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女尊:当竹马成了我的小爹 >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一章 (第1/2页)

1.
  
  [选一个吧,陛下。]
  
  大殿内的珠帘后头,薛璟威严又不失压迫感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坐在龙椅上,坐没坐相的看着满屋子的歪瓜裂枣,暗暗扶住了额头。
  
  长成这样叫我怎么选?
  
  薛璟见我不说话,直接开口安排起来。
  
  [丞相之子萧玉屏,年方二八,贞静淑娴,端庄持重,可为皇后。]
  
  [大将军之子沈青书,文武双全,一门忠烈,封为贵妃。]
  
  [另,册封昭仪、婕妤、美人……]
  
  [陛下,下个月您就满十八岁了,要以子嗣为重。]
  
  我低下头,看着刚被册封的黑皮肤厚嘴唇的皇后,还有五大三粗络腮胡的贵妃,不由的悲从中来。
  
  转头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璟哥哥……]
  
  薛璟无情的打断了我:[陛下,慎言,您应该称呼本宫为父后!]
  
  2.
  
  身旁垂帘听政的薛璟,是我母皇的继室,也就是我的小爹。
  
  母皇死后,我成了皇帝,他就成了太后。
  
  薛璟只比我大两岁,算是我的青梅竹马。
  
  他从小争强好胜,文治武功皆是学宫内的翘楚,在凰国这个以女子为尊的国度,也是傲视群雌的存在。
  
  我十五岁及笄那年,母皇要为我选太女妃。
  
  我自然而然的选了薛璟。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大皇姐也选了薛璟,我二皇姐也选了薛璟,最后……
  
  他成了我的小爹。
  
  用母皇的话来说,薛璟野心太大,我镇不住他,未免我们几个姐妹伤了和气,让我理解一下她的良苦用心。
  
  然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我母皇就挂了。
  
  我一度怀疑,是她无福消受美男恩,所以香消玉殒了。
  
  我从小读书就是个半吊子,弓箭骑马也是马马虎虎。
  
  文不成武不就的,之所以能当皇帝,是占了个嫡出的身份。
  
  因着我未成年,薛璟就以太后的身份垂帘听政。
  
  这一垂帘,就是三年多。
  
  我大皇姐号称文曲星下凡,被他以大不敬的罪名变为庶人,现在正在大街上卖炊饼。
  
  我二皇姐号称凰国不世出的战神,被他削了兵权,现在在边塞放羊。
  
  满朝文武都是他的人。
  
  他大权在握,所向披靡。
  
  但现在距离我十八岁的生日,还差一个月,薛璟就得还政于我。
  
  所以薛璟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张罗着给我娶后纳妃。
  
  其实是想让我生下子嗣,去我存子,再挟天子以令诸侯把持朝政!
  
  3.
  
  我看了看我眉目如画,气质绝佳的小爹,又看了看那些歪瓜裂枣,辣眼睛的世家公子们。
  
  咬了咬牙:[薛璟,你别欺人太甚!]
  
  薛璟见我恼了,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狭长的凤眸里,满是让人后背发凉的冷。
  
  仿佛在说,我就是过分,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知道,薛璟是恨我母皇的。
  
  可惜我母皇去的早,所以他把对她的恨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薛璟,他就仗着我喜欢他。
  
  果然这世上,最毒男人心!
  
  我瞪了他一眼:[既如此,那父后就自己拿主意吧!]
  
  [反正,朕说什么,也都是不算的了。]
  
  然后称病身体不适,甩袖而去。
  
  我的皇后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的贵妃红着眼圈,好像有点桑心。
  
  但我比他们更伤心。
  
  我这个皇帝当的窝囊也就算了,娶的后妃还这么丑。
  
  这样想着,我突然有点羡慕我那个买炊饼的大姐和放羊的二姐了。
  
  听说她们的夫郎都长得挺漂亮……
  
  4.
  
