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他欲为帝 >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十六章 用刀的人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十六章 用刀的人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十六章 用刀的人 (第1/2页)

夜色降临,天京城一派祥和的画面。中秋将近,好些酒肆张灯结彩吸引来客,小二在门前热情地招呼着,高声地宣传着自家的好酒好菜。
  
  天京河上,一艘艘画舫来往不断,灯火甚至隐约压过了岸上的酒肆,莺莺燕燕的声音夹杂着琴瑟之声传遍了河两岸,不知扰得多少血气方刚的汉子心神不宁。
  
  “怎么选在这种地方?”说话的人是户部侍郎刘光,他此刻坐在画舫四层的包厢里,对面的,正是下午从长公主府离开的黑衣人,也就是那柳下君子。
  
  “这等烟花之地可安全着呢,刘侍郎别介意。”那黑纱下的声音竟然隐约地有着一缕笑意,也不知是因为此处有外人还是什么,他换了一种声音,听上去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孩童。
  
  “公子爷,怎得上了我们这九光阁的船还藏着掖着啊,是不是怕姑娘们见了真颜,不敢与你亲近啊。”浓妆艳抹的老鸨轻轻用那双肥胖的手拍着柳下君子的肩头,她自以为妩媚的动作在刘光眼里简直就是母猪精说话。
  
  “对啊公子爷怎么藏着脸呢!”一群姑娘也上来调笑柳下君子的怪异打扮,顿时一片花红柳绿盖住了刘光的视线。
  
  “我这斗篷可不是人人都能揭开的。”柳下君子故作神秘地说道,他看了看刘光那越来越黑的脸色,向老鸨递去一张银票,道:“赶紧挑两个清倌人上来伺候我俩,伺候好了还有赏。这些姑娘你就带走,我看不上。”
  
  老鸨接过那银票,一看,不仅是整个大汉都通行的金利商行的银票,银票上更是明明白白地写着一千两。
  
  老鸨的声音更加妩媚了:“哎呀,这位爷什么话,您稍等,清倌人马上就来。姑娘们,咱们走吧!”说完,就扭着她那圆润的屁股带着一群姑娘走了,步伐之快,和她粗壮的身体一点儿也不协调,就像是害怕柳下君子收回那张银票一样。
  
  柳下君子回过神来,只见那刘光的脸黑得能滴下水来,他向来严于律人严于律己,此等烟花之地,他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今日竟然被人请到这里只是为了品尝清倌人?
  
  “刘侍郎稍等,两个清倌人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咱们先饮酒!”说着,向刘光举起酒杯,刘光只得拿起酒杯,也是饮了一口。
  
  刘光砸吧砸吧嘴,发觉这九光阁成为京中最大的烟花场也是有道理的。他刘光掌户部十来年,不说大富贵,但是比起万可法那样还是好上不少,加之他向来喜酒,京中的好酒不知品尝过多少,就是刚刚的一口酒,在他眼里,也绝不会是凡品。
  
  看了刘光那细细品尝的样子,柳下君子笑道:“这九光阁的酒,都是从贵平省来的,广南王府也是用的此处的酒,这酒比起宫里的酒是绝不会差的。”说着,他替刘光把酒杯满上。
  
  柳下君子将酒斟满,人还未坐下,就听见有人叩门,娇滴滴地问道:“二位爷,奴家能进来吗?”
  
  “这就来开门!”柳下君子放下酒杯,起身将门打开,两个秀丽的女子进了门,一个抱着琵琶,另一个手里没东西,估计就是来唱曲儿的。
  
  柳下君子将门带上,走在两个女子身后,趁着两个女子不在意的一瞬,两记手刀砍在了女子的后颈,两个女子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就软软地倒在了那柳下君子的怀里,他斜着将两个女子抱起,放在了里间的床上,自己拿过那琵琶,轻轻抚弦,一阵优美的乐声从屋里飘到了屋外。
  
  “会不会醒来。”刘光问了一句。
  
  “刘侍郎大可放心,我下手有分寸。”
  
  “说吧,有什么要我做的。”刘光是从万可法那里接了密信,这才来到这九光阁的,看着眼前这个全身笼罩在黑暗里的人,眼里还是有些不信任。
  
  “刘侍郎,贵公子可是准备中秋后成婚?”柳下君子问道。
  
  “你是如何得知。”刘光眼神稍微一闪,道:“万大人派你来不会只是和我说小儿的婚事吧。”
  
