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他欲为帝 >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九章 临行的夜话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九章 临行的夜话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九章 临行的夜话 (第1/2页)

眼看着太阳西沉了,从窗外投进寒山斋里的光线已经开始变得昏黄。
  
  冯天寿抬头,看了看棋盘对面,脸色凝重的许德,心下感到好笑,却又不好笑出声来,只得善意地提醒道:“王爷,您非要搅我一局?”
  
  看那棋盘中,白棋眼见着就又要赢了,那黑子就像疯了一样,在空隙中冲来冲去。
  
  “没意思没意思,好歹我也是个王爷,你竟然不放点水。”许德把手中那几枚棋子扔进棋罐里,站起身来伸懒腰。
  
  “王爷,老冯觉着你这棋艺恐怕再难进步,不若去和王妃学学琴瑟乐器,也是好雅兴啊。”冯天寿说这话时,笑得像狐狸。
  
  “再说吧。我还是没想明白为何你一个从不上战场的人,在棋盘上倒是把各种兵法用得有模有样。”许德拿起茶壶,用手背靠了靠壶壁,还是温热的,就又给自己和冯天寿的茶杯斟满。
  
  冯天寿接过茶杯,嘬了一口,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就因为我不上战场才看得明白。话说王爷,老冯可是跟你上过战场的,西卡城,不记得了。”
  
  许德听得一脸黑线,道:“不过是去晃荡一圈,连夜都不敢在城中过,也叫上战场?”
  
  “嘿嘿,”冯天寿笑得尴尬:“细枝末节嘛,不做深究。”
  
  正当许德准备吩咐下人就在寒山斋里准备饭食,他同冯天寿还有一些前线的事儿打算做个细一点的规划,却听从前厅跑来的说,有客人来。
  
  “客人,这个时候?”冯天寿明显为不能在秦王府混上一顿美餐感到可惜。
  
  “来客是谁?”许德多问了一句。
  
  “那人现在还候在门外,穿了身布衣,脸色黢黑,穷酸得很,怕不是个农人,门房见了他的打扮,不让他进来。”
  
  “布衣?农人?”许德眼中的疑惑更深了,他还看了一眼一旁同样疑惑的冯天寿,一个身着布衣的农人怎么会是他秦王府的座上宾。
  
  “来人还说什么了。”
  
  “那人只是说是王爷旧部,”那跑腿的说完这话,又道:“对了,那人还骑了一头老毛驴。”
  
  一听毛驴二字,许德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那郭仪。
  
  “王爷?”冯天寿还是一脸疑惑,他不上朝,自然不知道那郭仪骑驴上朝的趣事。
  
  “是郭仪,他向来骑驴上朝。”
  
  “骑驴?一匹马都没有吗?只知道他清贫,不知道竟然穷成这般模样。”
  
  “此人好名,名声费财。”
  
  “那王爷先去同他见面吧,老冯这就告辞了。”
  
  “行,我这就去再会会他。”许德说完,丝毫不拖泥带水,离开寒山斋。
  
  “骑驴,倒是有意思。”冯天寿说着往外走,却看见他那俩书童被两个侍女外加几个侍卫众星拱月般包围着。
  
  他走上前去,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王妃怕冯先生带酒来,吩咐我们守着。”说这话的是一个侍女。
  
  “那你们几个呢?你们可是王爷的身边人。”冯天寿看向那几个侍卫。
  
  “王爷吩咐我们跟着王妃派来的侍女。”那侍卫同冯天寿见过,说起这话时笑容里透出一丝无可奈何来。
  
  “你们王妃倒是会持家,今日老冯就不叨扰了。”说完,就笑着带着书童走了。
  
  秦王府门外,郭仪进不了门,已经在这儿等了好一会儿了,那门房几次叫他快走,甚至几乎动起手来,他自是不理会,站得端正,一人一驴,背着光看,就像是怪岩苍松。
  
  这时,许昌匆匆从门里跑出来,那门房见了许昌,像是找到了靠山,几步迈过去,道:“许管家,这泼皮汉子赖在这不走,小的……”
  
  他话还没说完,许昌的耳光就招呼上来了,把他打了个天旋地转。许昌开口道:“混账,这是王爷请来的郭仪郭大人,你这不识好歹的。”
  
  那门房听了也是一惊,这穷酸汉子竟然也是官人?只得捂着已经肿起来的脸颊向郭仪赔罪。
  
  “郭大人这就进去,王爷已经备好酒菜了。若是不解气,我差人来把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结实地打上几棍。”
  
  “无妨,不过是多等了一会儿,何必责难他。”说完就自顾自地进了门,他那老毛驴也有下人牵去了马厩。
  
  许由回头看了看那门房,道:“晚些时候再收拾你。”也跟着进了门。
  
  许德让人在前厅的茶室里备了菜,这个茶室有树荫遮蔽,再放上一尊冰鉴,自是凉爽。因为许德不能饮酒,这酒菜酒菜,倒是名不副实了。
  
  许德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抬头看去,那郭仪龙行虎步,进了茶室来。
  
  “下官郭仪,拜见王爷。”郭仪弓腰行礼。
  
  “此乃府中,不是上朝,不必如此拘束,”他指了指对面的座位:“坐下,边吃边聊。”
  
  郭仪方在许德对面坐了,许德的话就传了来:“不是给了你银子,怎么还是这么一匹老毛驴。”
  
  “下官此次奔赴大同,再回不知是多久了,再说买匹马也不能带到大同去,我就把王爷给的银子全投了慈幼局。”
  
  “你倒是好打算,借花献佛。”许德眼睛微微眯着,眼角透露出狡黠的光彩。
  
  “下官自罚一杯,向王爷赔罪。”也不待许德反应,他就端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喝完了,这才脸色古怪的皱了皱眉,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这不是酒,是茶。”许德的话消融了郭仪的疑惑,他紧接着又问道:“不怕这杯中有毒?”
  
  “王爷杀人,杀便杀了,何须下毒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你倒是了解我。”许德笑笑“你这直爽的性子和你父亲倒是相似。”
  
  “王爷也一样。我再敬王爷一杯。”说着,郭仪自己把杯子斟满,向许德敬酒,许德也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郭仪又将两杯茶斟满,这才坐下。
  
  “你有什么想不明白的,都问出来,明日一早你就出发了。”许德夹了一筷子腌萝卜放进嘴里,又把筷子放下了。
  
  “王爷为何选我做大同总兵。”郭仪目光灼灼,单刀直入。
  
  “无他,适合。”
  
  “适合?”郭仪觉得许德的回答好像在糊弄他。
  
  “你觉得镇北将军御虎子如何?”
  
  “是个猛将,能以独力支撑北境十余年,非凡人也。”郭仪的评价竟然这样高,“但是其人私德有亏,冒进喜功,恐怕会命绝于此。”郭仪又补充道。
  
  许德点点头,他觉得冯天寿推荐对了,“此去大同总兵任上,同御虎子此人交集会变得很多。”许德不再说下去,就看着对面的郭仪。
  
  “王爷的意思……”郭仪稍微沉吟,随即开口道,“认定我会和御虎子失和,然后把大同这颗牙从御虎子的虎口里拔出来?”
  
  “正是此意,若不是看你回京数年在朝堂上却无寸进,我还不敢拿定主意。”许德丝毫不加掩饰地表明了态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嫁给山野糙汉后,全家都被我养成大佬 全民修仙,我能看见弟子天赋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无敌神帝系统 莽撞 我本善良之崛起 诸天圣尊 快穿万人迷之男神有点甜 全民领主:开局超级农民 我家公主又被惦记了