  我自那日选妃之后,在宫里生了好几天闷气。
  
  薛璟没来找我,反倒是把婚期给我定下了。
  
  我就知道,这个朝廷有我没我是没什么分别的。
  
  我气冲冲的跑进长乐宫。
  
  [薛璟,大婚之事,你都敢擅自做主,到底有没有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下一秒,眼前瞬间被一股香雾和水汽给挡住了。
  
  我低头一看,赫然看到薛璟整坐在浴桶里,背对着我,低着头似乎正在睡觉。
  
  [薛璟?]
  
  我试探着叫了一声,薛璟没什么动静。
  
  四下里没有人,我心说该不会是泡迷糊了,缓缓的靠了过去。
  
  挨近了才发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草药的味道,似乎是从薛璟的浴桶里发出来的。
  
  我皱了皱眉,转身来到薛璟面前。
  
  只见他双目紧闭着,端坐在浴桶里。
  
  水位没过他的胸口,只露出他那张好看的脸,还有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他的皮肤,是那种炫了目的白,像雪一样。
  
  这会儿安安静静坐着,没了平日里对我颐指气使的样子,反倒是有些可爱的。
  
  我趴在木桶边上,隔着水雾看他。
  
  [薛璟,我喜欢的人是你啊,你别让我娶别人了好不好?]
  
  薛璟没有动,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我不知道他是醒了,还是睡着了,或是压根不想理我。
  
  他自打嫁给我母皇,成了我的小爹之后,就再也不理我了。
  
  明明小时候也是看过彼此穿开裆裤的样子的,这会儿却以我后爹自居,把往日的情分划分的明明白白。
  
  我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挨近了他的脸,想试试他是真睡还是假睡。
  
  [薛璟,你要是还不说话,我可亲你了?]
  
  5.
  
  要是搁在平时,薛璟肯定会立刻跳起来,然后把我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今天的薛璟似乎格外的安静,甚至有些乖巧。
  
  我低头看了一眼他淡粉色的唇瓣,慢慢的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亲到了!!!
  
  平日里高高在上,端着太后架子,对我没有好脸色,拒我于千里之外的薛璟,竟然被我亲到了!
  
  我握紧了小拳拳,十分的激动。
  
  果然,就算是再冷漠的人,亲起来也是热乎的。
  
  我忍不住伸舌头在他唇上卷了一下,想尝尝他的嘴唇是什么味道。
  
  下一秒,薛璟一直紧闭的眼睛倏然睁开,刹那间杀气腾腾,一把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整个身子都悬在了浴桶上,被迫伸长脖子,像个王八似的在半空扑腾。
  
  要死要死要死……
  
  [薛璟!咳咳……]
  
  [放开!是朕!]
  
  薛璟的眼底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他看清了眼前的我,缓缓的放轻了力道,但也没松开我。
  
  而是眼神不善的瞪着我:[这是太后寝宫,我是你庶父,陛下怎么会在这?]
  
  好了,我知道你是我小爹,不用一直强调。
  
  我总不能说,我原本是来找你理论的,但看到你在洗澡,就垂涎你的美色,偷偷亲了你吧?
  
  那薛璟估计要弑君,让我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我扯了扯嘴角:[呵呵……我看你睡没。]
  
  [泡澡是吧?别泡太久,早点休息。]
  
  说着歪了歪头,想把我可怜的脖子从薛璟的虎口里拔出来。
  
  然后发现,拔不出来……
  
  6.
  
  [璟哥哥……]
  
  我眨巴了下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试图用我单纯如小鹿般的眼神告诉他,我什么都没干。
  
  但薛璟显然是不信的。
  
  [陛下深夜到哀家的宫里,所为何事?]
  
  我:[立后之事,不可儿戏,可否从长计议?]
  
