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迪乳业2亿资金流入关联公司遭深交所问询 回应:操作失误

  • 河南商报
  • 2019-06-05 08:44:13

科迪乳业陷入频繁的被问询状态。一个月以来,深交所连发数份问询函,对公司重组、经营、财务等方面连连发问。

令人诧异的是,2018年报告期内,科迪乳业2亿资金流入关联公司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大磨坊公司),深交所要求说明上述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科迪乳业6月4日解释称,此操作系公司财务人员操作失误,误将2亿元资金汇入大磨坊公司账户。

此外,科迪乳业2015年收购的科迪巨尔乳业洛阳有限公司(下称巨尔乳业)状况不容乐观。巨尔乳业已连续三年亏损,为缓解资金问题,2018年巨尔乳业通过抵押房产及土地使用权的方式从交通银行洛阳分行贷款1700万元,从中国银行洛阳南昌路支行贷款950万元。

手握16.72亿却借钱12亿

年报显示,2018年报告期内,科迪乳业对实控人控制的大磨坊公司存在其他应收款发生额2亿元,该款项期末余额为0,占用形成原因为暂借款,占用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

科迪乳业表示,2018年12月28日,因公司财务人员操作失误,误将2亿元资金汇入大磨坊公司账户。发现该情况后,公司立即向大磨坊公司提出了返还资金的要求,大磨坊于次日(2018年12月29日)将上述资金及时返还公司。

对于深交所质疑的公司是否存在其他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科迪乳业予以否认。

资金方面,科迪乳业2018年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为16.72亿元,却大举借债11.98亿元。也就是说,公司手握足额现金,却甘愿承受高额利息对外借钱。

对于这种操作,科迪乳业表示,此举主要是用于满足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需求和偿还债务备付需求。

一方面,公司六个业务板块生产经营需要足够的资金储备,公司为避免因金融风险导致经营发展困难,须进行大量的资金储备,故对于金融系统的一些存量贷款,公司最大限度地保持原有量,并且争取更多的贷款额度。

另一方面,科迪乳业计划使用自有资金进一步扩大生产能力,包括投资新建40 万吨乳制品项目及洛阳巨尔20万吨乳制品项目等,需要预备相应的建设资金。

巨尔乳业连亏三年 土地等资产抵押

2015年末,刚上市数月的科迪乳业就发力收购扩张。科迪乳业向洛阳市的巨尔乳业全体股东以支付现金或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其所持巨尔乳业的股权。

洛阳巨尔乳业有限公司始建于1955年,是一家综合性乳品加工企业,彼时已经形成年产16万吨的乳品加工规模。公司总资产超亿元,跻身全国乳品行业30强,在省内仅次于花花牛和科迪,位居第三。

根据当年的业绩预测,巨尔乳业纳入科迪乳业版图后,2016至2018年将分别实现业绩1200万元、1440万元和1728万元。然而事与愿违,公司三年来实际实现业绩-266.96万元、-350.45 万元和-586.20万元,均未达到盈利预测。

科迪乳业6月4日公告称,收购后的前两年(2016 年、2017年)由于巨尔乳业管理层未能及时根据市场变化调整经营策略,更新生产设备,研发适销对路的新产品,造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处于下风。

进入2018 年,由于整体的沙龙365环境更加严峻,巨尔乳业面临的竞争愈加激烈,传统优势市场销售面临考验,销售收入未能大幅增长。同时受环保政策的影响,公司主要原材料及包装材料成本上涨,产品毛利率下降, 进而造成业绩未达到盈利预测且亏损的情况。

受亏损影响,科迪乳业对巨尔乳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482.63万元。同时,由于巨尔乳业未完成 2018 年度利润承诺,科迪乳业将不再支付的股权转让款计入当期营业外收入。

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抵押资产的不仅是子公司巨尔乳业,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所持99.96%的股权亦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4.27%。

科迪乳业承认,上述质押存在平仓风险。科迪集团目前正积极采取措施,化解平仓风险。如未来公司股价下跌,科迪集团将筹措资金,通过与质押方协商,追加保证金等方式化解相应风险。科迪乳业陷入频繁的被问询状态。一个月以来,深交所连发数份问询函,对公司重组、经营、财务等方面连连发问。

