

    老师或许想的就是这些吧?长生不确定。

    “国危,一人。国荣,或一人庆。”《道世》的最后一句话看完,长生轻轻的合上书籍。

    马蹄声起。

    长生抬眼望去,却是见那庭院之外立着数骑,马身上端坐着一脸凶煞之气的汉子,腰间挂着长刀,马鞍上挂着短弩。

    动物有着几乎天生的对于危险的感知,无论这危险是来自于天灾,还是人祸。只是一眼,那棕熊便已经暴躁的人立而起,两米多的身形轰然站起,瞬间便是挡住了长生一大半的视线。

    而长生那余下的一小半的视线之中,一道寒光已经从一名汉子的手中窜出,笔直的朝着棕熊的手臂位置爆射而来。

    噗的一声轻响传来,一截锃亮的短弩从棕熊的粗壮手臂上穿出,弩箭的箭尖笔直的对准着长生的脑门。

    长生有点迷糊,这一箭是为何?

    却不料正在长生迷糊的时候,那马上的凶煞汉子口中却是猛的一声断喝:“畜生!找死!”

    接着便是又一箭笔直射来,只是这一箭却不再瞄准了长生的脑门,而是对准了长生眼前的棕熊。弩箭入肉的声音响起,那棕熊巨大的身体也是微微的踉跄了一下。血腥之气在小小的庭院之中升起,似乎是朝着那庭院之外飘荡了过去。本来庭院之外立着的战马和汉子似乎都是受到了这一丝血腥之气的感染,转眼之间,便是双目赤红。那带头的缺了一只眼睛的短发、疤脸汉子手掌无声挥下,长生那一小半的视线之中便是亮起了一片箭雨,弓弦嘣响,弩箭扯着空气尖利嘶吼。

    当鲜血顺着棕熊的宽大脚掌流上了地面的时候,长生方才一脸惊慌的站起,却是忘了身后便是自己那虚掩着的房门,一个不慎之间,便是仰天朝后跌坐了过去。

    房门被大力推开,撞在左近的墙壁上,又快速的弹了回来。坚实的门框磕在长生的眉角,一股尖锐的疼痛升起,接着便是一道鲜红的颜色模糊了长生的视线。

    棕熊不断的嚎叫,后背对着长生,长生不知道棕熊的身上到底插了多少的弩箭。声音也是越发低沉,几近不可闻。巨大的脑袋偏了一些,不算大的熊眼似乎想要努力的看向身后。咧了咧嘴,一口獠牙上满是鲜血,不过好像却是在笑的。

    棕熊的身体开始一寸一寸的滑落,宽大、厚实的后背贴着门框。

    庭院中立着六七匹战马,汉子们将棕熊奄奄一息的身子拖拽到了旁边,随后便是冲进了房间之中。一阵的翻找之后,却没有见到半点长生的身影,当然也没有见到半点他们想要找的东西。

    干净的庭院之中落了满地的杂乱蹄印。贴近篱笆的位置,卧着一只棕熊的健壮身体,棕熊的一只熊掌已经消失不见,胸口上一道细小的伤口正在啵啵的冒着鲜血。棕熊身后的房屋正在冒着熊熊的火焰,还有滚滚而起的阵阵浓烟。

    马蹄声落,一片杂乱,渐行渐远。

    不远处的一株粗大树木之后,长生的身影显露,看了一眼远去的六七匹战马之后,便是一脸慌张的朝着那一片杂乱的庭院奔来。

    棕熊还没有死,奄奄一息,有着一口气,巨大的熊嘴微微张开,嘴角挂着满满的血迹。

    长生用力的将棕熊的身体扶起,让它坐在地上。棕熊的另一只熊掌捂在宽大的肚皮上,熊掌上插着数支弩箭。

    棕熊轻轻的拍了拍肚子,脑袋一歪,沉重的身子便已经再次倒下,漫天尘土飞扬。

    山林之中,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声响起,悲恸、疯狂、暴戾。

    长生跪倒,面前的棕熊肚子被剖开。长生双手满是鲜血,怀里抱着一只还没有睁开眼睛的熊仔。

    庭院中又是一片安静,房屋垮塌,青烟徐徐。废墟前有一座新坟,没有墓碑,只是在那新坟的旁边摆着一只油光锃亮的板凳,之上摆着一罐打开的蜂蜜,香甜之气徐徐升起。

    长生回身,用力的看了一眼这一切,转身便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