  薛璟:[不可。]
  
  我:[……]
  
  这天,一下就聊死了。
  
  我们四目相望,彼此无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半晌,我扣了扣他的手背。
  
  [那个……你能不能松开朕。]
  
  [朕脖子有点疼。]
  
  薛璟坐着我趴着,脖子还被往上提,不仅脖子疼,还有点费腰。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若有所思的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一个没站稳,往后摔了个大屁墩。
  
  但我不敢有什么怨言,我怕他发现我趁他睡着偷亲他,然后弑君。
  
  摇摇晃晃扶着腰站起来,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那个……时候不早了,父后早点休息,朕就先回去了……]
  
  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
  
  我跑的时候,眼角余光隐隐约约好像看到薛璟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耐人寻味。
  
  我生怕他想起点什么,跑的更快了。
  
  后来……
  
  宫里都在传,我深夜从薛璟的寝宫出来,衣衫不整,还扶着腰……
  
  7.
  
  说起来,我喜欢薛璟这件事情,在前朝后宫都不是什么秘密了。
  
  毕竟当年我和三个皇姐都想娶他的事情闹的很大。
  
  大家都说他是个祸害,将来会危及我大凰江山。
  
  事实证明,那些人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自打那天亲完他回来,就受了风寒,头疼,脑热,还鼻塞。
  
  我鼻子里塞着纸团,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宫男青竹一边喂我喝药,一边开导我。
  
  [陛下,您就死了这条心吧,太后他不会来看您的!]
  
  [您看您都病了三天了,太后要来,早就来了。]
  
  我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过度脑补了?
  
  [你不会觉得朕是装病,故意骗薛璟来看我吧?]
  
  [朕在你们眼里,这么没出息吗?]
  
  青竹咬了咬嘴唇,有些凌乱的牙齿扣在了一起,眼圈红红的看着我。
  
  [陛下!您不用解释了,您对太后的心思,全天下谁人不知道。]
  
  [可是,太后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您啊,您就不能看看奴才吗……]
  
  [奴才对您的心,日月可鉴……]
  
  我看着他凌乱的牙齿,和略微有些龅牙的嘴唇,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取下额头的毛巾,惶恐的道:[青竹,休得胡言!]
  
  8.
  
  我们凰国王室,祖祖辈辈,都是颜控。
  
  我母皇,我大皇姐,我二皇姐,娶的夫郎都是倾国倾城,人间绝色的大美人。
  
  这规矩,不能从我这破了啊!
  
  我严厉的拒绝了他。
  
  [青竹!你只是一介宫男,注意你的身份!]
  
  青竹听到我的话,哭的更伤心了,扑过来拽我的袖子。
  
  [陛下!您为何如此狠心?奴才只想留在陛下身边,不敢奢求什么名分的……]
  
  我惊恐的扯着我的衣袖,缩在床的一角瑟瑟发抖。
  
  [你不要过来啊!]
  
  青竹一脸桑心的看着我:[陛下,求您别拒绝奴才,奴才只是想伺候陛下,哪怕一次也好……]
  
  我握紧了拳头,体内的洪荒之力逐渐苏醒。
  
  我觉得我忍不了了。
  
  正准备被他邦邦两拳,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外。
  
  我抬眼望去,正是薛璟。
  
  看他手上端着盘子,应该是来给我送药的。
  
  我顿时一阵激动:[薛璟!]
  
  薛璟的目光落在青竹抓住我的衣袖的手上,又看了看我俩的姿势。
  
  冷笑一声,将手上的盘子往旁边一丢。
  
  [是哀家来的不巧,打扰陛下的雅兴了?]
  
  [既然能起来了,那大婚之期提前吧,哀家已经等不及要抱孙子了。]
  
  误会啊!天大的误会啊!
  
  9.
  
  我用力的把袖子从青竹的手里拽出来,一脚蹬开了他,跳下床噔噔噔的朝着薛璟跑过去。
  
  [璟哥哥,你听我解释啊!]
  
  [我的品味你是知道的,我跟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青竹还嫌我不够惨,在身后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哭泣。
  
  [陛下,奴才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为您付出的您都看不见吗?]
  
  薛璟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来,摔开我,拂袖而去。
  
  [薛璟!你站住!]
  