令人诧异的是,2018年报告期内,科迪乳业2亿资金流入关联公司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大磨坊公司),深交所要求说明上述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科迪乳业6月4日解释称,此操作系公司财务人员操作失误,误将2亿元资金汇入大磨坊公司账户。

此外,科迪乳业2015年收购的科迪巨尔乳业洛阳有限公司(下称巨尔乳业)状况不容乐观。巨尔乳业已连续三年亏损,为缓解资金问题,2018年巨尔乳业通过抵押房产及土地使用权的方式从交通银行洛阳分行贷款1700万元,从中国银行洛阳南昌路支行贷款950万元。

手握16.72亿却借钱12亿

年报显示,2018年报告期内,科迪乳业对实控人控制的大磨坊公司存在其他应收款发生额2亿元,该款项期末余额为0,占用形成原因为暂借款,占用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

科迪乳业表示,2018年12月28日,因公司财务人员操作失误,误将2亿元资金汇入大磨坊公司账户。发现该情况后,公司立即向大磨坊公司提出了返还资金的要求,大磨坊于次日(2018年12月29日)将上述资金及时返还公司。

对于深交所质疑的公司是否存在其他违规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科迪乳业予以否认。

资金方面,科迪乳业2018年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为16.72亿元,却大举借债11.98亿元。也就是说,公司手握足额现金,却甘愿承受高额利息对外借钱。

对于这种操作,科迪乳业表示,此举主要是用于满足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需求和偿还债务备付需求。

一方面,公司六个业务板块生产经营需要足够的资金储备,公司为避免因金融风险导致经营发展困难,须进行大量的资金储备,故对于金融系统的一些存量贷款,公司最大限度地保持原有量,并且争取更多的贷款额度。

另一方面,科迪乳业计划使用自有资金进一步扩大生产能力,包括投资新建40 万吨乳制品项目及洛阳巨尔20万吨乳制品项目等,需要预备相应的建设资金。

巨尔乳业连亏三年 土地等资产抵押

2015年末,刚上市数月的科迪乳业就发力收购扩张。科迪乳业向洛阳市的巨尔乳业全体股东以支付现金或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其所持巨尔乳业的股权。

洛阳巨尔乳业有限公司始建于1955年,是一家综合性乳品加工企业,彼时已经形成年产16万吨的乳品加工规模。公司总资产超亿元,跻身全国乳品行业30强,在省内仅次于花花牛和科迪,位居第三。

根据当年的业绩预测,巨尔乳业纳入科迪乳业版图后,2016至2018年将分别实现业绩1200万元、1440万元和1728万元。然而事与愿违,公司三年来实际实现业绩-266.96万元、-350.45 万元和-586.20万元,均未达到盈利预测。

科迪乳业6月4日公告称,收购后的前两年(2016 年、2017年)由于巨尔乳业管理层未能及时根据市场变化调整经营策略,更新生产设备,研发适销对路的新产品,造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处于下风。

进入2018 年,由于整体的沙龙365环境更加严峻,巨尔乳业面临的竞争愈加激烈,传统优势市场销售面临考验,销售收入未能大幅增长。同时受环保政策的影响,公司主要原材料及包装材料成本上涨,产品毛利率下降, 进而造成业绩未达到盈利预测且亏损的情况。

受亏损影响,科迪乳业对巨尔乳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482.63万元。同时,由于巨尔乳业未完成 2018 年度利润承诺,科迪乳业将不再支付的股权转让款计入当期营业外收入。

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抵押资产的不仅是子公司巨尔乳业,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所持99.96%的股权亦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4.27%。

科迪乳业承认,上述质押存在平仓风险。科迪集团目前正积极采取措施,化解平仓风险。如未来公司股价下跌,科迪集团将筹措资金,通过与质押方协商,追加保证金等方式化解相应风险。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总编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广东新建律师事务所 刘海 律师

粤ICP备18023326号-36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