  “刘侍郎,贵公子的婚事不成了,万大人的千金会成为我大汉的皇后。”柳下君子声音低沉。
  
  “荒唐!”刘光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又想到里间两个睡着的女子,随即小声问道:“万家的女儿是我未过门的儿媳妇,怎么能去宫里做皇后。”
  
  “此刻皇后的人选都还在京中各位大人手里,我这样说,刘侍郎定然不相信,那么,刘侍郎可愿意同我赌上一赌。”
  
  “你说。”刘光手中拿了酒杯,有些兴致地看着这黑衣人。
  
  “若是皇后不是万家千金,我就送贵公子一份前程;若是,我希望刘侍郎做些分内之事。”
  
  “一份前程?我刘氏向来光明磊落,何须你来赠前程?”刘光面对柳下君子的说法嗤之以鼻。
  
  “这份前程,不一定是贵公子的仕途,也可能,救贵公子一命。”柳下君子说这话时虽然仍是那个稚嫩的声音,但是却莫名地泛出一股子阴气。
  
  “你……”刘光站起身来,用手指指着柳下君子,想了想自己在京中,不过一个小小的侍郎罢了。最后,他还是坐下了,只是神色明显地改变了,开口道:“分内之事呢,说吧,我听听。”
  
  “贵公子同那万家千金已经是订过婚了,若是万家悔婚,自然对你刘氏不公,万家是没理的,我就希望,刘侍郎能向皇帝讨公道。”
  
  “向皇帝讨公道?”刘光面露苦笑,道:“我一个臣子,一个小小的侍郎,又没有强兵在手,如何向皇帝讨公道?”
  
  “上疏请辞。”柳下君子的脸虽说隔着黑纱,但是刘光似乎还是能感受到那锐利的眼神。
  
  “我没得选吗?”
  
  “哈哈哈哈,”柳下君子笑了,笑声多少显得诡异,开口道:“在这人间,谁都没得选,刘侍郎可答应赌上一赌。”
  
  “我可以得到什么。”
  
  “皇帝掌权之后的信任。”
  
  “我不年轻了。皇帝的信任,交给犬子吧。”刘光起身,向柳下君子抱拳行礼,道:“大人物的事儿,我不够分量,所以不想知道,我只希望大人谨遵诺言。”
  
  柳下君子起身回礼,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但请刘侍郎放心!”说着他举起酒杯,向刘侍郎道:“再饮一杯?”
  
  刘光此刻反而放下心来,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将酒杯放在桌上,道:“告辞。”
  
  “刘侍郎明日一早再走吧,恐惹人怀疑。”说完这话,那柳下君子就像鬼魅一样扭曲了身形,刘光尚未反应过来,就被一记手刀砍晕了过去。
  
  “对不起了,刘侍郎。”柳下君子笑着,将刘光同那两个清倌人放在了一张床上,为了更加逼真,还特意将两个清倌人的衣裳剥了下来,一边一个,放在了刘光的怀里。
  
  做完这一切,那柳下君子出了里间,却不从门,而是从半掩的窗户里一跃而出,落进天京河里,消失不见了。
  
  此刻,一个在船头抱着姑娘喂酒的男子,眼角的余光透过明亮的灯火,看见一个黑影掉进了河里,他立刻起身,趴在船沿看了看河里,一点波澜都没有。
  
  “哎呀干什么呢。”那原本被抱在怀里的姑娘撅起嘴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没什么没什么,小心肝儿,再吃杯酒。”
  
  “讨厌。”那姑娘说着,又靠进了男子的怀里。那个黑影也没人再去管它,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里。
  
  许歌此刻正在进宫的路上,他虽然还是下午那身打扮,但是腰间已经佩了一把刀,这是当年在前线时,他所用的,回京以后,都留在秦王府里,再没用过,今天夜里,这把刀又得出鞘了。
  
  因为太久没用,刀刃有些锈,他在天黑前还仔仔细细地将刀磨了磨,想用他,砍下那不知名高手的头来。许歌是皇帝的侍卫统领,一路上的盘查丝毫没有影响他进宫的速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嫁给山野糙汉后,全家都被我养成大佬 全民修仙,我能看见弟子天赋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无敌神帝系统 莽撞 我本善良之崛起 诸天圣尊 快穿万人迷之男神有点甜 全民领主:开局超级农民 我家公主又被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