  我激动的跑过去,拦在他的面前,紧紧的拽住了他的手。
  
  他可以质疑我对他的真心,但不能质疑我的审美。
  
  颜控如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凸嘴龅牙呢!
  
  薛璟眸色阴沉的瞪着我:[放手!]
  
  我气势很足:[我不放!]
  
  下一秒,就因为吼的太大声,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薛璟紧张的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抬手接住了我。
  
  10.
  
  薛璟把我带回了他的寝宫,照顾了我一整夜。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薛璟倚靠着床头,闭目养神的画面。
  
  我嗓子眼干的厉害,抓住薛璟的袖子晃了晃。
  
  [薛璟,我口渴……]
  
  薛璟猛然惊醒,看到我睁眼了,脸上浮出一抹喜色。
  
  [醒了?我去给你倒水。]
  
  薛璟去给我倒了水,把我扶起来。
  
  我扶着他的手,咕嘟咕嘟喝了一大杯,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薛璟抬手探了探我的脑门:[不烧了。]
  
  我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腰。
  
  [薛璟,我跟那个青竹没什么的。]
  
  [他说想伺候我,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你相信我!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薛璟的身子僵了僵,随即强硬的推开了我。
  
  [陛下自重,哀家是你的庶父!]
  
  我哭着看着他:[又来了,明明没比我大多少,天天以我爹自居,你不累吗?]
  
  [你别说你不喜欢我,你要是心里没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薛璟眸色沉了沉,嘴唇紧抿。
  
  [陛下可能会错意了。]
  
  [陛下尚无子嗣,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哀家怎么对得起先皇,怎么对得住凰国的列祖列宗?]
  
  [哀家对陛下只有父女之情,陛下不要自作多情了。]
  
  11.
  
  [父女之情?]
  
  我愣愣的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边笑,眼泪一边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
  
  [好一个父女之情。]
  
  [你就这么想让我跟别人成婚,那么想我跟别的男人生孩子是吗?]
  
  [我成全你!]
  
  [要不别拖了,明天就大婚吧?]
  
  薛璟似乎是被我的话噎了一下,咬了咬牙道:[明日诸事不宜,最近的吉日,在三日之后。]
  
  我道:[那就三日之后!]
  
  薛璟深深的看着我,似乎在看我是不是在跟他赌气。
  
  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好。]
  
  我没想到他真同意了,汹涌的泪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我起身推开他,哭着跑了出去。
  
  直到跑到御花园,坐在荷塘边的台阶上,才冷静下来。
  
  [死薛璟!臭薛璟!]
  
  [无情无义!利欲熏心!]
  
  [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只想谋朝篡位,留子去我,挟天子以令诸侯……]
  
  因为坐的离水比较近,我有气没地方撒,看到台阶上有块石头,就想着踹一脚。
  
  下一秒,一个声音就突然从我身后响了起来。
  
  [陛下小心!]
  
  我本来没什么事的。
  
  被他这一吓唬,咚的一下就掉水里了……
  
  12.
  
  那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从水里捞上来。
  
  我呛了好几口水,气的要死。
  
  看着眼前一身黑衣,还带着银制面具的男人,坐在岸边,一边倒靴子里的水,一边打量他。
  
  [你是谁啊?跟着朕干嘛?]
  
  男人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属下云七,我太后派属下来保护陛下的。]
  
  我更气了:[他都准备留子去我的了,还派你来干嘛?]
  
  [你告诉他!朕一定会给他生个孙女,圆他当太皇太后的梦的!]
  
  套上靴子看了看眼前的云七,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直接给了他一脚。
  
  看到云七也在水里扑腾,我心里才痛快点走了。
  
  或许是知道了薛璟的心意,知道生病了也没人疼。
  
  我在水里折腾了一阵,又穿着湿衣服在夜风里一路走会去,竟然没生病!
  
  包着被子喝着姜汤,我在心中暗暗发誓。
  
  我再也不当舔狗了!!!
  
  13.
  
  薛璟狗是真的狗,我说三日后大婚,不过是句气话。
  
  没想到他真准备了。
  
  我穿着大红色的喜服,牵着红绸站在大殿之上,看着满堂的喜字龙凤烛和身旁的皇后,暗暗的咬紧了牙关。
  
  那晚我喝了很多酒,醉到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宫人们要扶我去凤藻宫和皇后入洞房,全都被我打趴下了。
  
  他们没想到我平日里连骑马都能摔下来的废材,竟然有这么高的武力值,都不敢惹我。
  
  我靠着所剩不多的本能,找到了薛璟的长乐宫,闯了进去。
  
  薛璟正在梳妆,似乎是要就寝了。
  
  只穿着白色的里衣,端坐在梳妆台前,梳着丝缎般的墨发,少了平日里的凌厉,倒显出几分冷清和柔顺来。
  
  看见我来,他皱了皱眉。
  
  [陛下此时不应该在和皇后入洞房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说着就要叫人:[来人,把陛下送回去……]
  
  他的话没说完,我就朝他扑了过去,直接把他扑倒在了梳妆台上。
  
  [太后逼着朕立后,要朕诞下子嗣,不就是想要朕的性命,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吗?]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麻烦,你想要这天下,朕传位于你就是!你想要朕的性命,也可以直接拿去……]
  
  14.
  
  薛璟打小就欺负我,对我颐指气使惯了。
  
  其实我不是打不过他,只看他是个男子,让着他罢了。
  
  这会儿我喝醉了,力气大的很,薛璟被我按在身-下,挣扎着想推开我,竟然拿我没有办法。
  
  薛璟气的红了脸,怒瞪着我。
  
  [虞清!你喝醉了!]
  
  [要撒酒疯,回去撒!]
  
  我抱着他的腰,把脑袋枕在他的肩上。
  
  [我没疯,我清醒的很!]
  
  [薛璟,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想要皇位,我也可以给你,我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薛璟偏过头去不理我。
  
  [婚事是你自己答应的,大婚的日子也是你自己选的,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意思?]
  
  [你的皇后还在凤藻宫等你呢,陛下还是醒醒酒,回去吧。]
  
  我捧住他的脑袋,强迫他与我对视,深深的望着他,好半晌低低的笑了出来。
  
  [薛璟,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薛璟扶着我,有一瞬间的愣神。
  
  下一秒,我就扣住他的手腕,重重的吻了上去。
  
  15.
  
  常言道,酒壮怂人胆,或许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那一晚,我不知道薛璟说了些什么。
  
  我只想堵上他的嘴,好好出口恶气。
  
  第二天,我一早就醒了。
  
  头疼的厉害。
  
  我扶着脑袋四下张望了一下,看到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脑子里嗡的一下。
  
  这是薛璟的寝宫?
  
  我怎么会在这?
  
  一转头,就看到薛璟疲惫的睡在我边上,像是被狠狠蹂躏过的样子。
  
  [卧槽?]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震惊了。
  
  我,凰国皇帝虞清,在自己大婚的第二天,衣衫不整的在自己小爹的床上醒来。
  
  这很合理。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抓起衣服鞋子跑。
  
  倒也不是怕人知道,反正整个凰国的人都知道,我对他有想法。
  
  主要是我怕薛璟弑君。
  
  虽然我嘴上说着可以把命都给他,但死到临头,我还是想苟一下。
  
  我可以想象薛璟醒来之后的雷霆之怒,我觉得我已经麻了。
  
  回宫之后写了封罪己诏和退位诏书,都没等天黑,就从密道跑了。
  
  这皇帝谁爱当谁当吧,我反正是不当了。
  
  我跑的时候,带了很多盘缠。
  
  这皇帝都不当了,总得多带点钱吧?
  
  走之前,我去大皇姐的炊饼摊子上买了十几个饼,打算带着路上吃。
  
  大皇姐看我一幅要跑路的样子,问我怎么了。
  
  我含泪告诉她,我也许,大概,可能,喝醉酒把薛璟给睡了。
  
  大皇姐连炊饼的钱都没要我的,就把我赶走了。
  
  [那你还吃什么炊饼,你等着死吧!]
  
  然后招呼自己的夫郎:[羡郎,快收拾东西!]
  
  [薛璟那货是个疯批,不要连累我们!]
  
  我那皇姐夫,二话不说,就收拾好了摊子,跟着我大皇姐跑路了。
  
  只留下我一个人,拿着十几个炊饼,在已经空掉的摊子上,风中凌乱。
  
  好半晌,我啃了一口还热乎的炊饼,骑上马跑路了。
  
  对这个皇城,我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出了京城,才发现天下之大,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走到哪里,都有人拿着画像搜查。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搜我的。
  
  搞我的,空有一大把银票,不敢吃饭,不敢住宿。
  
  硬是骑着一匹马,靠着大皇姐的那十几个炊饼撑了好几天,才混上一伙客商的马队,弄了口热汤喝。
  
  商队的老板是个五大三粗的大婶,为人很是仗义。
  
  从她的口中,我得知她们是去塞北的,立刻决定跟她们一起。
  
  因为我二皇姐,就在塞北放羊。
  
  我没见过塞北的雪,也没吃过塞北的羊。
  
  18.
  
  商队走走停停,足足走了好几个月,才从京城走到塞北。
  
  托商队的福,我领略了从南到北的风土人情,和特色美食。
  
  当我告别了商队,找到我二皇姐,喝上塞北的滩羊熬的肉汤的时候,我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二皇姐是个武将,胆子是要比大皇姐大一点的,人要靠谱的多。
  
  看我边喝边哭,还安慰我。
  
  [三妹,这是咋了?没喝过羊肉汤好喝哭了啊?]
  
  [别哭,慢点喝,二姐养了上千头羊,你天天喝都行!]
  
  二皇姐夫一看就是个温柔大方的。
  
  [是啊三妹,来了这就好了,咱们这天高皇帝远的,朝廷管不着咱们这,不怕。]
  
  我:[我是皇帝……]
  
  二皇姐夫:[不好意思。]
  
  我:[问题不大。]
  
  就这样,我在塞北住下了,平日里没事跟着二皇姐放放羊、打打猎。
  
  来客商了,就拿着羊肉、皮货去换香料、布匹、茶叶什么的。
  
  我们俩穿着而皇姐夫做的皮袄子,带着毛茸茸的帽子,双手揣在袖子里,看起来跟塞北的老牧民没有任何差别。
  
  谁都看不出,我们一个曾经是皇帝,一个是战神王爷。
  
  二皇姐:[当王爷有什么好,还不如放羊。]
  
  我:[当皇帝没什么好,还不如放羊。]
  
  我在二皇姐这,从秋呆到冬,又从冬呆到春。
  
  算上我逃跑那大半年,我已经跑出来大半年了。
  
  我估计是我那封罪己诏,和退位诏书起了作用,他是不会来找我了。
  
  他想要的从来都是皇位,不是我。
  
  啧!
  
  舔狗,果然不得好死。
  
  我赶着二皇姐家的大尾羊,正准备去往来的客商那换点茶叶和糖,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老乡,请问官驿在哪儿?]
  
  我一听这口音,赶羊的鞭子颤了颤。
  
  好在我这大半年多来都很颓废,蓬头垢面,头发油成一根根,脸上也被塞北的寒风水的干红干红的。
  
  我学着当地牧民的口音胡咧咧了几句,指了个方向给他们。
  
  那人看了我一眼,道了声谢,转身走了
  
  虽然她穿着便服,但我还是从她的刀把上看到了神武卫的符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无敌神帝系统 水灵龙 快穿万人迷之男神有点甜 我本善良之崛起 他欲为帝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全民修仙,我能看见弟子天赋 快穿:偏执反派在我怀里奶唧唧 诸天圣尊 开局干掉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